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5

Chapter 05

   Jack Crawford的画廊要为Will在洛杉矶举行个展,这次Will终于同意了会一起去并在展会上露面。

  在Jack向Will说明了画展的具体规划之后,Will没有立即离开画廊,他自愿帮助Alana对画廊最近接受委托代为展示的画进行分类和确认。

  “你看上去气色不太好,我是说,看上去有些过于劳累了。”Will发现Alana脸上的粉搽得比平时要厚一些,还有那些掩饰不住的憔悴痕迹。

  “最近比较忙。”Alana忍不住叹了口气,“每年都是这样的季节,人们喜欢扎堆购买一些画,用来装饰他们的房子。”

  他们沉默着继续了一会儿手上的工作。

  “话说你最近,”Alana像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抬起头来看着Will,“是不是开始和Hannibal合作了?”

  “Hannibal Lecter。如果你是说他。”Will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那可不是什么每条大街上都能找得到的名字。没错就是他。”Alana咬了一下嘴唇,“他算是个很不错的人,有能力,有教养,有品位,在工作上专业而负责,有很好的声誉。”

  “听起来不错。”Will这样回复她。

  “我以为你们已经是朋友了。”Alana因Will对谈话的心不在焉有些不悦。“我觉得你们可以成为朋友的,你和他其实很像。”

  “哪里?”Will轻轻嗤笑了一小下,他终于停下了手里的事情。

  “嗯……你和他,你们很有天赋,对自己的专业有无与伦比的热爱,在这种热爱强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们受此支配可以忽略其他任何东西……”Alana停了下来,脸上是思索的表情。

  “还有其他的吗?”Will有些不耐的说,“像是没有其他任何别的了。”

  “不不不,Will,这很重要,这是本质上的一种……相似,是其他任何相同点没有办法比拟的。”

  Will推了一下镜框将眼镜扶正,这次没有很快地回答她。

  “反正你不能否定,”Alana用这句话为他们的这次谈话做结,“你们是特别的。”

  

  

-------------

  其实Will认为他和Hannibal应该是朋友了。他们时不时的还会去探望彼此,虽然以Hannibal去找他的情况为多。Hannibal会去他那里看看他受脑炎影响的身体的恢复状况,会看看他绘画的进度,会给他带美味健康的食物;他会去Hannibal那里看看他的藏画和同样数量惊人的藏书(当然Hannibal还是会给他做好吃的东西)。但是他没有这样向Alana承认,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在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总会变得莫名的焦躁起来,他厌烦这样的自己,于是导致自己更加焦躁,又更加的厌烦自己。

  

  Will在启程前往洛杉矶之前又去找了Hannibal。他送了Hannibal一张画,作为这段时间Hannibal对他的照顾的感谢。他画了Hannibal的肖像。第一次艺术品经纪人带着早餐敲开他房门,他们一起吃饭,一小束阳光通过窗帘缝隙射进来只照亮了Hannibal半边脸时候的肖像。略微仰视的角度,画中人有投向左上方的专注眼神,拉平的嘴部线条,平静冷冽的表情,另一半脸则几乎全部隐于黑暗,令人不禁猜测起画中人的真实心思来。

  “谢谢你,Will。”Hannibal对他微笑,“我真的很喜欢。”

  Will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用谢。“明天我要去洛杉矶,画廊要办我的个展。”

  “你要待多久?”

  “一周左右。我想拜托你一点事情。”

  “你说就好。”

  “我想请你帮我喂我的狗。因为画廊的其他人——Jack、Alana、Beverly都会一起去洛杉矶,我再没有其他可以拜托的人了。”

  “没事的。我会帮你照顾它们。”Hannibal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Will对他笑了一下:“谢谢。这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然后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放在那里的Hannibal的黑色牧鹿工艺品,用手指摸了摸它优美的犄角。

  “……还有一点别的事情,”Will咽了一下口水,“Abigail,她——她就是那个女孩,对吗?她是——Garrett Jacob Hobbs的女儿,那个我救了下来的女孩。”

  “是的。”

  “你一直都知道的吗,Hannibal?为什么你没有告诉过我。”Will皱起眉,他的音调提高,变得有些尖锐,身体微微的颤抖。

  “你在噩梦之后告诉我你曾救下一个变态连环杀手的女儿,我是那个时候才知道的。”Hannibal平静地回答。

  “啊——好吧。”Will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那为什么之后你还是没有让我知道。”

  “当时你受到来自过去的痛苦记忆的折磨,情绪也还不稳定,我希望有个更合适的时机来告诉你。”

  “这件事情会加深我的阴影吗?你可以告诉我的,我——我自那件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孩子,自那时起我就会时常地想起她,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牺牲品。我无法得知这之后她怎么样了,我一直……”Will有些激动的话语停在了句子的半途。

  “你觉得自己应该对此负责吗?”

  “是的,但我逃开了。我很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我的错,但是还是会感到——愧疚。”Will深深地叹了口气,“所以,你该告诉我的,我会庆幸她在这之后得到了你,我想你是一位好父亲。”

  “我尽力成为一位好父亲。”Hannibal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表现得放松了一些,“至少是一位比Hobbs要好的父亲。”

  “那……Abigail知道这件事吗?我就是当时……那个人。”

  “我不知道。”Hannibal回答他,“她没有对我提起过,所以我不知道她是否知晓。”

  Hannibal在他们的谈话中已经踱步到了Will的身后,现在贴的更近了一些,他垂着眼眸看着Will略显苍白的脖颈,微微倾身,低头嗅了嗅对方的味道。

  就在他收回他的头颅重新摆正身体的时候,Will敏锐地向右偏过头去,眉头又皱了起来:“你刚刚是在闻我吗?”

  “难以避免。”对方平静地回答他。

  Will哼了一声表达他的嫌弃。他对于Hannibal每次都可以在回应尴尬的状况时表现得泰然自若感到一种愤怒的无奈。

  “我真该给你介绍一种更好的须后水了。”Hannibal抿了抿唇,竟然还接着说了下去。“这闻起来就像是瓶身上带有一只船的那种。”

  “好吧,我一直持续收到那种圣诞礼物。”

  “要是我就会换一种须后水。”Hannibal在Will转过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的时候看着他的背影说。

  

  

  --------------

  Hannibal按照他所答应的那样定时去Will家喂他的狗。他的车平滑静默地行驶在郊外的道路上。

  Will房子周边的那些植物缺少管理,在大自然的安排下自由随性而又按照沉默的秩序生长着。这里有很多树,与晚秋的凉风和温凉阳光相伴,呈现出天性的不同姿态。有些如它生存之时的其他任何时候一样翠绿,有些已经变成焰火一般的金色与橙红色,有些则已叶片褪尽,光裸静默的沉睡,等待来年的春风暖阳将它唤醒。满铺地面的茸草也泛出斑驳不一的色彩。

  Will的狗狗们在Hannibal拿着纸袋走上门廊短短的楼梯的时候就察觉过来,头一致的偏转向同一个方向倾听着,随着Hannibal的走近,他们从木地板或铺在地板的毯子上站起来。Hannibal在窗户外面略作停留看了看这些生物,从他的纸袋里取出一串香肠,然后他打开房门,将香肠掰成小块扔给聚集在他脚边的狗们。

  房间的窗户很大。房子前也没有其他的建筑物遮挡,所以在拉开全部窗帘的时候,房间里是十分明亮的。

  他在房间里走动了一下,有几只狗就绕着他前进,Winston还用湿软的鼻尖蹭了蹭他的手指和掌心。

  他又看了看Will具有原始主义风格的石制壁炉,壁炉上摆着的两张风景画。壁炉边则是分栏式的格子架,Will也有很多书,和一些木质的收藏盒一起不太整齐的摆放在那里。他知道对面靠墙位置的木柜抽屉里整齐叠放着Will那些一模一样的白色圆领短袖和袜子。

  窗户下是一张工作桌,上面摆着各式齐全的用来制作飞钓用品的工具。墙上则固定着十数根型号各异的飞钓竿。他通过固定着的放大镜看了看Will制作到一半的拟饵,摸了摸一直跟着他的Winston毛茸茸的脑袋,然后离开了Will的房子。

  

  

  --------------

  Will从洛杉矶回来了。

  “谢谢你我在不在时候帮我喂狗。”他坐在Hannibal的餐桌旁感谢对方。

  “你的画展怎么样?”Hannibal边从硕大的火腿上切下肉片边询问。

  “还不错。”Will回答。他确实心情还不错,至少在画展期间没有遇到讨厌的人对他纠缠不休。

  “伊比利亚火腿(Jamón Ibérico)。因为你没有提前告诉我你回来的具体时间,所以我没有太多时间来准备食物,今天我们将吃这个。”Hannibal将仔细切成薄片的火腿放进Will的盘子里。

  “你总是喜欢享用这些稀有的食物。越是昂贵与难以取得,你越是喜欢,对吗?”Will看着盘子里的红色的生火腿。

  “正是这种特质让我对他的品质多了一份期待。”

  “并不总是这样。”

  Hannibal放下刀具擦了擦手,走去他自己的座位。“在伊比利亚半岛,每年只能挑选出几千份。但那些猪,被养肥、宰杀、风干之后,就真的比其他猪品质更好吗?还是说这只不过是名气盖过了品质?”

  Will喝了一口酒,“所以我并不喜欢画展,也不喜欢在画廊和那些买家待在一起。感觉自己就是一只伊比利亚黑猪。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些画家可以毫无芥蒂的和那些人混的那么好。”

  Hannibal因他的比喻而发笑,“猪和猪不一样,大概有些猪会以为自己是人类。”

  “这听起来可一点也不像在借嘲讽他们来安慰我,只像是在骂我。”Will并没有真的因此而生气,他撅了一下嘴,拿起餐叉享用他的火腿。他发现Hannibal在品尝红酒前常常会将高脚杯举到面前,小幅度的左右轻轻摇头嗅一下红酒的味道。

  而这个时候Hannibal也在看着Will,Will在将比较大块的东西送进嘴里的时候会把舌头伸得比较靠前,他能清楚看见Will粉红的舌尖。这是他在第一次给Will带去早餐看着他吃掉的时候就发现了的。

  “明天和我一起出去吧,Will。”Hannibal用一个邀请结束了原先的话题,“有一个顾主和我签订了协议,在他意外身亡或者失踪的时候,会由我收回一些他收藏的画。而现在他‘消失’了。”

  “要去哪里?”

  “他的家。”

  “为什么要叫上我?”

  “因为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你不想去吗?”

     Will垂下眼睛看了看餐盘里的火腿与配菜,过了一小会儿他点了点头,“好,我跟你去。”


评论

热度(11)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