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别字大王,病句专家。

【荒蛇】恶欲之花(上)

    邀请大家和我一起欣赏优美的文言散文^-^

    

    自退酤以西,張方溝以東,南臨洛水,北達芒山,其間東西二里,南北十五里,並名為壽丘里,皇宗所居也。民間號為王子坊。

    當時四海晏清,八荒率職,縹囊紀慶,玉燭調辰。百姓殷阜,年登俗樂。鰥寡不聞犬豕之食,煢獨不見牛馬之衣。於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饒。爭修園宅,互相誇競。崇門豐室,洞戶連房,飛館生風,重樓起霧。高臺芳榭,家家而樂;花林曲池,園園而...

右上角的蛇就是这一条,确定☺️
(您也太闲了)
求助:lof app不能编辑图片么?我还得多发一条( ´∵`)

破案了吼
不敢奶
怕打脸

【蛇荒蛇】万劫塔 01

    哨兵-向导AU,架空国家,架空背景,架空一切。

    出于解释起来很长的理由这篇必须互攻!

    很多东西没想好,先写一点爽爽,可能没有然后了

    有然后就会有拉娘CP和很难解释的雷点

   

    Ch 01

   

    无窗的房间。

    白色的四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休眠舱。...

我写《堑》错就错在应该从他们分手了3年后这样的时间点开始写起,而不应该……

【荒蛇荒】伊吹与大蛇神 19

试图补档。

 
 

    19

    

    “他要来了。”荒说,“明日酉时五刻。”

    “谁?”八岐大蛇正坐在桌边,用笔蘸了墨,在宣纸上花一枝荷花。已是夏末,昨日,他们去往湖边赏了荷,是荷花衰败前,最后几日的盛开。

    “须佐之男。”荒就坐在桌子侧面,看着蛇神作画。

    “你如今连神的动向也可以预知了。”蛇神停下笔...

《解药》里的荒并不别扭相反还很直球,大概因为他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咦)吧……他在门派里其实很受宠的。所以他向他人回馈的通常是正面的善意的情绪,有时候还会有幼稚的想法……。除了蛇的事情让他侧面见到人性黑暗,其实他自己并没有亲历过……或者说蛇的事情让他开始更多地进行自主思考和自主选择。此前的他基本就像蛇说的“高天原让你如何你就如何”那样。本性很善良,看了不少圣贤书,把善恶看得泾渭分明,认为“恶”是“恶人”的特质而不应该存属在身边的亲友师长等“好人”的身上。
他选择了蛇其实也是他反抗主流态度主流观念的开始。他初次进行重要的“自我选择”,并且萌生了“凭借自己的判断为自己做主”的想法。
另外,蛇救了荒,

【荒蛇】解药 14-15(完)

按照常理,此时的荒应该已经被坏人抓走了,然后又要蛇蛇去救(反过来也行)反正就是这样那样的折腾。不过好在我们这是个中篇(以同人的篇幅)……
拖了几天。写到结尾有点惶恐,觉得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害怕写不好……
是很温柔的嗯嗯……嗯……!希望可以尽量传达出这种柔情。

    第十四章

    
     这一觉直从晌午睡到月上中天。

    八岐睁开眼,打开窗户,朝外看去。夜深人静,视野昏黑。偶尔,小巷的黑暗中会传出野猫弄倒杂物的动静...

明天(我的时间)再不更我就是蛤蟆😹
瞎玩禁止

我就说这师父怎么看着不对,原来是一直打成师傅了,还没察觉到哪里不妥,你们也不告诉我!_(:з」∠)_太多处了,明天起来改吧。

【荒蛇】解药 13

    第十三章

   

    我知道你们现在只想看被下了不做会死药(not春药!)的荒怎么样了,但我必须把这个搞完!还请奉陪——

    — — —

    冬去春来,四季轮转。荒来得越来越少,许是这个缘故,每次他来,都会停留尽量长的时间。他也并不总在中午的时候来了,十之八九没法再给八岐带饭,但有时还是会拿来半只烧鸡之类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厨房说的。

    一日下午,他站在院中桃树下,突然兴奋道:...

如果真的出sp荒肯定会酝酿酝酿搞点新东西……不出sp荒完善下高天原的设定和故事也挺好的……《伊吹&大蛇神2.0》说不定呢……只希望别把我的私设都给锤烂了(˙ー˙),我好怕。

【荒蛇】解药 12

    第十二章

   

    第二天,荒果然来了。同样的时间,同样的问候,同样规矩的步子,走到他身前不远不近的位置,跪坐下来,将食盒放在两人中间。

    八岐将空食盒还给他,荒接过去的时候,察觉到重量的差异,露出笑容。

    我吃掉这些东西,他就这么开心么?八岐在面具后睁大眼睛。

    “小师叔,”荒将手伸入前襟,取出一枝桃花,递到八岐面前,“您看,桃花。”

   ...

【荒蛇】解药 11

    刚才在NGA微博下面看到有人瞎科普荒的原型,不知为什么就很生气,分明也没什么好值得生气的……

    --- --- ---
   

    第十一章

   

    十三年前,冬,高天原正殿。

    年轻弟子步入殿内,在端坐主位的儒装男子面前略施一礼,站起身来,沉声道:“掌门,他昨日夜里去世了,没能熬过…… ”

    伊邪那岐叹...

【荒蛇】解药 10

    第十章

   

    却说八岐给荒下了药,从房中取出自己财物,结清房款,离开客栈。真要走时,他脚下倒是很快。

    镇上某杂货店老板,真假混卖,时时调戏年轻女子,他早就看不顺眼,这时候翻进人家后院,将人家运货用的骡子偷出,骑着走了。

    去哪呢?并无目的地,不过暂且远离小镇,免得让荒找上。

    他骑着骡子,走上大路,向临近城市去了,心中却是闷闷不乐。他是骗自己不过了,不知荒对他究竟如何...

【荒蛇】解药 09

    第九章

   

    八岐尚无何种反应,荒心下却是一震:他年岁尚幼时,高天原中确实有一位被他称为“小师叔”的前辈,却是在十年前消失无踪了,询问旁人,有说是出外治病了的,有说是病死了的,他心中难过非常,大病一场,之后再问,门人皆对此讳莫如深,绝口不再提门中曾有如此一人了。幼小的荒甚至疑惑“小师叔”的存在是否为自己幻想而成?越是伤神伤情之事,时日长了,许是人体对自身的维护,越是快地模糊下去了。小时候的许多事,他都记得清楚,唯独此事,却是一团迷雾。除却那位前辈,他从未听天照这样称呼过旁的人,那么...

【荒蛇】解药 08

    第八章

   

    起风了。

    时节已入深秋,北风吹落枝上宽大树叶,带来阵阵寒意。

    八岐披着那件月白色的外袍,站在树下,用手接住一片落叶,端详起来。

    荒从木屋走出,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见到八岐穿着那件袍子,无端便有些隐秘的愉悦。

    八岐感觉到他出来,转过身:“笑什么,这么高兴?”

    “……没什么。...

【荒蛇】解药 07

    第七章

   

    八岐到哪里去了?毫无头绪。

    荒意识到一件事:对于八岐,他其实并不了解。相识尚不满月,足不出半亩之园,八岐好像总有许多话讲,实际上对与自己切身相关之事,却只字不谈。

    一阵悲哀与失落袭上心头,他却不能计较。找到八岐,一切皆可从长计议。

    客栈一楼大堂里有几位住客正在吃饭,他走去问了,都说没见着。又去问镇中几家店铺的老板,也是同样结果。

  ...

【荒蛇】解药 06

    第六章

   

    八岐照样在每日晚餐后给他一碗药。可既猜出了这药的真正名堂,荒看着这一小碗汤水,却是难以下咽了。

    “怎的不喝?”八岐看着他,“之前不是还好。”

    为防八岐生疑,荒忙将那药喝了。只一想想,他喝下的是……吞药便好似吞刀,刀片顺着他喉管划下,将食道割得千疮百孔,再直冲到他胃里去。连带着刻在他心上的那些新旧划痕,也跟着泛痛。

    “这么难喝吗?”八岐见他眉头紧皱,神...

【荒蛇】解药 05

    第五章

   

    鞋履踩踏土地的闷叩、衣料摩擦的细响、刀剑出鞘的清鸣……

    荒睁开双眼。

    使他转醒的,与其说是这些细碎的动静,不如说是属于武者的、对危险来临的直觉。

    他摸索着下地,躲开从窗外射入的月光,单膝跪地,靠在床沿,伸手去推八岐。

    “醒醒。”他用气声说。

    八岐没有反应。

 ...

【荒蛇】解药 04

    第四章

   

    次日晨,荒自昏睡中醒来,即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乱感,头脑发胀,反应迟缓。他还记得半夜的事情,怀疑是不是邪神给他喝的药里加入了催眠成分。他坐起身来,左右环顾,八岐正在他身旁,背对他睡着。他眨眨眼睛,那几滴刺目的红,好似仍印在他眼前。他抬眼朝着堂内的地面看去,地面干干净净;他又去掀八岐身上盖的薄被,白色的里衣上,没有一点污迹。

    是在另一边吗?荒撑起身体,半身前倾,将头颈探到八岐身前去看。也没有。

   ...

【荒蛇】解药 03

    第三章

   

    荒睡得极不安稳。无法不在意身边躺着的另一个人。

    邪神睡时非常安静,同眠一榻,几乎不闻呼吸之声,如同……荒不想这般说,可是,当真如同闭过气去,死了一般。分明白日他在后院小憩时,还不是这样。

    阒静,沉寂,无声无息,却让荒难以成眠,即使睡着,也时时醒来,分神去留意身侧的邪神。

    他不会真的死了吧?荒不由做这番想法。他侧转过头去看八岐,月光照进来,他脸上更是显...

【荒蛇】解药 02

    第二章

   

    荒将自己被邪神弄破的外衫合着里衣一齐换下,穿上一件天青色的外衫。

    尽管荒说无所谓,八岐却还是硬要走了那两件被撕烂的衣服,说是会补好。他说这话的时候,面上是一分歉意也无,好似此事与他毫不相干,荒的衣服不过是行路时不小心被树杈勾破了,他好心做一番修补。

    解决这一茬,便又无事可做了。本来,荒平日里不在门派中处理事情,就是被人找去帮忙,常是做嘉宾、裁判,又或者何处有贼人流窜,他便闻声前去为民除害。...

【荒蛇】解药 01

 惊觉今日七夕,那么新连载就当做七夕贺文吧^^,祝蛇蛇和荒酱七夕快乐,祝大家七夕快乐。

   武侠。除了俗套之外,应该没有其他需要预警的。

    要说的话,年龄差吧,蛇比荒大十岁左右,不过武功高手嘛~再说蛇又练魔功,年龄这个问题……不是问题!

    说明一下,标荒蛇主要是因为有荒蛇嗯嗯嗯~~~除此之外的相处模式,反正就是我的口味嘛XD,和我之前的文也差不多。(如果感觉逆了还请温柔地。。。

    第一章

    荒就快要死了。

 ...

【荒蛇荒】堑 05

    Ch 05

    那次酒醉留宿事件后,每过一天,八岐就越发相信,他关于那天晚上的模糊记忆不是幻想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出乎他意料,荒在此之后并没有刻意躲避他或者如何冷淡,不仅没有,在两人毕业后刚刚就职的那段忙乱的日子里,尽可能地抽出空闲时间来找他。虽然,两人的闲余时间是否能碰到一起,另当别论,但至少,荒表现出了陪伴,又或者说,亲近他的意图。

    但是,时间拉得越长,荒越是表现得若无其事,他开口询问另一当事人的勇气就越像破损了的气球中的气体,越放越少...

【荒蛇荒】堑 04

    Ch 04

    自那次期末聚餐后,八岐在与荒的交往中格外注意起来,像从前那样笑闹的行径虽在,可八岐却不能如同原先那般随心所欲了。

    不是不能,是他不敢。

    毕业的一天越来越近。出路早已定下,又是多少人钦羡的好去处,前途一片光明,可悲,在这样的境况下,八岐竟一天比一天消沉下去。毕业二字,就好像悬在他头上的一口丧钟,只待典礼当天,敲出一声巨响,为他无望的恋情宣告死亡。

    他想为荒买一件礼物,单纯想送,作为他单相思...

【荒蛇荒】堑 03

    Ch 03

    大四的时候,荒与八岐的关系已经十分密切。

    那天,两人走在去教务处的路上,荒问八岐之后的打算。八岐早早通过了源氏律所的校招,据实以告。

    “源氏啊。”荒重复那个法学系毕业生们趋之若鹜的招牌,语气中平淡极了,许是他对这律所并无多少憧憬,又或许是以八岐之优秀,进入源氏不过顺其自然,无有任何值得大惊小怪之处。

    “你呢?”

    其实本也不用问这一句的,八岐心中早...

睡觉了,许愿茨林。我的天鹅(>﹏<)

(暴露了我还没有茨林的事实)

甚至连碗都没有呜呜呜,短发皮早就买好了。

如果出了我去旅游之前一定勤快地写好好地写

怕蛇勿点!(不过我寻思因为我写现在这一对关注我的人应该不会8),给大家康康黑钻树蟒/柏氏蟒,传说中五彩斑斓的黑。最早是从这位朋友 @茶菇_蛇沢先生 那里看到的(见p2,有水印),配色和蛇蛇很像了。希望她不介意我用在文里(๑•ี_เ•ี๑)。
p7,8是玉米蛇,p9是我喜欢的球蟒
(图片来自网络)

【荒蛇荒】堑 02

    Ch 02

    “为什么没有拿出来化冻?”荒在冷藏室找不到牛肉,打开冷冻室,翻了一下,拿出冻得结实的肉块,“昨天晚上不是让你放进冷藏?”

    八岐正在喂蛇。一条黑钻树蟒,黑色的主色调中夹杂着奶白色的鳞片,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射出七彩的炫光,绝对是宠物蛇中稀罕且珍贵的品种,是荒在五年前送给他的(鉴于他们后来一直住在一起,所以实际上来说这条蛇应该算是他们两个的宠物),这蛇被好吃好住地照顾着,如今成年的蟒蛇体长二米有余,蛇身最粗的腹部已有小臂粗细。

    八岐...

1 2 3 4 ————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