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架空】普通爱情故事<三>

  <三>


  杉田去过中村家之后没几天,中村就重新出现在了“相遇”。他推开门就看到杉田和两个他没见过的男人坐在正对着门的一张桌子边,三个人有说有笑看起来挺愉快。

  咖啡馆的门楣上有一个哆啦A梦形状的门铃,一推门就会发出清脆的声音。门铃一响,杉田习惯性地扭头去看,那两个人也下意识地跟着杉田做了同样的动作。

  “中村?”杉田笑着和中村打招呼,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中村走到那里,拉开剩下的一张椅子,坐到了杉田边上。

  “你就是中村君?经常听杉田提到你。”说话的人长相是标准的英俊,眼梢嘴角带着笑意,发型一看就经过了精心整理。中村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像是在那里见过,又没说过话的类型。

  “嗯。我是中村悠一。”

  “我叫小野大辅。”男人向他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听到了名字,中村也就想起这个人来了。小野大辅是最近相当有人气的演员兼歌手,虽然有几支早期的MV因为剧情和编舞的过分夸张和卓越笑果,经常被粉丝内部拿来调笑。

  “我是神谷浩史。”另一个男人看起来比小野年长一点,头发染成了棕黄色,看起来也是个温和的人。

  “一起组队的神谷?”中村虽然没见过这个人,但是一听声音就能辨认出来了。

  “没错哟。”神谷点了一下头,“中村君打游戏真的很厉害呢。杉田说你长得很帅,这样一看他真的没骗人。”

  毕竟这四个人一起见面还是头一回,一开始多少是有些生分的,可是没聊多久这种客气又融洽的气氛就朝着别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我说,反正你们都和好了,就还给我吧!”杉田一只肘支在桌子上,手撑着头。“找齐一整套我可是费了多大劲、花了多长时间你知道吗?”

  “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东西啊,我不知道。”小野一脸无辜地看着杉田。

  “从刚才开始就在装傻!不愧是名演员,装傻的技术也是一流的。”杉田用手指了指小野。

  “可是既然卖给我了就是我的了啊?”小野又换成一副据理力争的表情,“我不要再卖回给你了。”

  “哼哼。说得好像真的是你的一样。”一边的神谷突然插话进来,“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你们再讨论也没有用。”

  “你看,女王大人都发话了。”小野耸耸肩,朝着杉田摆手,“所以你就算了,别再想了,就当做了好事,多好。”

  神谷吃完蛋糕之后,擦干净了嘴,说,“那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了。杉田君、中村君,下次也一起打游戏吧。”

  杉田和中村向他道别,神谷又冲着小野说,“还有你,上次的事情别以为就这样算了!竟然又敢提出来,简直每次想起来就想把你一脚踹进海里!”

  在小野重复着“对不起”、“原谅我”、“我会补偿的”的声音里,神谷离开了咖啡馆。

  在这之后大约过了五分钟,小野看了一下时间,说,“嗯差不多我也要走了。再见。”之后就相当有行动力地付了钱给杉田,走了。

  “为什么不一起走?”中村奇怪地问,“他们关系很好吧。”

  “避嫌。”杉田简单地回答。他没等服务生来,而是自己收拾起了桌上的杯子和小碟。

  中村一下就明白了。他确认着问道,“那,刚才你想要回来的东西,就是《银星传奇》?”

  “嗯。”

  中村一时语塞,低着头,半晌才说,“真是辛苦啊,公众人物。”

  杉田去把厨具拿到后厨,过了一会儿才回来,看到中村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双目放空——显然在发呆。

  结果中村一发现他回来,立刻回过神来,眼里恢复了光彩,训斥道,“刚才人家在这里给你留点面子没说出来,我说你啊,到底和多少人宣传过我了?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杉田大气也不敢出了。

  --- ---

  

  杉田常常想起那时候的中村。在离开中村家之前,站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对杉田说话,孓然一身、散发着孤寂气场的中村。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去抱住的中村。

  为什么当时没去轻轻地和他拥抱一下呢?或者只是用手去拍拍他的肩膀,传递哪怕一点温暖。杉田相信人的体温是有特殊的力量的,不需要语言,体温也可以传达温柔的安慰、带去鼓励和好意。

  而每当杉田想起那时候的场景,就好像重新体验了一遍那种心悸——虽然时间很短,但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在一瞬间被触动,心脏狂跳,难以自持。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因为那时的中村看起来就像只被抛弃的小猫一般格外可怜,还是因为被那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一直望进了心底?

  他多少知道这代表了什么。虽然和大众相异,在某些人看来更是难以接受的病态,但是杉田并不过多抗拒。中村在明显领会到了小野和神谷的恋人关系后不仅没有表示出不能理解,还做出了同情的发言。

  所以不如说,在杉田的心底,其实埋着一丝隐隐的期待。他臆想着中村会不会同样认为他是——

  特别的,存在。

  --- ---

  

  杉田很快履行了他还会再去中村家的承诺。不止一次地。

  中村住处的混乱程度比第一次要好得多,说明杉田的辛苦还是有效的,但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因为考虑到杉田去中村家帮后者整理的频率,中村把东西弄乱的速度更是高过不止。

  不过现在的中村不会再向第一次一样不满杉田乱动他东西,而是会舒舒服服地盘腿坐在坐垫上打游戏。

  “我是你家仆人吗?”现在杉田的工作范围不仅是起居室了,在中村的默许下已经延伸到包括了卧室、厨房、卫生间的整个房子。

  “做得不错。”中村按了暂停键,环视了一下房间,“那么,我的仆人杉田唷,现在我饿了,你觉得你应该干些什么?”

  杉田用手背蹭了一下额头,认命似的答到,“好的,老爷。您今晚想吃什么?”

  “乌冬。”中村老神在在地回答。

  “老爷您不要这样为难在下吧。我再怎么能耐也不能凭空变出原料来的。”

  中村一指厨房,“你去冰箱看看。”

  杉田听话地去看了,发现了生的乌冬面还有冰冻起来的培根。

  “你不是知道我要来,才专门买的吧。”杉田在厨房说话,因为开着水龙头,怕中村听不见,音量提高了一些。

  “你猜。”这就是中村的回答,“你别那么大声!吵死了,又不是聋的。”

  “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杉田把音量降了下来。

  “啥?你说啥?”中村又在那边大声问。

  “……”

  

  乌冬面做好了。卖相实在不讨巧。

  “这能吃?”中村从略显浑浊的汤里夹起一根滑溜溜的面条。

  “吃了不会死。”杉田回答,“我试吃过了,老爷放心。”

  

  中村又从碗里夹出一块香菇,“这是什么?我明明没有买。”

  “我上上周买的。”杉田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也拿起筷子开始吃。

  “都半个月了,还能吃么……”由于嘴里食物的原因,中村讲话听起来有点含糊不清。

  “干货可以放很久的,一年以内没问题。”

  中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杉田猜测大概是他有关食品保质期的强迫症又犯了。

  吃完饭中村去洗盘子,杉田自顾自埋头在那里按了一阵手机,表情渐渐变得有点不耐烦,最后他放弃了,说:“中村,电脑借我用下好吗?手机打不开网页。”

  “可以啊。”中村去开电脑,没问杉田想干什么,只是说,“现在就要用?”

  “我怕我之后又忘记了嘛,昨天就……”

  不过等杉田在电脑前坐定,打开浏览器之后,中村还是凑了上去。

  杉田正在某论坛里回帖,也不避讳旁边的中村。

  中村看着杉田敲字:

  「各位,对不起,之前说好了昨天更新的,又由于工作的原因没能遵守约定,今天也是因为私事,所以没办法更新,实在不好意思,下次会更多一点的。」

  “在写小说吗?”中村问。

  “……算是吧。”杉田略显敷衍地回答。

  “‘算是’是什么意思?”显然中村对这个答复是不满的,“是什么同人吗?”

  “是原创。”

  中村叹了口气,“和你认识这么久了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有什么瞒着我知道的理由吗?

  杉田看出中村表情变得阴郁了起来,怕对方误会,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得那样啊!我是因为、因为写得并不好所以……中村看了一定会笑我说‘就这种程度的玩意也能被叫‘创作’?”

  “这真是……预料之外呢。”中村的表情平静下来,“有点不像平时的你。”

  “‘平时的我’?中村没见过的我还有很多呢。”杉田低低地笑了两声。

  “不过至少这点我可以告诉你,不会的。我才不会那样说的。”中村脸扭过去朝着显示器的方向,但是看样子视线并没有聚焦。“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一点小小的爱好,还是有着更大的理想什么的……不论是那种我都会说‘加油’的。”

  话语如同细流,从心房开始,汩汩流动蔓延到四肢,温暖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谢谢。”杉田扯动嘴角,做出微笑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啊。”

  --- ---

  

  中村的休息日,杉田照例在对方家里待了一整天。

  到了晚上的时候中村开始催他。

  “回去吧。会赶不上末班车。”

  “让我再玩会儿,就一会儿!”

  之后过了大约一小时。

  “你该回去了,不然电车真的停运了。”

  “……之前没有告诉你,其实今天是开车来的。”这样回答的杉田遭到了暴力的对待:中村抓着他的肩来回摇晃了两下,并质问他刚才怎么不说。

  之后又过了大约一小时。

  “我回去了。”杉田放下手柄揉了揉后颈。

  “诶?这就要走了?”中村刚撕开牛肉干的包装袋,递了一块给杉田。

  “嗯。真是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呢。”杉田接过中村递给他的牛肉干,没吃,而是直接放进了口袋里。

  说着就像往常一样确认了随身物品都有好好地带着,走到玄关去了。

  在这一过程中杉田能感觉到背上一直有道视线,随着他移动。突然间某种有些恶劣的念头就在他心里发了芽。

  “今天也打扰了呢,晚安。”杉田熟门熟路打开门,走出去,又顺手把门关上了。

  杉田离开前最后说出的词语和大门被关上时落锁的声音消失后,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只有还没有关闭的游戏那单调的背景音乐不断回响着。

  一阵汹涌的自我厌恶涌上,就像一大群讨厌的爬虫从脚底开始一寸寸爬满全身,怎么甩也甩不掉。

  中村向后仰躺在地板上。

  地板,因为那家伙白天才清洁过,所以还非常的干净啊……

  想到这一点的中村突然觉得地板上也布满了爬虫,虫子们正在啃食他后背的皮肤,又痒又疼。他又坐起来,抬头看到的就是桌子上杉田带来的光盘,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他立刻站起来,到厨房去想找点水喝,结果一打开冰箱就看到几盒杉田买来的草莓酸奶。

  中村回到了起居室,坐回坐垫上。他绝望地用手捂住脸,上下来回地搓了搓。

  然后他就听见了敲门声。

  敲门声?轻轻地,敲三下,停顿一下,再敲三下。

  连敲门声都让他感觉如此熟悉。

  中村像是从坐垫上弹起来的,几个跨步走到门口,门把手一转拉开门,抓了门口人的衣领就把对方扯进门。

  “你想做什么?你又想做什么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中村咆哮道。

  杉田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中村忽然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声音缓和下来,带上了歉意:“对不起,有点失控了。”

  “没事吧?”

  “没事的。”中村使劲摇了摇头。

  “真的?”杉田观察着中村的表情。

  “怎样都和你没关系吧!”刚说完,中村又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暴躁。但这次他没道歉,再次向后退了一步,眼睛闭了闭,叹息般地说,“随便你吧。”

  中村向后退,杉田就往前走,突然伸出手去抓住了中村的小臂,略微施力,所以抓得比较紧。

  中村没再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杉田,眉宇间却明显透出紧张的情绪。因为靠得很近,感觉到彼此身体因呼吸引起的微小的、规律的起伏。

  杉田沉默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手上的力气缓缓松下来,转而双手抬起环上了中村的肩颈,身体贴过去,但很快又离开了。

  杉田给了他一个小小地拥抱。

  中村的眼眸中充满了疑惑,但他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我可以留下来吗?”杉田柔声问,话语间却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中村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挣扎,当杉田猜想自己这次可能真的有点过分了,等着被拒绝的时候,他听见中村说:

  “真是没办法,我只有一个枕头啊。”

  杉田得到了留宿的许可,想到之前自己假装离开又返回后中村的反应,多少觉得自己有点坏,但是又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之后两人没有再打游戏,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先后去洗澡。

  当洗完澡出来的中村看到躺在他床上的杉田时,差点又忍不住咆哮起来让他滚出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最终还是没那么做,和杉田照例拌了几句嘴,就算是默许了对方的行为。

  “不行。”作为最后的底线一样的问题,中村实在是没能同意杉田和他用同一个枕头。他去柜子里拿了几条毛巾,叠起来放在床头,“喏,这个给你。”

  也多亏他想得出来。杉田有点好笑有点佩服。

  好在之后杉田没再整出些什么让中村头疼的点子,两人背对着安安静静地躺好了。

  就在杉田沉浮在半睡半醒之间时,他隐约听见中村用很轻的声音说:“我一点也不习惯一个人住。说不习惯,其实是不喜欢吧。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回家晚的时候,打开门,面对的是整片的漆黑,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夜间非常的安静,杉田可以听见中村呼吸的声音,这个时候他基本已经清醒了。

  “虽然你总是自说自话,擅自做各种让我讨厌的事情。但是……谢谢你,杉田。”

  今晚天空晴朗,月亮很圆,澄澈的月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洒进来,杉田翻了一个身,看见中村的头发乱乱地蹭在枕头上、衣领上方后颈的一小片皮肤雪白。

  杉田将身体挪过去一点,额头靠在中村的肩颈处。只从前额一小片皮肤就源源不断地传来的体温的暖意,有平抚人心的力量。中村身上的味道混合着沐浴露的清香,让人安心。

  “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杉田嗫嚅一般小声说,但他确信中村听得清楚。“再也不会了。”

  他感觉到中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因为额头抵在对方后背的缘故,能感觉到中村说话时身躯产生的共鸣,“就是乌冬做得太难吃了。”

  “我会改进的。”杉田轻轻地笑了,“晚安。”

  


评论(9)

热度(21)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