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真三国无双/马赵/半架空】银匕 第一章

人物设定取自真三国无双。这是一个鬼故事,架空自然多少是有的。CP马赵。有狗血。HE。

将会出现:

1.冤死鬼云妹;

2.与正史严重不符,……本文中马超比云妹还要早加入刘备麾下。战役之类的更是胡编,请…不要…认真。

3.神棍诸葛军师。

 

Ok?那么……

 

第一章

    江陵已夺,荆州甫定。刘备与其麾下将兵却也无太多心思于休闲享乐之事上。这荆州……怎么说也是“借”来的,终有一天那孙吴会来讨要罢。时刻以“仁”为本心的刘备虽然对同室操戈的行为心怀不安,但在庞统等人的极力劝说下终是决意攻打同族刘璋占领的巴蜀地区,将根基打牢在蜀之地。

    攻打益州一事已定,刘备与副军师庞统,黄忠,魏延,马超等众将领率领大军五万,从江陵出发,并安营于葭萌关外。

    马超与魏延各领精锐骑兵数百人,在关隘周围勘测地形与军士守备情况,但几日下来,却没有太大进展。

    是日,马超与马岱勘察归来,行路至半途,日落西山,红霞映天,秋风渐起,久违的怡人风景与舒爽天气。马超兴起,命属下士兵先回,自己则跃下马来,牵着马在道上信步而行。

    “大哥?”马岱跟着马超后也下了马,见他步态悠然,问道,“心情不错?”

    “算是吧。”马超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几日不是在营中商讨军事,便是在外勘察敌情,难得放松一下。”

    这样的答案合情合理,马岱也不好再问,两人就这样牵着马并立而行,聊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晚一点回营也罢,只这一会儿,不和那些牵绊的人事接触……好似没有大敌当前,也不用浴血拼杀,为前途命运开路。

    仲秋时节,已是天黑得早。不多久天边暖红已去,天幕显出幽幽的深蓝来,一轮皎月越发明澈。

    马岱正一边对着月亮发怔一边先前走,将将回过神来想提醒下他大哥该是时候上马回营,却不见了那人踪影。回过头去却见马超手里抓着什么隐隐发光的金属站在树下端详。

    “什么东西啊~”马岱贴过去看。

    马超手手掌中放着的是一把银匕首,刀身平滑刀刃锋利,刀柄上雕刻着繁复雅致的花纹,反射着皎皎月光,银亮闪耀,甚是美丽。最独特的一点是,整个匕首透出朦胧的幽蓝光晕来,不似月光反照,却似自身含着什么能发光的物质。唯独刀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看起来有些脏污。

    见马超掏出手帕来欲擦拭匕首上的污渍,马岱吓了一跳:“不可以啊大哥,先不说这是件兵器,本就是凶戾之物……何况上面又沾着不知谁人的鲜血,怕是有什么厉鬼怨气附在上面可就……”

    马超笑了几声,“没想到你这小崽子竟然信这些怪力乱神的玩意?我是觉得这样精美的东西,落在路边风吹日晒,怕是不消多久就要被消磨得失去原本的样子了。”

    “你要是实在喜欢,找人打一把也是未尝不可的啊。”马岱还没有放弃劝阻。

    “这把匕首……总觉得哪里有些奇异的地方,和其他的大不一样。”马超说道。

    是啊。西凉正是中原与异族通商要地,他马超原为世侯之子,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没有见过?这匕首虽然由纯银打造,造型做工也甚是细腻精致,但终究没有那些镶珠嵌玉的匕首华贵奢侈,为何却令他一见倾心?

    见马超如此执着,马岱摇了摇头,只得提醒道:“唉,我说大哥,我几时又能劝得动你了呢……总之你自己小心点看着办吧。”

    马超这时已将匕首擦拭干净,收进怀中去了。

    马超和马岱一起用了晚膳,又向刘备和庞统等人说明了勘察的情况,便各自回帐歇息了。

    马超将捡来的银匕首洗净擦干后,随手放在了案几上。尽管有些许月光射入帐中,没有点灯的环境仍然是相当黑暗的。然而那匕首的周身仍浮现着淡淡的银蓝色,即如雾霭,又似月华。马超点燃油灯,读了一会儿书,感到有些困倦,便吹熄了灯,走到屏风后就寝了。

    武艺过人,又是常年征战者,多半连在睡眠时仍会留意到周身的响动。半夜,马超听见营帐入口有细微声响,刻意放得轻缓的脚步声,还有帷幔被掀动时厚重布料发出的声响。

    马超瞬间清醒过来,警觉地从床上跃起,却也不发出大的声响来,走至屏风外,见帐内并无他人,又借着微光看了看案几上的物什,并未发现缺失。

    不对。那柄匕首——那柄银匕首不见了,马超意识到。这匕首是他傍晚时才拾到的,除了马岱外无人见过,为何会有人夜半偷他匕首?会不会是马岱在和他开玩笑?……有这样的可能性,他和他那堂弟从小便在一起,读书练武皆为伴,感情笃深无罅隙,马岱平日里又常常一副不正经的作态;联想起他刚拾起匕首时对方疑神疑鬼的样子,没准是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明日要拿来吓唬他。不如现在就出营看看,没准马岱还未走远,逮他一个正着。

    如此一想,马超也没有什么顾忌,穿着就寝时的衣装就走出了营帐。

    夜间的营地相当安静,只有巡夜士兵来回走动时鞋履踏于砂石之声、以及火把燃烧时扑簌之声。

    人跑得倒是挺快。马超四顾不见马岱,兀自暗想,不如明日等他来捉弄自己时再应对不迟,便要回帐。适时回头却见一道人影闪过,避过营帐不见了。

    马超循迹而追,见一人着水蓝衣裳,步伐轻巧,形如鬼魅,他疾步上前捉了那人肩膀,那人回身伸臂欲挡,动作迅捷,却缺乏气力,又被马超擒住了手臂。

    马超紧紧抓着他,借着月亮与火把的亮光略一打量,见此人与他年岁与身量皆相仿,一身长衫,黑发披肩,容貌文雅俊秀,不似军中战将。马超略有愠意,声却不高,道:“阁下非我军中之人,来此意欲何为?又为何做这偷鸡摸狗之事?”

    那青年却不答话,只抬起眼来与他对视:“……这匕首本就是在下之物,将军偶然拾得而已。此次前来,只想取回此物,并不愿打扰将军。”

    “我平生素味与你谋面,你怎知是我拾得此物?”

    几缕焦虑浮上青年眉间,“此乃在下私事,多说无益,还请将军不要多问!”

    马超深感事有蹊跷,不愿放过,又道:“阁下之事虽与我无关,但夜闯军营,入我帐中寻物,这可就与我有莫大的关系了,我岂知阁下除却这柄匕首,是否还一并取了其他东西?此为危机战时,我方军机被窃,当属大罪,怎能放过?还望阁下讲明才好!如若无事,我定物归原主,也好送阁下离开。

    青年叹了口气,道:“本来将军也算是救我一命,在下是万不情愿使用这些手段的……”说罢但见青年眼中似有雾气渐起,幽蓝之光浮动,却像那银匕首周身光华一般!

马超只觉有些昏昏沉沉,头重脚轻,要往地上栽倒,直叫不好,又不知此人使得何等妖术?四下望去只见得不远处有一条木长棍斜放靠于帐边,马超也顾不得许多,用脚挑起木棍握在手里当头就朝那青年劈将下去!

    青年的反应也是十分迅捷,稳了身形抬手便挡,谁料木棍刚触到青年手掌,那人却似被灼伤了一般,手上一抖,脸上显出相当的煎熬痛苦来,将那木棍狠劲向前推开,向后跃开两步。

    马超虽不明就里,但心知有戏,抓着那木棍对青年劈头盖脸一顿挥砍,那青年亦是身手不凡,但奈何并无称手的武器在身,又不知为何好似十分忌惮那木棍,只是一味躲避,并不迎战,过不多时动作渐渐迟缓下来,似是体力不支。

    马超看准时机,一棍下去正好敲在青年右肩之上,只见对方骤然脸色煞白,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马超便丢了那木棍,几步走至此人身边,将他翻过身来,探其鼻息,竟是毫无生气!马超心下一惊,纵然自己刚才那一棍是毫不留情,但也并非致人死地之招数,何以此人竟已闭息?又伸手去摸其脉搏,也是毫无生机,最为奇怪的是,就算他被马超一棍劈死,但这体温竟冰凉不似活人,倒像是——死去多时了。

    思及先前种种异象,马超心中也是有了些许设想,但他既不能肯定,更不愿意相信。此时救人要紧,马超便抱了此人,快步回自己帐中去了。

评论

热度(6)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