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12

Chapter 12

  Hannibal邀请Will晚上去他家共进晚餐。

  Will一进门,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书的Abigail立刻转过头来向他问好,于是他即刻便领会到了为何Hannibal会如此执意要求他于今晚到这里来。

  Hannibal希望Will从Abigail对他表现出的亲切温暖的态度中感受到欢迎与好感,尽管Hannibal没有提前向Will进行任何说明;或许他觉得这种不言自明的形式会让Will觉得更加真实。

  晚餐他们搭配着白葡萄酒享用了Hannibal用极新鲜的顶级食材所制成的海鲜料理。Will在他的舌头与淋上柠檬汁的牡蛎肉相互接触贴合的时候甚至感觉到了那细腻柔滑的软体动物在颤动。

  用餐结束后Will与Abigail一起帮助Hannibal收拾餐具。

  Will能感觉到Abigail时不时朝自己递过来的眼神。这个姑娘有些紧张,她正在努力搜寻合适的话题以让她与Will之间的气氛显得更加轻松与亲密。

  Abigail最终选择了以自己经历的一些有趣的小事作为开始的话题。

  “那个时候我们在湖边写生。有一只鸽子径直地走了过来,就是‘走’。”Abigail语调活泼地讲述道,“有一个男生过去捉住了它,发现它两侧翅膀上的羽毛都被人剪短了。”

  Will从自己记忆中那些大多干瘪无趣的经历中也翻出了一两个稍显不寻常的、比较轻松愉快的故事用来交流。

  “我从来没有去过。”Abigail在听Will讲了一个发生在植物园的故事之后摇了摇头。额角的碎发随着动作轻轻地磨蹭她的皮肤。

  “怎么会呢?你没有去过植物园?”Will有些惊讶,“我还以为那是每个人童年时理想的花园,更何况是热爱绘画的孩子。”即使是他的童年,在他的请求之下父亲也有带他去过几次。

  “比起植物,小时候的我对动物更感兴趣。”Abigail表示了否定,“不过现在倒是产生了不少兴趣。有机会的话很想去一次。”

  “等到春天了我带你去吧。”Will提议道。

  “为什么不是现在呢?那里有个很不错的温室。”Hannibal插进一句话来,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们可以一起去。”

  Hannibal确实地在努力为他与Abigail、他们与Abigail制造共处的时间。Will想。

  

  -----------------------------

  他们去了植物园。

  温室中的气温在冬季仍然保持在二十度以上,十分的温暖。将外套留在外面、只在长袖外面穿了一件针织衫的Will仍然感觉到有些潮热。

  三人之间互相交换的信息并不多,Hannibal会向Abigail解答一些她关于植物的习性的问题,而Will觉得他比起那些沙漠植物来对一旁竖立的具有非洲图腾意味的木制装饰品更感兴趣。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觉得有趣的事物上,然而气氛并不显得尴尬。

  温室的正中间有人造的水景,当中的微型岛上簇拥着盛开着各色鲜艳娇嫩的花朵。

  有几个小孩子坐在凳子上,画夹置于腿上,正在用手中的彩色铅笔描绘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Will向他们靠近了一些,有的时候他对出自孩童之手的作品更感兴趣。那些画作不受任何思维定势的拘束,常常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天马行空。

  “你也喜欢画画吗?”一个有着一头金灿灿的短发、带着眼镜的小男孩看向Will。

  “是的。我很喜欢。”Will回答道,“现在也经常画。”

  “你画的很好吗?”小男孩直率地问道。

  “应该说不是那么差。”Will笑了笑。

  “那你能教教我画那棵树吗……?我不知道应该怎样画它的枝。”

  “我很乐意。”Will友善地回答,在小男孩身后倾下身去,能让自己与他看见同一角度的景物,然后接过对方手中的铅笔。

  “Will并不太喜欢小孩,但是小孩们却大多愿意亲近他。这是为什么?”Abigail疑惑地问。

  “他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去和小孩们相处。”Hannibal回答,“而在小孩的眼里所有的‘人’都是一致的,并没有其他更多差别,所以他们没有这种相处问题上的顾虑。”

  Abigail安静地看着Will指导小男孩画画的背影,思考了一会儿养父的这句话。

  Will直起身体回过头来的时候,正巧看见的Abigail沉思的脸与Hannibal凝视着他的、浅浅微笑着的表情。

  这让Will产生了一种感觉,一种莫名其妙、却又自然地理所当然的感觉:他觉得他们就是一家人。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处于一种绝妙的平衡与和谐之中,没有什么力量对其产生干扰,即是说——会激发矛盾的因素几乎不存在。

  这是轻松、愉快而又混杂着守得云开与责任感的奇妙感觉混合。

  Will甚至开始觉得也许自己由最初开始一点点加深的、莫名的恐惧感只是因为万事进展过顺而无端产生的、没什么必要的担心。

  ----------------------------------------------------------

  Hannibal在家中宴客。

  也许不能称之为晚宴。因为除了Will之外客人只有一位:Freddie Lounds。

  但那个总是以辛辣与惊人的论点博人眼球的女性美术评论员出现在了Hannibal钴蓝色的餐厅里。

  “很抱歉,Miss Lounds,我从没想过你会是位素食主义者。”Hannibal从厨房中走出来,端着一盘刚刚特意为Freddie Lounds准备好的素食,“是我的过失。”

  食叶蔬菜与瓜类、藕、洋葱等切成圆形薄片的蔬菜以富有造型美的方式搭配盛放在镶有银边的洁白瓷盘中。

  “调查总是有好处的。”Freddie Lounds用叉子将一小块蔬菜送到嘴边。

  “如果这与写出好故事矛盾了呢?” 穿着西装、戴上了平光眼镜的Will,冷着脸接话,“管他呢,先发表了再说。”语气中透出讽刺的意味。

  “你还在为我用‘既缺乏法律意识又毫无道德概念’来描述你而生气吗?但那是既定事实推导出的合理结论。”

  “你选择最合你心意的那一版‘事实与结论’,并且病态的去追求它。”Will一边反驳一边咀嚼嘴中的食物,显得有些缺乏礼貌。但这或许正是他希望展现出来的效果。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版事实。”Freddie接着说。

   “你说得有道理,无可争议。但,” Hannibal将手中的高脚杯放稳在餐桌上,“并不是关于每个人每件事的某个版本都要公诸于世。”

  “你是在企图说服我?限制我的言论自由?”Freddie抬起头来,满是蓬松小卷的红色长发像一簇火焰,随着动作而颤动。

  “不是限制,是协议。”Hannibal冷静镇定地回答,“基于完全的自愿之上。”

  “劝诱政策。”Freddie Lounds如此评论。

  “你也可以这样讲。”出乎意料地,Hannibal肯定了她的话。“我有理由相信你希望得到更多机会被算进展览会的特许采访记者名单里。”

  Freddie皱起眉头。“你觉得……”

  “你很年轻。”Hannibal罕见地打断了一个人的发言。

  而这短短的句子却似乎正好戳中了Freddie的某个敏感处,几乎在瞬间她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很好。我没有任何理由不接受这个提案。”她说,“只不过是从此以后‘看不见’Will Graham。”

  “我最乐意与聪明人打交道。”Hannibal向Freddie举起红酒杯。

  然而Freddie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重又低下头去将用叉子叉起蔬菜来,“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沙拉了,和肉拌在一起真是可惜。”

  

  -----------------------------------------

  客厅里除了壁炉中摇动的火苗外,只点亮了两盏亮度不高的暖黄色壁灯,渲染出暧昧模糊的色彩与格调。

  “我觉得你也许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Will坐在沙发上,看起来略有些神经质。“你是否有考虑过这会影响你的声誉?……毕竟干涉并不是值得夸奖的行为。” 

  晃动的光影下人的轮廓也显得朦胧柔和起来。

  “Freddie Lounds更像一颗不定时炸弹。”Hannibal略微向后仰靠、放松地坐在沙发上,“放任她不是长久之计。”

  “但这更不会是一劳永逸。”Will仍然有些紧绷,“她完全是七宗罪中贪婪的化身。你喂饱她只会让她的胃口越来越大。”

  “谁说我只会给她糖吃?平息食欲的办法又并不仅限于用美食来满足。”

  但无论如何,这代表着Hannibal自此又多了一个需要在意的对象。Will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我还是应该感谢你,”他说,“这并不是你分内的事情。”

  “正相反,这是的。”Hannibal反驳道,“而我此前十分担心你会因为艺术家清高凉薄的脾性而对我这样的行为感到愤怒,并在晚餐上当即表示拒不接受。”

  Will苦笑了一下,“你是在嘲讽我。”

  “怎么会呢,亲爱的Will。我是很高兴你现在可以做到即时地坦诚表达谢意。”他回以对方一个浅淡的微笑。

  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因为,现在,会执著地关注着他的小猫鼬的人又少了一个。

  褐色的虹膜中倒映着跃动的橙黄火光,温暖、模糊而遥远。而那样的柔软其实只是因为火光摇晃。眸中的底色一如往常,幽深沉静,打破其中死寂的是蔓延开的无边欲望。


评论(3)

热度(6)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