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6 [完]

祝大家除夕快乐!

前文及说明

第六集:你已经遇到了


王杰希听他想算姻缘,也没什么反应,像是很熟练地说:“生辰八字报给我。”

喻文州去拿了纸笔,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八字,一并交给对方。

只见王杰希对着纸上黑字凝视片刻,拿起笔划了几道又是喻文州看不懂的东西,随后抬起头来:“你已经遇到了。”

喻文州眼睛睁大了些:“什么时候?”

“不久前。”

喻文州默默回想了一下最近新结识的人,这让他没法不往王杰希身上联想。

“是个……什么样的人?能算出来吗?”

“和你年纪差不多。”王杰希说,“可能略大一点。”

喻文州现在就想问王杰希的生日,但是目的未免太过明显。

“其他的呢?”

王杰希笑:“人生不该充满未知吗?全都知道了,不是会缺乏乐趣。”

这是王杰希在套用他刚才的说辞,把他堵得哑口无言。

“按照我的解读,你们的关系将‘大异大同,相契相携’。”王杰希又说了一点。

喻文州已经不想动脑:“王老师,请您说白话。”

王杰希顿了几秒,才开口道:“你和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时又很不一样,你们是互相理解、精神上十分契合的伴侣。”

“嗯,我很满意。”

王杰希笑:“满意什么?你都不知道他是谁,万一……”

“我就是相亲市场最不待见的那种类型。”喻文州接了句听起来不太相干的话。

“怎么说?”

“‘感觉派’。看上谁纯靠感觉。”喻文州微笑,“所以,我很高兴。”


两人聊到夜里两点多,毕竟第二天还要上班,他们决定躺下歇一歇。

喻文州打算再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他之前被鬼吓出一身冷汗,又穿着这件衣服被拉倒在地上拖拽。

王杰希已经躺在了床的一边,看了喻文州一眼,又把头扭开了。

喻文州觉得他有话想说:“怎么了?”

“……我觉得这事我管不着,所以没说。”

喻文州奇怪地看着他。

“你这个睡衣,就是这种造型吗?”

喻文州不知他在指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睡衣怎么了?”

“后面。”

喻文州背过手去,从腰开始向上摸索,摸到背的时候,他终于触到了一块手感不同的区域,又滑又暖——他的皮肤。

王杰希见他自己也懵逼:“这是鬼扯的?”

“我说怎么回事,一直感觉背上凉凉的。”喻文州不禁笑出声,“还以为是被鬼折腾的后遗症,原来是鬼扯的。”

王杰希也开始笑。喻文州不知到是不是被“鬼扯的”三个字给逗的。

卧室里的床是个一米五乘两米的标准双人床,他们并排躺下说不上挤,可是考虑到要给对方在中间留出一块礼貌的空间,这就让两位身高腿长的男士有些束手束脚了。

好在他俩睡觉都规矩,不过惦记着旁边还有个人,睡得并不踏实,就这样断断续续睡上几个小时,睡醒了好像位置都没动过一下。


王杰希平时是比喻文州起得要早的,这会儿他醒了,看着在身旁阖着眼睫、沉缓呼吸的青年,决定今天早上给自己放个假。他本就算不得什么正经道士,这会儿早课也不做了,也不知道各位神仙和道尊还愿不愿意认他了。

喻文州也没比他晚多少,七点半的闹钟还没响,就自己醒了过来,刚睡醒时的声音浸着沙哑黏腻:“……几点了?”

王杰希正靠在床头玩手机,张口便答:“七点二十四。”

那我生物钟还挺准,喻文州想着,又躺了几分钟,按掉了手机闹钟,才从床上爬起来。

“早上吃什么?我下去买。”喻文州边刷牙边探个头出来问。

“你不如先去厨房看看。”王杰希靠在门边上排队等着洗漱。

喻文州叼着个牙刷就跑去厨房,见电饭煲的保温指示灯亮着,掀开锅盖一看,蒸笼里放着一个盘子,上面叠着几张金黄的软饼。

“煮了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起,怕饼凉,放锅里了,口感会没那么好。”

除了自己的妈,从没有人在他睡觉时就把早饭做好,等他一起吃饭。

别说口感这小事了,哪怕王杰希做出一锅黑暗料理,喻文州也会吃。

喻文州先回去把牙继续刷完、脸洗好,这才又来到厨房,王杰希已经把装着饼的盘子放上了桌,粥也盛好了两碗晾着。

“谢谢。”喻文州拉开椅子坐下来,“说好两袋花生抵算命钱,这下可好,欠得更多了。”

“你就欠着吧。”

喻文州撕了一块饼下来,这饼里鸡蛋比例很高,煎得火候正好,入口绵软又不失弹性。

他又舀了一勺粥,这白米粥里加了薏米和芡实,他都不记得自己有买过。

“我看过了,没变质,还能吃。”王杰希喝了一口粥,“快吃吧,别迟到了。”

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喻文州却感觉自己一颗心怦怦直跳,如果……如果他能和对面的人一起生活,以后的每个早晨是不是都会像这样,平和、安稳、熨帖到了心里?

他拉回飘远的思绪。

“你对我太好,”喻文州说,“我可能会误会。”早晚都会让他知道,不如现在就开始试试对方态度。

“误会什么?”王杰希吃着饼,头都没抬。

“误会……你对我别有企图。”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王杰希这球踢的,让喻文州很难接。他干脆让这球飞走,重新扔一个过去:“我喜欢男人。”

王杰希总算抬起头来看他,先把嘴里嚼着的东西咽下去,才悠悠开口:“我知道。”

本以为突如其来的出柜会让对方难以接受,没想到这会儿吃惊的倒是自己了:“我以为自己没表现出会让人……”

“是算出来的。”王杰希说,“昨晚你让我算正缘,我算出来,和你是同性。”

然而王杰希却没说。

因为他没有提。王杰希不想让他难堪。又或许……王杰希觉得这不根本值得一提。

“你会不会觉得我……?”

“这有什么,只要没伤害到别人,你喜欢蛤蟆都行,没人有权利指责你。”王杰希站起来,“你吃鸡蛋吗?”

“吃……”

“煮还是煎?”

”煎。”

“单面双面?”

“单。”

“溏心?”

“嗯。”

王杰希拉开冰箱门上下扫视:“你根本没有鸡蛋。”

喻文州这才想起鸡蛋前几天就吃完了,懊恼道:“忘记买了。”

他出门上班前,站在玄关处交待道:“我上班去,你什么时候走都行。”

王杰希微微颔首:“去吧。我一会儿也出门。”

他们明明认识不过半月有余,此时的对话往来却非常自然,像是已经熟识交好多年。


王杰希给一个朋友发微信


喻文州已经认识王杰希的车了,所以下班再次看到时,他很快走过去:“你来了。”

王杰希:“对。”

上班时间来,王杰希没立场,很有可能还会被白眼,等到下班以后人少再来,更加合适。

“我带你上去。”

喻文州加班不多,这时候公司里没走的人其实也不少,但他们各忙各的,就算看到王杰希也没什么反应。

魏琛办公室的门上空无一物。

“看来真是从这上面揭下来的。”

“做事总有个目的。”王杰希说,“他想害人,想害你。”

但是,为了什么?

“他没成功。至于其他的,”喻文州安抚性地朝他笑笑,“也许只是因为……将那份文件带回家凑巧是我。”

“但愿如此。”


两人离开大楼,王杰希让喻文州上车。

“又送我回家啊?”

“对。”

喻文州笑:“专车接送,从没有过的待遇。”

“这几天你一个人住,不太安全,我去看着你。”

喻文州明白过来对方意思,侧过头去看王杰希:“你还住我那里 ?”

“不了,”王杰希一只手搁在方向盘上,也侧过头来看着喻文州,“住我家。”

喻文州正在系安全带的手一抖,没插对位。

“你床太小。”王杰希又说。

这话暧昧了些,已经越界,喻文州心中那根弦紧了紧:“王老师,我上午说的,你忘了吗?”

“说了那么多,我怎么记得哪句?”

又来了,王杰希踢出来的让人难接的球。

“你对我太好。”他没说后半句,王杰希肯定记得。

“哦。我不也说了……”王杰希刚要拉变速杆,看他一眼,“你怎么还没系好。”

说着,王杰希俯身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安全带,帮他扣上了。

在这个过程中,两人身体靠得很近,王杰希还碰到了他的手。从喻文州的视角看过去,王杰希微微低着头,睫毛显得更长。

他……他真好看啊。喻文州有点发晕。

王杰希回正身位,这才接着说道:“你又怎么知道我对你没有企图?”

正是上午喻文州没去接的那个球。

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到了连装不明白都很尴尬的程度。

喻文州隐晦道:“你是不是,想和我……?”

“看你。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这就算是承认了。

喻文州吸了一口气。就在他打算潜移默化、慢慢试探的时候,他一见钟情的对象、他喜欢的那个人,竟然抢先对他表露了心迹……

“当然,最好你也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王杰希认真地看着他,流露出一点带着不安的期许,但更多的是坦然和温柔,“说点什么吧。”

“我觉得呢,”喻文州迎着他的目光看回去,“有一种比说更好的表达方式…… ”

他靠过去,按着王杰希的后脑亲了他一下。

“唔,你……!”王杰希的眼睛瞬间睁大了。喻文州如愿以偿看到对方的错愕反应,像是觉得这样的王杰希可爱极了,又贴上去,撬开他的唇齿,追着那条柔软甜蜜的舌头亲个没完。

长长的吻结束后,喻文州也没退开,他笑起来,温热的气息拂在王杰希唇边:“这你也算到了?”

“我……”王杰希卡了一下,脸颊颜色染上绯红,刚才那个占据主动的他竟像是被剪掉了的废镜头,播完一次就没法重复,半晌才说,“算到了。”

喻文州明知故问:“算到我刚才要亲你?那怎么还这种反应。”

“你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王杰希睨他。

“好吧,”喻文州又笑,“你算出我的正缘是你了吧。”

王杰希没回话,但那副表情已经是回答。

喻文州放开他,坐回副驾上,还帮王杰希整了整乱掉的西装前襟:“那你昨天不说。”

“我想把选择权留给你。”王杰希看起来恢复了冷静,“被命数捆绑是很没意思的,不是吗?”

“说得真不错。”喻文州笑起来,“本来我都想好了,只要你不排斥我,我就追你。管是不是什么‘真命天子’。”


王杰希家的地理位置不算差,居住面积也大,装修看起来很新,喻文州进了门,问:“租的还是买的?”

“买的,低首付,按揭还。”

喻文州笑起来:“我还以为我终于傍上大款。唉,这把不行,亏了。”

王杰希瞪他:“比你好吧,穷酸小翻译。”


韩文清办事效率极高,这会儿已经给了王杰希反馈。确实有一名女性,四年前的五月,从大厦顶端摔下,当场死亡,去世时二十八岁。当时那栋楼还没投入使用,自然没来得及成为楼里员工们的八卦谈资。这件事,虽然有些疑点,但线索不足,最终被定性为自杀,关注度自然不高。此次王杰希提起这个案子,韩文清愿意领人重新调查,只是时过境迁,当年就没查出结果,此时更会困难重重。

王杰希明白此中难处,谢过韩文清的认真负责的态度,看了一眼呆坐在沙发上,不知在想什么的喻文州:“晚饭想吃什么?”

喻文州回神:“吃饭?啊,对……吃饭。”

“我做小排你吃吗?”

“吃吃吃。”

“糖醋还是红烧?炖汤也行吧,高压锅快。”

“都好,”喻文州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对于排骨的向往,“我都爱吃。”

王杰希见他一副彻底的吃货模样:“每种口味都做一份是不可能的。”

喻文州眉眼间染上调皮的笑意,他说:

“好说,今天糖醋,明天……不,天天吃太腻,下礼拜吧,红烧。再下礼拜炖汤,再之后呢,就…… ”



-尖叫大厦-完


本期节目到这里就播放完毕了,感情进展是不是飞快呀(……)

明天开始更第二个故事。

顺便问下各位对用红豆制作的聊天体的看法,如果使用感不佳我还是直接写进正文。我知道没人看,但…说不定有人回呢?【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评论(6)

热度(20)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