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3

前文及说明

第三集:是我养的,当然喜欢


喻文州向王杰希发送了好友申请。


喻文州没想到王杰希会主动给他发信息。

这天他因为工作原因,外出前往某会议中心。他坐在出租车上,感觉到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两声震动,他打开一看:

王杰希:中午一起吃饭吗?我今天在你们办公楼这边。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你来工作?

王杰希:是。应该是我上回让他们挺满意,这次找我来看办公室风水布局。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王杰希:有的。道术分山、医、命、卜、相五类,卜学多变术,我不太擅长;医学高深,更是只懂皮毛,倒是方士谦,对这两门十分精通。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可惜,今天没法和你一起吃饭了,我在外面看展会,下午六点之前是没法结束了。

王杰希:没关系。改日凑巧,可以再约。


次日喻文州去上班,果然发现办公室的房间布局有所改变,譬如开放办公区的书桌组合方式、窗台上绿植的种类和摆放位置、电梯间里多出来的挂绳。

一张符贴在了魏琛的办公室门口。不知为何,那黄纸上用红颜料描绘出的图案让他感觉有些不适。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让他不想看第二眼。

喻文州往自己的工位上走,刚坐定,就看见电脑旁放着两枚铜钱,拿起一看,颇有些年代感。

“这是?”他询问旁边的同事。

“哦,昨天你去展会了,不知道吧。这是王道长放的,说是让你别动。”

王杰希?

喻文州左右环顾了一下,除了办公区,没再看到哪位同事的桌上多了什么小物件,所以这是——特殊待遇?

他的心里像是有只小鸟,扑棱着的翅膀尖按也按不住。


事情发生在第七天的时候。这天,喻文州起得有些晚,到办公室的时候将将踩在迟到的边缘。露台边围了一群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走近去看,原来是两个穿着道袍的长髯老者拿着法绳、法旗、桃木剑等东西在作法。

“不是前几天才驱过一次吗,这又是怎么了?”喻文州向一旁相熟的同事小徐询问。

“文州你终于来了。这几天楼里闹鬼闹得更凶了,你不知道?”

喻文州摇头,他真没听说。

“哎你这几天都是准点下班,下了班立刻跑没影就算了,是不是连群也没看啊?这次不止鬼吼鬼叫,连鬼影都出来了!老薛说他就见过啊!听见露台这边有动静,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结果看到一个穿着套装的女人……刚想问她怎么了,那女的忽然回头朝他笑,一头一脸的血,五官都是变形的!老薛被吓得啊……转身就想跑,那女的动作更快,抓着栏杆一下就从楼上翻下去了!这一下老薛不跑了,按理说跳楼那肯定都是有个摔到地上的动静,可他啥也没听到,大晚上黑漆漆的,他凑到栏杆边上朝下看,也没看到地上有人影,就感觉后背发凉……”

“呃,然后呢?”

“然后他哪敢再在露台待着,收拾东西就回家了。”

喻文州看向同事老薛的位置,那人正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

“所以就又找了人来作法?”

“是啊,之前那两个小年轻还是不行啊,现在越想越觉得就是骗钱的……”

喻文州听了这话,倒也没多大反应。他本身对鬼神的存在就秉持着敬畏态度,宗教玄学一类,他则更愿意从哲学和历史的角度去解读。至于王杰希,他肯定是带着点滤镜在看的,自己愿意相信他,但是别人怎么想,他并不想去干涉。

他看着两位道长在露台上走着罡步、舞着剑,想道:“希望这次能消停吧。”

此事之后,喻文州对办公楼里的灵异事件上了点心,后面几日每天都积极打听还有没有人撞鬼,小徐见他如此,乐了:“平时看你对什么都兴趣缺缺,怎么,这是要转性啊?”

喻文州也只是笑:“没有啊,怎么说也和我们的安危息息相关嘛。”

没再听人提到撞鬼的事情,大厦里恢复平静,这件事也很快就会被忙碌的白领们遗忘吧。

喻文州心下稍安,可就从当天晚上开始,事情有了新的变化——

晚上睡觉前,关了大灯,喻文州躺在床上,像几乎所有年轻人一样,他是要玩一会儿手机刷刷微博才能老实闭眼的。

手机微弱的白光是房间内唯一的光源,只能照亮身前的一小片区域。喻文州觉得房间西北角的黑暗里,似乎有个东西在看着他。一个东西,说不上是人,是动物,还是具有意识的其他什么……他想过去看看,却又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挪动身体下床,冥冥中总觉得如果他过去看了,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他有点儿想给王杰希发个信息,可一是已经这么晚了,二是他要怎么说呢?关了灯躺在床上总觉得墙角有个怪东西盯着我看该怎么办,急,在线等?现在网络上发帖求助的都不这么写了好吗?

喻文州把手机塞到枕头后面,平躺着闭上眼睛,尝试给这种让人胆寒的感觉找个解释。可能是这几天太过关注灵异事件,弄得自己也疑神疑鬼了吧?他这么想着,那种被凝视的感觉竟在这一瞬间离去。

他吁了口气,松缓精神,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次日夜里,相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喻文州起夜去卫生间,没开灯,站在水池前洗手。他抬起头,正要关水龙头,那无意间朝向镜子的一瞥,顿时惊得他睡意全无——

一个穿着黑色商务套装的女子,站在淋浴间的玻璃门前,披肩发散乱,脖子扭转成一百八十度,面上五官像是被砸扁了,赫赫然是一片血肉模糊,阴恻恻正对着他笑!

瞬间的惊诧,脑子里“嗡”地一声,手脚冰凉,喻文州猛地垂下头,盯着水龙头里哗哗流出的凉水在洁白的池子里冲刷旋转,不断流入下水口,他吸了口气,鼓起勇气抬头,再次看向镜子。

女人的身影不见了。

他眨眨眼睛,小心的转过身,看向淋浴间的方向。

空无一人。

喻文州仍旧没有走过去查看的勇气。他开了厕所灯,又走进客厅做了相同的事,最后回到卧室,扭开床头灯,坐在床边。

他这才感觉到后背一阵湿凉,原来是方才被吓出了冷汗……他起身,去衣柜里拿出干净的睡衣,床头灯光线昏黄,房间里有些角落是照不到的。他心里不安,终归还是又开了大灯,才终于躺回床上。

这觉肯定是没法睡了。

喻文州拿出手机,给王杰希发信息。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我刚才去上厕所,在镜子里看到一个女鬼,被吓到了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几秒之后再看就没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我没事,现在在床上躺着,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你醒了之后能不能和我说说话?

这种时候,王杰希显然是在睡觉的,喻文州不指望他回复,但是给他发微信的这个行为,聊天窗口上“王杰希”那三个字,头像上眯着眼睛的黑猫,这些信息强化了他认知里这个男人的存在,这让他感觉状况并不那么糟,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让他感觉……安全。

最初的紧张与恐惧散去后,睡意袭上,意识像海滩边的砂,被涨起的潮水渐渐淹没,他终于沉沉睡去……




评论(4)

热度(17)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