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11

Chapter 11

  Will醒了过来。

  在缠绵的性爱之后得到了充足且舒适的睡眠,所以他并不感到怠倦。他发现身边的床位是空着的,但这并不会使他产生任何不安的想法。因为他很清楚的听见从厨房传来的厨具相互轻轻碰撞的声音。他还闻到了食物的香味:面包、香肠、鸡蛋,还有些别的什么的。

  他冲了个澡,然后走到厨房去,看到Hannibal随意地穿着睡袍,金色的刘海松散地搭在前额上,正用锅铲按压平底锅里被摊在了面包上的香肠与荷包蛋。

  “早上好。”他抬起头来对Will微笑,窗帘被拉开,早晨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为厨房里的所有东西笼罩上一层明亮柔和的光晕,这样的Hannibal看起来柔软、明亮、闲适。

  Will觉得心情很好。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没送到嘴边去就听到了Hannibal的声音“不要空腹喝牛奶,Will。早餐马上就做好了。”

  于是Will把装着牛奶的杯子放在了台子上,他发现自己原本放在那里的一个整的全麦面包不见了,因为它并没有成为Hannibal的早餐材料,所以Will不知道Hannibal把那个面包怎么样了(也许是Hannibal觉得它不太新鲜就给扔掉了?)。

  但Will还是觉得心情很好。

  Hannibal做好了两人份的早餐。和他之前做成的所有食物一样,它们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拥有绝妙的口感和美好的口味。

  “Will,我们需要谈一下。”在早餐接近尾声的时候,Hannibal放下叉子,看着对面还在咀嚼的Will。

  “是的。”Will回答。Hannibal看到Will因为吞咽食物而造成的喉结滚动,这种人体自然机制下充满生命力的、具有一些象征意义的微小现象让他产生撕咬Will脖子上细嫩的皮肤、啃咬喉结的冲动。当然他并不会这么做,至少是现在。

  “我不将其视为偶然事件。我是指,昨晚。”Will也将叉子了下去,“显然你对此早有准备,并且你至少从半个月前就开始了对我进行一些暗示……引诱。我不觉得是我想太多!”

  Hannibal点了点头肯定了Will的说法,表情依旧很平静。

  “你一直很清楚我是怎么想的。但你就是想听我说出来,或者,你煽动我,就是想看我会怎么做。”

  “并不是那么清楚。”Hannibal向后靠在椅背上,“而且我必须让你自己独立的想明白,否则我们无法继续。”

  “继续什么?……Hannibal,我想我原来是清楚的,但是现在我不能肯定了。你总是在问我我想要什么,你促使我弄明白,然后你满足了我。但是你想要什么呢……”Will叹了口气,用手撑了一下额头。

  “虽然我不能完整的挖掘与解读你的所有想法不过我确信我对你的性格有全面准确的了解。”

  “你想说什么。”Will抓了一下头发。

  “我是否有荣幸可以成为你的男朋友呢?”

  “什么?”Will一下坐直了,眼中充满惊疑,他皱起眉,“你确实清楚你在说什么吗,Mr.Lecter?”

   “你不是喜欢追求一时欢愉而与他人进行亲密接触的人,包括,为了发泄性欲而进行的一夜情,通常情况下你不会这样做。考虑到你个性的种种方面,以及这一点,我决定严肃对待我们的关系。我希望我们可以成为伴侣,我已经于此之上倾注了心思以推动我们顺利而确实的走到这一步,就像我之前所做的那些。而且我会尽可能使这样的关系愉快与舒适,并且尽可能长的维持它。”阐述性的词句以相同的节奏与平稳的语调被说了出来。

  “很对。”Will哼了一下,“分析十分合理。理性推导的正确结论。”

  Hannibal看着Will无表情的脸沉默了一小会儿。

  然后他突然笑了,一个仿佛如释重负的愉悦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让人觉得似乎之前他所有认真严肃的表情、谨慎而讲究的措辞都是为了娱乐而进行的伪装。

  “我不再想在如此早晨美妙的时光中进行如此复杂的解释与对话了。”他说,“我爱你,Will。我该在今早向你问好时就告诉你的。”

  Will湖绿色的眼睛被光辉所点亮,像盈满了泪水一般湿润,他看上去有点惊喜与激动,但他只是有点呆滞的坐在那里。

  “这是一个还不错的说法。”最终Will放松下来,抬起头来直视Hannibal,“我接受了。”

  “谢谢你,Will。”Hannibal站起来,走到Will身边,轻轻地扶着Will的肩膀低下头去吻了他。“我爱你。”他又说了一次。

  

  早餐之后他们一起收拾了餐具。

  就在刚才,他们之间真的确立起了一个可以说是崭新的关系,Will对此还有些不真切的感觉。但是现在他起码不会再因为自己想去欣赏Hannibal在处理工作或者制作菜肴时的姿态、想去拥抱他或者去吻他的欲望而感到尴尬窘迫。因为他可以直接这样做了,这在他们现存的关系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或者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元素。

  但是在经过画室、看到自己叠放着的素描和正在晾干的油画之后,Will也想起了一些不可避免的事情。

  “我们要告诉Abigail吗?”Will问道。 

  “是的。”Hannibal回答,“我们已经决定了这是段认真的关系,我们会继续下去,所以她总会知道的。”

  Will咬了一下嘴唇,他看起来有点不安与沮丧。

  “不要担心。”Hannibal安抚性的摸了摸Will的头发,“她不会因此而厌恶你、或改变对你的态度。她会继续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她一样。”

  “你很确定。”

  “是的。”

  

  ---------------------

  Hannibal回到他位于巴的摩尔市区的房子的时候,Abigail正用舒适随性却也并不太雅观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用平板电脑查看她关注的Tumbler动态。

  “你回来了,爸爸。”女孩子从沙发上坐起来,将平板电脑放在了一边。

  “你今天没有出去吗?”

  “今天可是圣诞节。难道没有男生约你出去?——你是想这样问吗?”Abigail撅了一下嘴。

  “我并不这样想。我只是单纯地关心一下你的行程。”

  “好吧。确实有人约我出去了——他已经持续向我示好几个月了,于是我决定给他一次机会——但他确实是个无聊的家伙。于是我在约会开始两个小时之后就回来了。用那个很傻的招式:帮我去买对街那家的冰激凌好吗?我就是爱在下雪冬天的浪漫约会中吃冰激凌。然后在他买冰激凌的时候开溜。”

  “这样并不好。”

  “无趣的人没有交往的必要。这不是你教给我的吗?”Abigail拿起桌上的芦柑开始剥皮。

  “是的。我说这样不好,是指你甩掉他的这种方法。你之后还需要对他进行解释,而且不能保证他在此之后会失去对你的兴趣。你可以用更明智的方法。”

  “比如?”

  “你可以自己想出来。”Hannibal弯下腰收拾了一下桌上被Abigail扔得七零八落的果皮和零食包装,“你今天心情不好,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时候,所以我原谅你。但我不希望之后在我回来的时候还会看到这样的环境第二次。不可以这样没有教养——即使是独处的时候。我想这在我对你所进行的教育中一开始就说过了,并且不间断地重复了很多年。还需要我再讲一次吗?”

  “对不起。”Abigail非常诚恳地道歉,然后规矩地坐正,恢复成如往常一般的文静乖巧的姿态。“你和Will有一个愉快的平安夜吗?”

  “是的。”Hannibal微笑了一下,“谢谢关心。”

  “哇喔。”Abigail在Hannibal看不到的角度又做了一次撅嘴的小动作,“看来进展顺利。那么,Will的鱼饵终于可以有一个名字了。” 

  

  -----------------

  Will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Hannibal走到这一步。至少是在他第一次和Hannibal于酒店见面谈生意的时候。他和大多数其他人的关系总是莫名处在一种要么是假惺惺的友好,要么是的岌岌可危的边缘游走的状态。

  他在儿时总是跟随在全国各地四处做工的父亲,漂泊于各个城市之间,很少有哪个地方能让他们长时间的逗留,这让他很难交到好朋友。而在他终于稳定下来时,他孩童及少年时期与其他人亲近、建立亲密友谊的渴望已经近乎消失殆尽。还有他的性格。他不知道是他的性格更多地造成了他的经历,还是他的经历更多地塑造了他的性格。总之,他在常人看来孤僻古怪的性格也是其他人觉得他难以交往的原因。

  他从没有过相互了解、几乎亲密到无话不谈的好友,至少在他的记忆中。没有人不渴望拥有一个灵魂伴侣,但是当这显然成为一种梦幻般的空想的时候,Will觉得还是独身一人更加自在,至少自己不会为难自己。

  而他和Hannibal会成为恋人现今回想一下却是个极其自然的过程,逐渐加深的相互了解、一点点相互入侵的生活空间,自然到他并没有觉得他和Hannibal的相处模式在他们确立了新关系之后有多少改变。

  除却一切共处与互动似乎变得更加理所当然。

  Will自然还是Will,他热爱美术,喜欢绘画,这是他的生活,是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画他想画、以及感觉自己应该去画的东西。在他还没有意识到Hannibal每次带他去的地方都会对他情感产生一定的影响、留下深刻而略诡异的印象之前,他又画了一次有关于此的画。他表达的冲动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无视了直觉与理性对他的双重劝阻。

  

  Will还是会定期的去Jack的画廊。

  今天的Alana看起来有点忧愁,但看到他的时候还是露出一个礼貌亲切的笑容。

  “Will。恐怕我有一个让人难过的消息。”

  “是让你难过?还是让我难过?”

  “至少我不喜欢它,我相信你也不喜欢。”Alana从椅子上站起来,抱臂走到Will身边,“Jack希望更多的向华盛顿中心区域发展业务……很可能,我说很可能,基本就是确定了。我们会在两个月内将主要的业务都移到那边去。”

  “所以?”

  “我还有Beverly……Jack当然不用说,大部分的人都会转移去那边。”Alana的眼珠转了转,朝上盯了几秒的天花板,“我真的很担心你。你能和新的负责人好好相处吗?”

  “……Alana,我说过好几次了,我是个有正常行为能力的成年人。”Will仍然在这种时候带着他的眼镜。但是现在的他至少不会太多地躲避来自他人的目光。

  “是的,你是。你可以处理好所有事情,尽管你有万分不乐意。”Alana又朝Will靠近了一点。Will没有后退躲开。

  “你换了须后水。”Alana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有点不太确定的说。

  “是的。”

  “这个闻起来要好太多了。”Alana又吸了一下鼻子。“清爽柔和,却没有任何轻佻的感觉。说句不好听的,你以前的那款闻起来……更像是成熟发酵了的什么东西……”

  “你之前不能说吗?”Will有点无奈的问。

  “我们还没亲密到那种程度。”Alana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说出来你要么不高兴,要么不在意,要么两者都是。反正你也不会因为我的意见就更换另外的品种。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你现在突然换了须后水?”Alana忽然睁大了眼睛“这个不会是……Hannibal的圣诞礼物吧?”

  “可以说,是的。”

  “你和他和好了。你主动和他讲清楚了吗?我不知道,但无论是什么。”

  “是的。”Will对Alana笑了笑。他不打算掩饰或隐瞒任何东西,但他也没打算主动将此公之于世。

  

  -------------------

  Hannibal很少看见Will画出这样的画来。仿佛孩童般充满幻想的、天真的、童话一般的风格。人物看起来也像出自孩童之手,平板的,还有些笨拙的扭曲,似乎画者对人体结构一无所知。甚至连油彩的上色方式都在模仿蜡笔画。画上有很多人物,很多小孩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在笑,很高兴的模样,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画上只有一个成年人,那是一个老人,仿佛二十世纪的老绅士一样穿着黑西装、打着领结、手里还握着一只手杖。然而他却是躺着的,闭着眼睛,胸口有一颗闪闪发亮的、仿佛金子做成的心。老人被画在图片的右下角,图上没有楼梯、或是其他的任何通道连到这里。看来孩子们是永远也到达不了这里、找不到它们想找的宝贝了。

  “很有趣。”Hannibal评论道。

  “谢谢。”Will笑着说,“或许你可以帮我把它捐到那里去,你不是说那即将成为一个流浪儿童收容中心吗?如果他们接受的话。”

  “我想他们会喜欢的。”

  

  Hannibal已经不再打算利用Will精妙而迷人的共情能力为他的“工作”提供帮助了。现在Will是他的,并且Hannibal还没有打算就此结束他的侵略,他希望——并且他能够——将Will更加彻底的变成他的。只是他的。他不想让任何人知晓更多关于他的所有物的事情,任何事情。即使他的“客户”并不可能由此意识到Will的存在,他也不愿意用Will的能力来服务除他以外的任何其他的人,来满足他们的愿望。

  但同样的,Hannibal坚守他的原则,尽管这些原则中的一些在世间看来或许是荒谬、甚至是可怖的。其中之一是他的诚信。

  所以在他看到Will的这张画时候,他就决定了。这是最后一次。他于此之后不会再借用Will的能力来完成他的工作,他要将他猫鼬一般敏锐、可爱又容易受惊的宠物藏起来,保护起来,他要好好地照顾他、宠爱他。

  

  ----------------

   “这是Hannibal Lecter。”Hannibal在电话的一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很抱歉我们上次的晚餐因不速之客的到来而中断,还致使你必须以穿过窗户的方式离开我的房子。”礼貌的言辞,后半句却还是带着若有如无的嘲讽意味。

  “我并不在意这个。你已经知道文件在哪里了吗?”

  “它可能并不位于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但我相信因为你确实需要它,所以你可以去那位先生的墓地,翻找一下他的随葬品。我的建议还是挑选一个合适的时间段以防被人目击。”

  “真是难以置信。不过鉴于你拥有的关于精准与成功率的声誉,我会去挖那个老家伙的坟看看的。除了你我很难相信还会有第二个人可以找到物品这样的下落,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接我的委托?……因为你拒绝了很多人。”

  “我有我的原则。至于你的例子,是因为我不认为以行世间公认的良好德行就可以弥补过错、洗去罪孽。”Hannibal知道他的回答一定会被对方腹诽为怪人,但是他对此很习惯,也并不在意。

  “……好吧。这对我来说也并不重要……知道得太多没有任何好处。总之还是谢谢你。”

  “祝你好运,Mr. Irving。在公方之前拿到你的文件。”

  “……谢谢。”

  电话被挂断了。

  Hannibal坐在办公桌后面没有动,他透过窗户望向外面。各式灯具发出的光可以点亮巴的摩尔的茫茫夜色,却驱不走潜藏于混沌黑暗中的躁动与邪恶。就像他所说的,他不认为以行世间公认的良好德行就可以弥补过错、洗去罪孽。

  那位品德高尚的独身收藏家,将年轻时从事的所有黑暗的工作、不可告人的过去隐瞒起来,却由于对主的信仰,懦弱的自我,让他在临终前决定将隐藏几十年的秘密公之于众,他可以因为自己金盆洗手后的种种善行逃过责罚,甚至很可能得到人们关于“浪子回头”的赞赏与褒扬,然而被他的坦白所牵连的他当年的合伙人、以及现在仍在继续他的工作的“接班人”就不会有那么幸运了。

  Hannibal从不轻易评判自己的行为,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和说辞。

  因为这是上帝的工作,凡人是没有资格去评判另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15)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