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双龙组】狂风过境

因为正剧写不下去,所以写个短篇。脑洞来源委派任务“狂风过境”。智障向,对话流,谨慎阅读。注意,有少量茨狗。

 其实我家没有荒哥,希望他不要因此讨厌我……


******************

“所以你刚才是说要去……?”荒终于喂好了龙,拍了拍手,抖落手上的食物残渣,抬起头来看一目连。

一目连叹了口气:“你听我说话了吗?”

“听了。”

一目连不想因为这个和他争,看了一眼他的白龙,又问:“它越来越胖了,你发现没?”

“有吗?”

“你可以和它比比啊。”一目连指了指自己在远处陪黑白童子飞着玩的龙,“一开始他俩差不多的。”

荒就去扯他的龙,龙很抗拒,把自己抻直了在地上摊着,像跟面条,等着荒拽它。

“你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荒骂它。

“那你也别这样对它吧。”一目连赶紧过去把龙抱起来,“怪可怜的。”

龙在一目连怀里扭了扭,头去蹭一目连的胸口。

“就是,”一目连摸了摸龙头,“还是有点太重了。”说着就把龙重新放回了地上。

荒咳了一声,没有再去管龙的事情,放它在那里高兴怎么晒就怎么晒,他坐到一目连边上,重新问:“你刚才说你要去哪?”

一目连没有再和他计较:“去找狗子啊。”

“狗子能上哪里去?他不是因为和茨木打赌输了所以要替茨木带狗粮。”

“你在想什么呀,你以为茨木真舍得让他带半个月狗粮?”

“你说的对,我竟然也会犯这种错误,太不应该了。”荒点点头,“那他上哪里去了?”

“阴阳师派他去做任务了。”一目连解释道,“有个村子最近总是刮大风,一阵强过一阵,连房子都被卷跑,整个村儿现在就剩下一片废墟了。”

“这样啊,所以阴阳师是让他去赔礼道歉去了?”

一目连还没来得及说话,荒又继续道:“诚意不够村民不放他回来,让你再送点赔礼去?”

“不是……”

“那是他一个人打不过,回不来,让你去帮他忙?即然这样那不如我和……”

“不是的啊!”一目连提高了音量打断他,“刮风的就不是他,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觉得很像是他会做的事啊。”荒理直气壮地说。

“狗子没有那么坏。”

“没有吗?”

“没有。”

“真的吗?”

“真的。”

“……”

“我再不去的话,阴阳师要催我了。”一目连站起来,抬手召来了他的龙。“狗子不回来,没人去打御魂,今天针女,明天破势。”

“我也可以去打啊。”

“不行。你特效太闪了,队友说眼睛会瞎。”

“他的特写晃起来也会头晕啊。”

一目连知道不得不说实话了,“因为你动作太慢啊!”

荒没法反驳这个,突然站起来:“那我要跟你一起去。”

他要走,抬脚正正好踩到地上的白龙身上,龙嗷了一声,闪电一般就窜起来,缠到一目连身上,头埋进一目连手臂和身体的缝隙里,不动了。

荒看着这场面,愣住了。

“你,你说点好话。”

“我……”荒哽住了。龙动了一下,向一目连怀里埋得更深了。

“快道歉啊!”一目连瞪他。

“……抱歉啊。”过了一会儿,荒说。

“你倒是看着它好好说,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它就没有在看我,哪里知道我……”

“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一目连走过去,把龙塞进荒怀里,物归原主,“给,你拿着,看着它的眼睛,真诚地向他道歉。”

荒僵硬地站在那里,看了看他的龙。他的龙原本长得有点喜庆,有的人和妖笑点低,见着了就会笑,可这会儿他再看他的龙,就从那深色的脸上看出深深的受伤来了。

他这下是真觉着有点愧疚了,尽管他也不是故意要踩人家的。他把白龙的头摆正了朝着自己的方向,就差使出当年对一目连表白时候的温柔了。

他看着龙圆溜溜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晰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

龙在他怀里动了动,因为荒没有施力禁锢,龙很轻易地就飞了起来。龙在他的头顶盘旋了一圈,好像没有在生气了。龙又转了一圈,头低下来,俯在他脸颊旁,像是要亲他一下表示他们之间友情的重归于好。

荒有点开心,他觉得一目连的提议很有效。他抬起一只手,打算抚摸下它表示回应。

“咕……”龙在他耳边打了个膈。

荒猛地将手伸起来去抓龙,龙像是早料到他这一手,已经飞到很高的地方去了。

“你!”荒生气地看着天上,“你不要以为我就不会飞了,你这个胖……”

“好了好了。”一目连从后面拍了拍荒的肩膀,“没有时间再和你们闹下去了。”

“我没有!”

“行行,都依你。”一目连又靠近了些,贴上荒的后背,踮起脚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样好了吧?我补上了。”

“不好。”荒扶着一目连的脸,扭过来一些,亲在他嘴上。

荒亲满意了,终于放开他,一目连朝后退了一步,说:“那我走了,你不要来啊。阴阳师要找你打突破的。” 

“茨木不能打吗?”

“茨木去帮隔壁寮的忙了啊。昨天晚上就和你说了……你拌龙粮根本没在听?”

“……”

“那我走了。”

荒理亏,没再敢说要和他一块儿,只是等一目连御风而去之后,站在原地,有些生气。他想起自己之前听过的一个词,觉得他们寮的式神现在就很符合那个词的定义,那个词,叫做社畜。

 

--- ---

一目连到了地方,隔着老远就看到了狗子。因为狗子飞得老高,还扑簌簌地从宽大的翅膀上掉下闪着光的毛来。只是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他看见两只大天狗飞在天上,面对面,长得都一样,这让他很为难,究竟那只才是他寮里的狗子?

他靠得近了点,又发现这不是个问题了。毕竟这两只大天狗头上都有字。一只很俗套地写着“狗子。”还有一只写着“大鹅砸。”他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鹅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但好歹他找到狗子了。

他还听见那边有两个几乎相同的声音在对话,一个是他家狗子,另一个听起来更年轻点。

“你究竟在这里做什么?”狗子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年轻的声音反问道。

“同样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好几轮了。”狗子交叉双臂看着他,“因为你不说,我就默认房子都是你刮跑的。”

一目连站在那里看他俩吵,想问一句为什么讲个话非要飞那么高才行,可他又不想大声喊,但不大声喊那边大概听不见。于是他就站着看。

“这是强盗逻辑!”

“那你倒是告诉我啊。”

“你又是来干什么的?”

“我家阴阳师受人所托,调查此处怪风缘由。”

“我、我也是……”

狗子眉头一皱,扇子一甩,一个风袭就丢了过去,“天狗一族不应该说谎的。”

他这一下太过突然,对面躲闪不及,被打个正着,吐出两口血来,眼见着就只剩下个血皮了。

一目连见势不妙,驾着龙漂浮起来,抬手扔出符咒就给对面的大天狗上了个风符·护,

“狗子,你这样突然动手不大好吧。”

“我只用了三分力,按理说……”狗子也是一惊,讲话断断续续,“我不知道他怎么……”

说着,连忙帮着一目连把这只“鹅砸”给扶着放了下来,踩着地大概能省点力。

“你还好吗?”一目连问他。

“不好。”这只少年模样的大天狗回答他,“你不会看吗?”

“那……我找我家桃花妖来给你治一下?我只会预防,不太会治的。”

“你家桃花妖几星的?”

“五星啊。”

“那还是算了吧。”对方回答,“我想回去了,我家里桃花六星的,奶的还多些。”

“这……”一目连有些为难地去看狗子,毕竟这是狗子抓住的“犯人”,还没调查清楚。

狗子叹了口气,“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吧?这次你说什么我都信的。”就是在给他台阶下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了之后头晕还没缓过劲,一目连从他表情看出来,他约莫是打算说实话了,“我过来捡御魂……”

“捡什么御魂?”

“破势,”顿了一下,少年天狗接着说道,“鸣屋雪幽魂。”

“你捡破势做什么?”一目连问他,自动无视了后面补的两个御魂名字。

他张了张嘴,刚要答,视线里就闯进一个挺拔的白色身影。

“凑两件套啊。”那个突然出现的长得超级高的男的插话道。

一目连皱了皱眉:“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

“真不是要来找你,是因为它啊!”荒伸手向上一指,大家都顺着方向抬头去看,只见天上飞着一金一银两条龙,你追我赶。

“你要它除了装样子又有什么用啊,”一目连恼道,“上午还说人家是咸鱼!”

荒一时无言。

就在这时,天色忽然变得昏暗起来,天上乌压压一片,传来乌鸦嘶哑的鸣叫,风越刮越强了。

“黑云压顶,狂风大作,村民就是这样描述的。”狗子评价道。

“不用你通知……”少年天狗尽管虚弱,还是呛声道。

一目连默念咒语,发动风神之佑,给大家都套上了护盾。

狗子看了会儿天,终于像是看出了名堂,翅膀伸展开,要飞上去了。荒就在这时候拦了他一下,把自己手里一直托着的一团东西朝上一扔,他的龙飞过来,正好衔住了,一个甩尾,空中雷光乍起,伴随着一叠一叠“绝不原谅!绝不原谅!”的和声,几只黑色的影子直直朝下坠去。

“他扔了什么上去?”少年天狗问。

“好像是两条鲤鱼……”狗子回答。

就是两条鲤鱼。一目连是知道的,那条龙平日里吃了睡睡了吃,见了能吃的就眼冒金光,可不是一下就冲上去了吗。

 那几只影子落在地上,打了个滚,又都站了起来。他们手执长矛,脸覆面具,背后还生着深色翅膀。

荒见着些妖怪,转头看了一眼狗子,又看了一眼少年天狗。“你家亲戚?”

“我根本就不认识它们!”少年天狗像是休息好了,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了。

“是你们在这作乱吧。为什么方才还要那样喊?‘绝不原谅’?”狗子问道。

“大、大哥,不是我们想喊,我们的设定就是这样的,一被打就会那样说了。”几只鸦天狗挤作一团,瑟瑟发抖,看上去很是害怕了,他们看一眼狗子,又看一眼少年天狗。

“谁是你大哥啊!说过了我根本就不认识……”

少年天狗话音未落,就见一道蓝光冲着一只鸦天狗窜了过去,一声响亮的“绝不原谅!”乍起,鸦天狗看着荒,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出他脸上写满了委屈。

大家也都去看荒。

“一下没忍住,就想试试是不是真的。”荒被抓了现行,竟也一点不慌张,还把手里的法器展示给大家看。

一目连看不下去,出声制止:“都玩够了吧?” 

大家安静了一会儿,一目连这才去向那几只鸦天狗问话。

据他们所言,近来村中的狂风确实是他们造成的,一目连又问他们原因。

“这个说来话长……”

“请尽量简短点。”

一只鸦天狗开口说道:“你们看,我们几个长得都一样。”

“嗯你们的俩大哥长得也一样。”荒指了指那两只大天狗。

“都说了我根本就不……唔!”少年天狗又要反驳,被狗子从后面按着,捂住了嘴。一对翅膀扑扇着挣扎了几下,挣不动,看起来煞是可怜。

另一只鸦天狗接着说:“我们兄弟几个经常意见不合,谁也不听谁的,我们就想啊,选一个头儿出来,大家都能服的。大家都觉得自己最厉害,最适合当这个头儿。”

“所以你们就选了个地方刮风,看谁刮跑的房子最多?”

“是啊……”一只鸦天狗承认了。

旁边另一只打了他一下,补充说,“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一开始是我们之间互相切磋。但是这方法不好,大家都容易受伤。”

“后来呢?”一目连追问。

“后来我们想了用别的方法来决胜负,比如比赛一天之内谁抓的鸟更多。”

“你们还吃这个啊?”荒偏过头去问狗子。

狗子并不是很想理他,送了他一个白眼。

“继续说。”一目连努力把话题拉回正轨。

“因为我们不吃鸟,抓回来只是比较数量,比较完了就放生,可抓的时候没控制好,常常就会把鸟抓死了,我们觉得这样不好。”

“你也知道这样不好,那还吹飞别人的房子?”狗子问道。

“嗯啊。”鸦天狗点点头,“抓了又不吃,还弄死了,这样很浪费。”

“……”

“后来呢?”一目连觉得他的努力根本就是白费。

“后来我们还想出了其他的比试方法,比如谁飞得最快、谁能发动的协战次数多,可效果都不太好,每次都有兄弟提出意见,说不服,要重新比。”

他说完之后,其他的鸦天狗也点头附和。

“就在前几天,我们正在草地上比赛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烤熟最多的蚂蚱,有一只兔子跑过来问我们在做什么。”

“一只骑着绿色大青蛙的的兔子。”一只鸦天狗补充道。

“一只萝莉样子的兔子。小小的。看起来好可爱的,她头上戴着……”另一只也补充道。

一目连摆手,“知道了,山兔是吧,不用继续描述了,我知道了,‘好可爱’。”

“哦那好吧,她真的很可爱……我们告诉她我们在比赛,还说我们比了很久也没分出胜负,她就给我们讲她以前和她的老对头孟婆是怎么比赛的。”

虽然对‘老对头孟婆’这一点存疑,大家还是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她就说既然要比,那当然要比最拿手最擅长的东西了,这样才有意义,她问我们最擅长的是什么,我们说是召唤乌鸦。她说不好,她讨厌乌鸦,乌鸦会啄她山蛙头上的草,这样山蛙就会撂下她狂奔,她问我们还会不会别的,我们就说吹风,也会的。她就让我们比吹风啊,她还说,自从她在竞速上赢了孟婆,孟婆对她就是百依百顺了,任她搓扁揉圆的。”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孟婆是山兔最好的朋友,所以后面的话也是编的。编来就是骗他们几个的。

听完之后,荒觉得这整件事情就很无聊,他说:“既然这样,那你们赶快走吧,别再来了,也别去其他地方乱吹风了。”

“可以是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啊。”

这下可怎么办呢?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了。

“这样吧。”狗子有提议了,“我想到一个办法。”

看起来他是想等着有人问他,他再接着吐露玄机,可惜没人买他的帐。

半晌沉默,他只好自己咳了一声,接着说下去,“隔壁村有个人,自称闻到一阵香气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悬崖边。你们就去救他下来吧。谁第一个把他救下来,就算赢好不好?”

“嗯!大哥主意好!”“都听大哥的。”在一片赞同声中,鸦天狗们通过了狗子的提议。

荒悄悄拉了下狗子,低声对他说:“编得这么蠢,他们竟然也信。”

“没有啊。”狗子朗声道,“不是编的,阴阳师让我处理完这边再去救人。”

“真的吗?”

“真的啊。”

“你究竟对我有什么误解啊。”狗子不满道。

一目连看着那几只跃跃欲试的鸦天狗,对他们说:“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不要再给村民们添麻烦了。”

“好的,好的。”

“给别的妖添麻烦也不行。”

“是是。”

鸦天狗们准备走了。又被一目连叫住。

“等下!你们不能把人从崖上救下来,又因为不服气,把人挂上去重新比。”

“这……不会的不会的。”

一目连还是不太放心,目送他们飞走了。

荒见事情算是解决了,就过去牵一目连的手:“那我们也回去吧。”

那只被阴阳师起名“大鹅砸”的大天狗见状,也催促道:“是的,你们快回去吧。”

“你这样,又让我觉得你很可疑了。”狗子说。

“不是啊。我都坦白说了我是来捡御魂的了。”

“在哪里捡啊?”

“不太清楚……我要是捡到了,还一直等到你们来啊?”

“那你在哪里看到这有御魂的?”

“告示上啊,这里村民贴在委派公告板上的。”

狗子想了想,觉得在理,只是他来之前没有仔细看,也没有去问阴阳师这次任务的报酬是什么。

“那个应该是村民给的吧。”狗子说,“是任务报酬,不是捡的。”

“是这样吗?那是我弄错了吧。”少年天狗这次意外坦率了起来。

“嗯,去找村长问下吧。”说完,狗子就转向一目连,问他,“连连,你去下?”

“你不去吗?”

“我……”狗子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荒瞪了一眼,“那是你叫的?”

“为什么不能啊。”狗子抬手一指,指的就是一目连头上的字,“阴阳师起的啊,你们不都一口一个狗子的叫我呢?”

“哦。”荒冷漠地应了一声,往自己头上也指了一下,“那你记得以后都叫我荒总。”

“不可能!”

一目连赶紧伸手隔开他俩:“我去就是了,并不想知道是为什么。村长家在哪里?”

少年天狗说他知道。一目连就跟着他走了,走到一半发现荒和狗子也跟上来了。

“您二位已经解决完了?”一目连问他俩。

“没有。”荒回答他。

“那打算怎么办了?”

“不怎么办。”

“……”

 

他们几只妖按照少年天狗引的路,走到村长家门口。

“这是村长家?”狗子看着眼前用树枝撑起布料建成的简陋帐篷,问。

“原本是啊。”少年天狗回答,“房子都被掀飞了,其他村民怕再刮更大的风,连人一起被吹走,都去其他地方暂住了,只有村长还在。”

帐篷太小,不允许他们几只成人体形的妖都钻进去,那么按照计划,就是一目连去交涉。

一目连进了帐篷,他们就在门口等着。约过一刻钟,一目连出来了。

荒本来一直靠着一棵被吹飞了树冠的枯树闭目休息,一目连一出来,他就迎上去问:“这下总可以回去了吧?”

“嗯,都讲清楚了。”一目连点点头,“我和他说如果还有怪事发生,再去找阴阳师就好。”他把手摊开,“这是村长给的谢礼。”

大家围过去看。有几个颜色不同的御魂,还有两万多的金币。

“金币就你们拿着吧。”少年天狗说。

“说的好像本来打算给你一样。”狗子瞥了他一眼。

大家又定睛去看那几个御魂,有一个金色带闪光特效的破势,还有两个金色没有闪光的鸣屋,一个金色带闪的雪幽魂,一个紫色的雪幽魂。不翻到背面是看不到属性的。

少年天狗伸手就要去拿,被狗子给半道截住了。

“你干什么?”

“我就是来拿破……御魂的啊。”少年天狗说,“就这样空手回去岂不是白跑一趟。

“可你有任何实质性的贡献吗?”

“没有吗?是谁带你们到村长这来的。”少年天狗据理力争,“而且……而且你还打了我。”

此话一出,不知为何气氛变得有点奇怪。

荒觉得虽然寮里很穷,针女都只有一套公用,谁出门谁带,但脸还是要要的,毕竟是狗子先动手的。

“狗子,你要破势做什么啊?”荒试图委婉地劝他把御魂给对方。

“自然是凑两件套啊。”狗子回答了,语气透出一种理所当然,仿佛这种问题根本不应该问。

“有道理。”荒被说服了,“我竟然也会犯这种错误,太不应该了。”

一目连看他这样子就生气,拽他衣袖,“你这也信?他一直带着俩心眼,还要破势作什么?”

狗子:“我不能换爆伤吗?”

大家都知道,寮里很穷,不可能给针女式神换爆伤。不过,倒是有个式神一直在猜拳。

“那茨……”

一目连刚开口,就被个意想不到的声音盖了过去,少年天狗忽然插话:“不是!没有!”

“啊?又关你什么事了?”荒像是被吵到了,皱了皱眉。

少年天狗噤声了。

沉默的空气在几只妖之间蔓延。

第一个动作的是荒,他从一目连手里拿起那枚破势,递到了少年天狗的面前。

“拿着回去吧。”荒说。

少年天狗接过御魂,站在那里,看着旁边几个别家式神,磨叽了一会儿,像是想说谢谢,可是一想到荒刚才还凶过他,又不是很愿意了。最后他朝他们点头示意,动作看起来比外表要老成。

他张开翅膀飞走了。

荒拿起一目连手里剩下的御魂,递给了自己寮的大天狗。

“你拿着。”

狗子接了过去,又问,“就不能你拿着吗?”

“不能。”荒边说,边用左手揽上了一目连的腰。

狗子瞪了他一眼,没说话,也拍拍翅膀,飞起来了。看方向是要回去。

荒和一目连在原地腻歪了一会儿。

一目连问他:“那个破势你就那么给他了?狗子不是想要吗?”

“那个啊。反正没什么用的。”荒抬起手理了理自己的刘海, “五千金币嘛,小事情。”

一目连有些无奈,望了望天:“你早就知道吧?”

“那是当然。”荒看起来还有点得意。

他俩也打算回去了,一目连的龙一直乖乖地待在他身边,可荒的龙又不见了。

“不要管了吧。你说的对,反正也没什么用。”荒说。

“你鲤鱼呢?”一目连想起荒刚才用过的那招。

“那个一天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就不管用了啊。”荒回答道,“那个又不能真吃……等明天它忘了这回事,我再试试吧。”

“我一直觉得你这点挺奇怪的,明明每次拌粮和喂它都很积极,为什么态度那么差啊,你还是在乎它的吧?”

“我没不在乎他……是它先对我态度差的!”

这种类似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一目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虽然荒嘴上说不管,他们还是在这找了一会儿龙。不过最后把白龙带回来的,还是一目连的龙。

 

--- ---

狗子进了院门,就看到茨木坐在樱树下面,山兔在那折腾他,爬到他肩上想抓他的角。

茨木见了他,猛地就站起来,山兔始料未及,手脚并用在茨木身上抓,不仅什么也没攀住,还被茨木的铠甲扎了手,滚了一圈摔到地下。她站起来,觉得全身都疼。她气得不行,边跑去找惠比寿爷爷,边在心里盘算之后要怎么报复这两只妖。

“欢迎回来。”茨木走到他面前,笑了。

“嗯。”狗子把御魂从袖子里掏出来,从里面捡出来那枚雪幽魂,茨木很配合地摊开手去接。

“你把这个拿去给雪女吧。”狗子说,“你前两天做饭的时候,借她的发夹用,结果弄丢,惹她生气了不是?”

茨木去了。雪女接了,说,自己根本不用雪幽魂,这个防御二号位也完全没用;不过,亮晶晶,真好看,谢谢。说着,就把那枚御魂别在了头发上的绒球后面。


突如其来的END


******************

作者的话:下一篇再写这种东西我就去吃屎!


评论(18)

热度(92)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