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ff14架空】龙骑士与学者的冒险笔记

一万年以前的废稿。放着存个档了。垃圾口水文,第一章都没写完,当然也不会有后续。


主要人设:

中村悠一:猫魅族(逐日之民)与人族(中原之民)的混血,没有猫耳和猫尾,但保留了一些猫魅族的特征与习性。龙骑士。

杉田智和:人族(中原之民)。学者,炼金术师。出身于秘术师世家。

Mafia梶田(梶田隆基):人族(是中原之民却看起来像鲁加族一样高大……)。很想学习白魔法却无论如何没有天赋的黑魔法师。

安元洋贵:人族(高地之民)。骑士,老好人,小队的协调(bao)者(mu)。

标准的1T1奶2DPS小队。


第一章

最近市场上的蝾螈肝由于投机商人的垄断行为,价格一路狂奔而上,而这种材料又是最近忙于蝾螈肝炼金实验的杉田智和所大量需要的消耗品。

杉田智和出身于秘术师世家。虽然家族中多是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究,又或是些整日奔波在外冒险的大召唤师,但多少还是有倾心于功禄的成员,作为家族的外交代表整日向外散发贵族气质。杉田家作为名门,具有悠久的历史与光耀的名声,尽管比不得那些该死的投机商人有钱,但可以说杉田智和的家境是相当优越的。

所以其实无论蝾螈肝涨价涨的再高,杉田也可以不眨眼地想买多少买多少。可是杉田与世无争的标准学者性格在这时候偏偏就会倔起来,无法认同这种破坏市场规则的行为,而且如若杉田连买几十箱,即使他不太好意思承认,也的的确确会进一步助长这种抬价。

再怎么说也是经验丰富的学者,摩杜纳野外的几只骏鹰不至于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这点自信杉田还是有的。只可惜杉田对于召唤学实在是研究颇少,打起怪来攻击力是相当的低,攻击型的召唤兽又最多只能召唤出绿宝石兽来。他只好又给自己陆行鸟搭档直司喂了基萨尔野菜好让它帮自己打怪。

可即使如此,让杉田去打泥沼蝾螈,他还是感觉很累。那些体形庞大的蜥蜴的确几乎没法伤害到他,可他每次攻击对方,也只能让对方收到一点损伤。这种累,是心累……

花了半天时间,好不容易收集够了一周份的蝾螈肝,杉田揉了揉自己举魔导书时间过长而有些发疼的手腕。

“辛苦了。”杉田将绿宝石兽抱进怀里并道谢。荧光蓝色的小小的召唤兽轻轻咕哝了一声,用头去蹭他的手心。

杉田开始活化体内的以太,准备传送回利姆萨·罗敏萨,这个时候撇见了崖边蕴含着火系偏属性水晶的石柱,放佛中心包裹着熔岩一般,从分布在石柱上的一些裂口可以看见其中状似流动的橙黄光泽。

虽然他很想顺便采集一下水晶,可是他没有携带必要的工具灵壶,只能站在石柱边研究了一会儿构造。正当他调转身体想往回走的时候,身上传来强大的拉力将他往一侧拉,那种坚韧却又滑腻的触感杉田隔着外套就能感觉出来了,恶心的夜蟾蜍。杉田尽力稳住重心,还是无法抵抗那强大的力量,脚下一歪,直朝着悬崖下方坠了下去。

杉田开始了第无数次的感慨自己当年向梶田讨教了瞬间咏唱是多么的正确,免去了他每次在危机时进行召唤都要掏出鹅毛笔来将书页上的魔纹重新描绘一遍。

处在高空失重状态的杉田却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镇定异常。他抽出腰间的魔导书来随手翻了一下,迦楼罗之灵从空中跃出,扇动翅膀利用风神之力改变风压,使杉田的下坠减速,最后以不至伤的速度落到谷底。虽然他的迦楼罗之灵没法使用攻击技能,但这种救命的用法也是很关键的。杉田又一次地在心里为自己不修习召唤师能力的事实开脱。

杉田站起来拍了拍外套上的灰,还好附近的其他两栖动物没有发现他,他可不想再和这些没有大脑的怪物纠缠下去了。他向后退了一步,好避开对方的视线,鞋跟却撞上了什么东西。

杉田回头去看,落入眼中的是一副铠甲——为了战斗时也能够敏捷地活动,铠甲的主体部分由坚韧的皮革制成,辅以加固及增加防御效果的金属,手铠与胫甲工序复杂,金属运用的比例更高,都有向外延伸的利刃用以近战防身。肩铠上突出的尖刺与仿照龙族的头颅制成的头盔一起,增加了防御力与威慑性。铠甲制作精良,整体是墨黑的颜色却散发着幽蓝莹润的光泽,恰当地分布在全身的金属的装饰使铠甲看起来更加威严。典型的龙骑士高阶战铠。

又是一个死透了的冒险者,杉田叹了口气,又察觉到不对来。按理说身着一身这样装备的龙骑士,是没有理由死在区区几个小怪手下的。

出于医者的天性,杉田蹲下身来,观察了一下龙骑士的情况。从体型来看不会是鲁加族或者精灵族,从身形和战铠的设计来看应该是男性。铠甲虽然遍布着一些由战斗造成的磨损,但没有严重的破损。至于有没有受伤,还是要脱掉铠甲才能清楚的查看。

首先还是应该先确认一下是否还有生命的迹象吧。杉田轻轻摘下龙骑士的头盔,黑色的短发柔软,立刻散落开来,没有猫耳。排除了是猫魅族的可能性之后,杉田确定这个人是和他一样的人族了。双眼紧闭的人有超出预料的帅气面容与姣好的五官。

真不靠谱。杉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摇了摇头赶走所有不合时宜的念头。

他抬起胳膊,试图试探一下是否还有脉搏跳动。正当手指要贴上对方颈部的时候,他的手腕忽然被握住了。

“疼疼疼!”杉田连忙缩回手去,桎梏着他的力量这才小了点,但对方还是没松手。

“至于吗?”龙骑士眉头颦起,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被质问了的杉田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他将挂在腰间的魔导书给对方看了看,又揪了一下自己外套的前襟,“看了还不知道?”

“学者。”龙骑士这才收回手,眨了眨眼睛。“好吧,谢谢。”

听到这句话的杉田刚觉得稍微舒坦了一点,就听对方继续说道,“虽然没起上半点作用。”

“……”杉田被噎得说不出话,这时候才注意到,对方的眼瞳比一般的人族要略大一点,浅金色的虹膜,还有标志性的细长瞳孔。猫魅族逐日之民才会有的特征。

“你在看什么?”,龙骑的眼睛眯了起来,“没有其他事了的话就走吧,学者。”

虽然很想白眼他,但是看在颜的份上,杉田决定不和他计较了。

杉田摸出魔导书,拿出羽毛笔,开始不紧不慢地召唤起黄宝石兽。忽然间一只骏鹰卷着疾风,猛扑上来,直往杉田的帽子上扎过去。

龙骑士一脚挑起地上的长枪,握在手里朝着骏鹰刺了过去,骏鹰发出一声尖啸,翅膀紊乱地拍打了几下,就坠到了地上。

“啊……”体验到攻击力差距的杉田只好乖乖道谢,“谢谢你救我。”

“救?”杉田不知道为什么龙骑士还是那副眉头颦起、不太开心的表情。“就算是被骏鹰琢了三十回你也不会死吧。”

但帮助了自己明明是事实。为什么一定要补上点听起来这么毒舌的句子?杉田腹诽着,就见那边原本抓着长枪站得笔直的龙骑士忽然倾下身,剧烈地咳嗽起来。每咳一下,身体也会跟着颤抖。

“喂,你没事吧,看起来很不妙啊。”杉田连忙靠近龙骑士,扶着他。

“没事。”过了一阵,咳嗽总算平息下来。龙骑士不动声色的脱离了杉田的搀扶。

但是杉田明明在对方包覆着手心的皮革上看见了殷红的颜色。

“你是吐血了吧?是吐血了吧?”杉田着急的问,“堵上学者的尊严我一定没看错。”

在杉田的料想中,龙骑士定会像刚才那样一副不耐的样子,说:“和你没关系。”

但对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可能是因为刚刚才经过了猛烈的咳嗽,才没有力气继续讲点话来呛人。而且这个眼神也就因此带上了些许虚弱的意味,看在杉田眼里,却又无端带上了些更柔软的成分。

杉田活化体内的以太对龙骑士连施了生命净化术与生命活性法,接着就问,“感觉好点没?”

龙骑士思忖了一下,回答,“好像是,等等让我再感受一下……”

杉田就站在他边上等着。

“嗯。”过了一会儿龙骑士哼了一声,“还是不太好啊。”

自己作为学者的招牌技能没什么效果,通常来说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杉田就是选择了相信这位素昧平生的冒险者。

“这不行。”杉田端详了一番龙骑士的脸色,“你还是应该接受更仔细的检查。”

“我会考虑的。”龙骑士答应了,可完全是敷衍的语气。

“不如跟我回去怎么样。”放佛没听见对方的答话,杉田继续说道,“我家有更完善的仪器可以利用。”

龙骑士不习惯于这种显然过于热心的帮助,虽然心里有点感动,可就是会下产生些抵触,觉得这样无偿的热情一定多少隐藏着些阴谋。

“诶。伤患一旦经手,一定要彻底治愈才能罢休,这是职业道德呢?还是某种强迫症呢?”学者又在自说自话了,这次边说着,身体也跟着动作了起来。

他伸手去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在龙骑士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转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失重。混沌的虚空,失灵的五感,虽然只是刹那的时间,他还是……

“呕……”龙骑士一手捂住胃部,一手扶上了正好出现在左手边的柱子。

“对不起对不起。”抬眼看见的就是带着学士帽和金丝边眼镜的学者一脸歉意的向他摆手,“我不知道你醉以太的。我扶你去休息室。”

说完就连忙扶着向另一个房间的门走去。

龙骑士回头环顾了一下这个空间。

室内。看样子就是学者所说的“他家”了。

空间宽敞,房顶也很高,水晶吊灯柔和的光线将室内典雅的装潢染上暖黄的色调。房间中央放置的是迷你的以太水晶,两侧有通向二楼的楼梯。应该是大厅。

 “醉以太也是很久都没有过得体验了。”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的龙骑士说,“刚出来冒险的时候确实是这样,但是后来传送多了也就渐渐好了。毕竟只靠自己的双腿和坐骑的话实在是有诸多不便,尤其是在和大家一起的时候。”


评论(7)

热度(7)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