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4

Chapter 04

  在Hannibal的坚持下,Will放弃了和他各自开车去医院的想法,坐进了Hannibal那辆光鲜亮丽的黑色宾利里。

  为Will做诊疗的医师是Hannibal提前预约好的,据他说是他大学时期认识的朋友,Dr.Sutcliff(天知道Hannibal到底有多少各种各样的朋友)。

  “所以说,你就那么肯定今天我会跟着你去医院吗?”在他们一起走进医生的办公室之前,Will问着Hannibal。

  “我知道你会的。”Hannibal气定神闲地回答他。

  在Dr.Sutcliff的办公室很宽敞,有着奇妙融合了超现实主义与古典主义的装横,墙上挂着几幅油画。Will在向医生描述了病情和开始的时间之后,去做了CT检查。他在身体被送进CT仪的内部时感到不适,白色的窄小空间让他产生一些联想,让他产生恐慌,感到胸闷,尽管他在之后什么也没有提。

  

  “右脑发炎。”Dr.Sutcliff用他眼镜的镜架腿指向电脑屏幕,向Will和Hannibal解释上面呈现的脑部CT图像,“这是抗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脑炎,自身免疫性脑炎的一种。一般认为,这种炎症是和癌症直接相关的,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在你身上检测出癌变的迹象,当然我会建议你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来确定是否患有小细胞癌或体液癌,但我认为你患癌症的几率不大。”

  Will和Hannibal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种脑炎比较罕见,在症状发生的初期患者很有可能被诊断为单纯的精神疾病,等到严重时,由于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效的针对性药物,很可能会导致痴呆等永久性精神系统损伤,甚至死亡。但是你,由于发现的比较早,所以在进行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之后基本可以痊愈。”

  Dr.Sutcliff转过身来看着他们,笑了笑:“感谢上帝。”

  

  在Will进行了注射治疗,领了需要的药品之后,他们离开了医院。

  “谢谢你,Hannibal。”Will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盯着Hannibal叠放在西装上衣口袋里的丝绸手帕看。他确实尝试了在向Hannibal表达谢意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因为他想尽力表达出真诚的情绪,但他越是这样想着,越是感到这种分明很简单的动作使他紧张与羞怯。

  “没关系。因为你是我的朋友,Will。”在Hannibal朝Will微笑的时候,Will的脑子里还在纠缠于“我连道谢都做的很差劲”与“他是如此敏锐所以应该明白我是真诚的吧”的想法之间。但当他听到“朋友”这个词从Hannibal薄削的嘴唇间被吐出来的时候,他感到了一点难以言说的焦躁,Will觉得它就像一张膜,透明而不透气,朝他盖过来,把他裹住,让他难以呼吸。可这分明是个美好又温和的词。

  “我想我该做些什么来感谢你。”Will说。他不知道自己回应的如此迅速是否是为了从“朋友”带给他的那一点怪异中平复他的感觉。

  “你觉得今天的早饭怎么样?”在沉默了一小会儿后,Hannibal突然问道。

  “啊……很好吃。”尽管Will不明白Hannibal这个听起来和他们之前的对话毫无关系的问题的用意,他还是如实地回答了对方。

  “你可以到我那里去。我们可以谈谈之前说起的,我需要你的画的事情,我也会为你准备晚餐。”Hannibal为Will那有些摸不清楚状况的表情而在心底发笑,“你生病了,难道就不能给自己放一天假吗,Will?而且我想我可以告诉你,在有一个长年的艺术品经纪人生涯后,任谁都会发展出收藏家的口味与兴趣。一些现当代作品我不能保证,不过我想,你是喜欢Raphael的。 ”

  “Raphael!你有Raphael?”Will的眼睛因为对艺术的钟爱与对大师的憧憬而闪光,提高的音量念出那个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画师的名字。

  “不要告诉太多人。”Hannibal半玩笑地说。

  “我没有什么可以告诉的人。”Will认真地回答了他的玩笑。

  

  

-------------

  Hannibal的房子从正面看上去,有三层,而每一层有三块分割均匀的空间,门廊的构造也运用着规则的几何形,房子的造型规整对称而古典。因为经年累月的自然侵蚀砖墙显出有些斑驳的色彩,枣红色的屋顶,同色的木质窗框将几扇窗沿不高的窗户玻璃分割成均匀的小块。

  Will跟着Hannibal进了客厅。客厅的地上铺着两张古典欧式地毯,上面放着沙发与实木办公桌;靠着墙壁分散放一些样式相同、宽度不一的方形木质书柜;靠近门口的地上与书柜上方摆放着工艺品;当然了,还有墙壁上挂着的不少风格各异的画作。Hannibal的房子真的很大。Will站在他那宽敞的、房顶高悬的客厅里时忍不住问:“你一个人住吗?”

    “是的。”

  “你没有助手吗?”

  “她完全沉浸在浪漫的幻想之中,最后追随自己的心愿去了英国。”

  “让人遗憾。”Will看着墙壁上的肖像画评论道,放慢的语调,口气多少听起来有点敷衍。

  Hannibal轻轻地哼笑了一下:“但是无法批评。艺术系的女子,天性大多浪漫随性。不过没有这点恐怕也不会是个出色的艺术女性。”

  “Alana不是这样。”

  “所以她没能成为一个艺术家,而是成为了一个画廊经纪人。最出色的艺术家大多精神不是很正常。”

  “你是在这样评价我吗?”Will转过头去看着Hannibal。

  “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还算正常——除却有些艾斯伯格综合症和孤独症的表现。”

  “我并不觉得你有很强烈的社交障碍,你更多的是向外表现出了你的内向人格,但并没有拒绝来自其他人的主动交流。”

  “那是因为我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不要再分析我了,Hannibal,你是个艺术品经纪人经纪人,不是一个心理医生。”

  “……也不是一个美术评论员。”Will有些躁动的发言对Hannibal的情绪没有什么影响。

  真是好记性啊,Mr.Lecter。Will想着。“那么,我们可以谈谈正事。你的那个客户,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画?”Will坐在长沙发的一端,外套没有在进门的时候被挂上衣帽架,而是被放在了手边。

  “风景画。他的员工们抗议了原先挂在走廊上的那些圣母像。”

  “很好,风景画。”Will重复了一遍。

  “比较理想的是,画面有沉静感,并具有潜藏的生命力。”

  “你知道的,我通常不接受约画。”Will这样说完,又补充道,“我并不是……并不是不可以画,但是我不能够在我自己没有想法,或者说,灵感的时候,画出我满意的东西,因为它们将缺少一些东西——我没有办法通过它们去传达我的感情,这样的画对我而言是不完整的。我不会将自己的不完整造物拿出来,展示给这个世界。”

  “不,Will。”Hannibal没有打断Will的独白,而是等对方结束之后才进行解释:“我不是在要求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向你要求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我尝试去传达的意思是,你可以在你的画里挑出几幅你觉得可以,或者部分可以符合那样的主题的,那是‘理想状态’。如果你回答说‘不’,你可以把随便你愿意拿出来的风景画给我。如果他不想要,也就这样结束了。”

  不会被要求做不愿意的事情。在听到这句话之后Will的情绪很快便缓和下来,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由这几个词拼成的短短的句子所能给予他的安慰是那样与众不同,其中有他长久以来期冀的东西。“好。”他同意了。

  他感到安全,心情变得轻松与愉快了许多,这时候他能够想起来那些他喜欢的、让他开心的东西来了。“你说你有值得我看一看的画。”Will对Hannibal说,他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了笑容,“Raphael,或者其他人,你认为——值得的。”

  

  Hannibal有Raphael的画。他真的有。那是一张中幅油画,在湖边,穿着长袍的男人们聚集在一起,充满渴求而又面带敬畏地凝视着一位带领羊群的白袍先知,询问指示、聆听预言。*有着Raphael一贯的典雅和谐的风格,秀美温柔的笔法,画面庄严神圣,却又满溢细腻的感情,那是文艺复兴大师对普民现世生活的褒扬。Will凝神看着那张画,近距离观摩真迹的震撼是多少次精细地研究、分析复制品都无法相比的。Will可以从画的笔触、从色彩的流动、从经过百年仍不竭涌动而出的感情中窥见画师的一举一动,感受那炽热的灵魂。

  “《年轻传道士的头像》(Head of an Apostle)在伦敦被‘电话出价的匿名者’以近3000万英镑购得,打破了任何纸画的拍卖纪录,那还是只是一张Raphael的素描。”浸透全身的专注之情渐渐退去之后,Will回头看着Hannibal说道。

  “并不是所有杰作的转交都是通过交易来进行、并不是所有交易的都要通过金钱,我亲爱的Will。”

  

  下午的时间他们在Hannibal的藏画之中度过了。他们进行的讨论的并不太多,沉静的空白不时出现,调和着这段赏画的时间,让他们都感到舒适。直到Hannibal表示他要离开Will去为他们两个准备晚餐,这会花一些时间,Will可以在这段时间里继续看他的画,或者做其他一些他想做的事情。

  

  装进盘中的新鲜蔬菜、盛于高脚杯中的葡萄酒已经被放在了餐厅的长桌上。坐在桌边的Will在Hannibal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走进来的时候有些局促地直了直身板。

  “受Auguste Escoffier启发,今晚我们将享用纸包小羊舌。”将乘着菜肴的瓷盘放在Will面前的金属托盘里,Hannibal说明了今晚的主菜。“配有蘑菇酱与平菇。由我亲自挑选。”

  Will喝了一小口红酒,切下一小块被烹制成诱人金红色的罕见食材放进嘴里。轻轻的哼声与翘起的嘴角明白的显示出他对食物的满意,比能预想到的更美味。

  他们的晚餐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们将食物切成小块、细致的咀嚼与品位、在进食的间隔闲聊。然后Hannibal请Will帮他准备甜点,他们一起品尝它——搭配诺顿葡萄的果冻,一边悠闲地饮酌红酒。

  在他们即将结束晚餐的时候,外面开始下起雨来。十月的雷雨来势凶猛,雨水敲打着窗玻璃发出不间断的沙沙声,伴着时而轰鸣的雷声,促使人类滋生懒散的情绪。

  “我会建议你留下来,Will。”在他们清理完厨房和餐厅之后,Hannibal向Will发出了留宿的邀请,“外面在下雷雨,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停。我和你都喝了一些酒,最好不要轻易尝试连续开一个半小时的车。”

  Will没有回答他。

  “留下来吧,Will。我想你给你的狗们留下了足够的食物。”

  “好吧。”Will懒懒地回答道。他已经尝试着说服自己了。离开这个规整、古典、格调高雅、有着恰到好处的深沉与阴郁的房子了,这和主人简直如出一辙般的房子。回自己在郊外的小屋去。他对自己这样说了几遍,但还是没能成功。

  毕竟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多长时间呢?Will不会记的清楚——他终于又能获得舒适与放松的满足感了。尽管今天上午的时候才刚刚被检测出得了脑炎,他并不觉得太难过。

  

  他们回到了客厅。Will注意到那些平放在画案上,被透明的硫酸纸覆盖着的素描画。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Will轻轻揭开一张素描画上的硫酸纸,那上面细致的画着一幢建筑。

  “是很早期的了。”Hannibal走到Will的身侧和他站在一起,用手指了指那幅画,“那是我小时候在巴黎上的寄宿学校。”

  线条工整,铅笔上色均匀饱满,阴影协调,没有画背景,没有太多立体感。这幢建筑被画在白色的素描纸上显得简洁而突出。

  有点像……小孩子会画出来的理想型风格。Will在心里偷偷地想。

  Will小心地移开了这张画。被叠放在这张素描下面的画描绘了一位裸体女子行走中的背影,臀部丰满而略有些松弛,身体线条圆润,光影柔和。

  如果以常人的水平来衡量,Hannibal已经是位不错的画家了。但是以画家的水平来衡量,Hannibal就并不是那么优秀了。

  “你是打算嘲笑我吗,Will?”Hannibal发现了Will脸上浮起的浅浅笑意。

  “不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Will停止了翻看Hannibal的作品。“每个人的专业是不一样的,我明白这点。就像我没办法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种各样的画家与买主之间,但是你能,Hannibal,让每个人都心满意足。”

  “或许你可以用你的‘专业’给我一些帮助。”Hannibal从那叠画中找了一张未完成的出来,然后他从画案边走开,从别处又搬了一把椅子回来和原先那把并排放在画案后面,“我想我们可以坐在这里,你能够给我一些关于素描指导,或者你也可以帮我完成它,如果你乐意。”

  他们用小刀削尖硬度不同的铅笔,Will会告诉Hannibal自己在绘画的实践中找到的一些小诀窍,他们会一起修改那些Hannibal不太满意却不准确知道应该怎样修正的部分。画家和艺术品经纪人在下雨的夜晚坐在一起,分享共同的爱好,交换具有差异魅力的审美意识与闪烁着创造力花火的灵感。直到画家开始频繁眨着因为打哈欠而泛起水光的眼睛,更多的时候是在听着Hannibal讲故事而不是在指导他画画。

  “你困了,Will。”Hannibal开始收拾画具,“去睡吧,我带你去卧室。”

  Hannibal带着Will去了位于二楼主卧旁的客卧:“平时不常有人在我这里留宿,不过我还是会定期清理所有的房间和物品,这里大概还没有积上太多灰尘。”

  “真的……谢谢。”Will站在房间门口看了看整洁的房间,又转过头去看了看Hannibal。

  “不客气。晚安,Will。”

  

  Will睡着了。

  他开始做梦。

  七年前发生的那一切,他想忘记,但是却不能。他承认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十分强烈,也是他停止继续为FBI工作的原因,但他并没有料到那会给他带来如此长久的阴影,让这一切时不时在梦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让他反复经受精神的痛苦折磨。

  在梦中他成为了那个杀手。他找寻那些可爱的女孩子,将他们引诱到树林中,划开他们白皙嫩滑的皮肤,掐碎他们柔软细嫩的脖子,将她们挂到巨大的鹿角上,鲜血顺着被那些粗壮尖锐的角刺穿的伤口流下来,流下来,在地上汇成一片水洼。一只黑色的牧鹿一直跟在他身边,毫无反应地看他将这些女孩开膛破肚,像展示战利品一样将女孩的身体挂上鹿角。

  愉悦与兴奋注满他的身体,他对自己小兔子般乖巧漂亮的女儿伸出手去。

  不不不。Will挣扎着。不不不。是我救了她的,我救了她而不是杀了她!但是那狂喜的欲望无视他的挣扎,向着女孩伸出去的手环在了她的脖颈上。如此纤细柔软的颈项,如此脆弱易碎的生命,只要他稍用点力掐下去,或者向旁边一扭,就结束了,一切就结束了。

  不不不。不要。Will想停下他的动作,想闭上眼睛,想大喊,但是他一样也做不到。那只鹿在盯着他看,一直盯着他看,唤起他内心所有隐秘嗜血邪恶的念头,让他一样也做不到。

  

  直到有一只手搁在他的肩膀上,使劲地摇晃起他的身体,他听见有人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叫他醒过来,对,醒过来,醒过来……

  “啊……”Will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感到窒息,喉咙中只能发出干哑的呻吟声。

  “深呼吸,Will,深呼吸。”穿着丝质睡衣,散着金发的Hannibal站在床边倾身,抓着Will的肩膀用平稳安定的声音引导他。

  Will顺从地跟随着Hannibal的引导,很快便恢复了对于周边现实世界的感知力,他感到浑身冰凉又湿漉漉的,显然刚刚在睡梦中他一直在冒汗。

  “你做噩梦了。”见他已经恢复了平静,Hannibal坐在了床沿上。

  “是的,太糟了。”他揪了一下自己潮湿粘黏的卷发,揉搓几下自己的脸颊。

  “我知道的。我在隔壁听见你挣扎着碰响了床头柜,听见你嘶吼着一些东西——那声音听起来真的很痛苦。”

  “我真是——太抱歉了。”

  “不不,Will,你没有可以抱歉的地方。”Hannibal阻止了他的道歉,“你还记得你生病了吗?脑炎会搅乱一个人的思维,它可不会分辨你是否醒着。我甚至庆幸在你难受的时候我正好在你身边,我可以帮得到你。”

  “或许你可以对我说点什么。”Hannibal专注的看着他的眼睛,“你可以对我讲讲你的噩梦。有一些特定的事情之所以让人感到恐惧与无法释怀,一部分原因就是人们只把它埋在自己的心里,没有其他任何人帮他们去分担,这时候人们会越发察觉到自己的脆弱无助。”

  “那是因为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能真的帮到什么。”Will有些无力地说。

  “你低估了一个人的感情能对另一个人造成的影响。”Hannibal仍在尝试说服他,“你总得试着去相信什么人。”

  Will深深地呼吸,直到每一个肺泡被空气充满,再慢慢地将气流挤压出去。或许他真的该努力试试看。

  “我从大学毕业之后,没有什么名气,当然那就意味着,我很穷。”Will盯着他的手指为他的讲述开了头。“因为细致的画风与准确的再现能力,我在FBI兼职做模拟画像师,就是听取被害人或目击证人对嫌疑犯外貌的描述,进而画出嫌疑犯头像的工作。七年前,出现了一名精神变态的连续杀人犯,他连续虐杀了八个幼女,理由是——如果他不杀害那些和他的宝贝女儿极度相似的女孩,他就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Will讲到这里,稍微暂停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FBI确定了嫌疑对象,前往其家中进行了抓捕。在被关押于犯罪精神病院的期间,他在某个人的协助下越狱了,之后又在其帮助下找到了女儿的所在地址,企图杀害自己的女儿。而当时我正因为对这起案件的耿耿于怀,希望可以协助FBI重新抓到他,而准备再去找他的女儿谈一谈。我通过窗户看见他掐着女孩脖子的时候,正好站在房间外面……在我阻止他的时候他攻击了我,他用房间里的水果刀捅了我。”Will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腹部。

  “之后我就辞去了在FBI的工作。”

  一向只看着由线条与色彩构建的光怪陆离世界、用画笔构建自己的世界的画家。残忍精神变态杀人犯。被水果刀捅刺而留在腹部的伤口。没有人可以责怪Will为此而产生逃避的念头,责怪他在夜晚的噩梦。Hannibal伸过臂膀将Will轻柔地圈进他怀里,抬起一只手搭上Will的头,修长的手指轻缓地梳理了几下他的卷发,给予他温柔无声的抚慰。

  一会儿之后Hannibal松开他,对他轻声说:“去洗个澡吧,Will,而我会为你准备一点热可可。”

  Will就这样看着Hannibal从床上站起来,步伐平稳的走到卧室门口时,回头对他安抚性的笑了一下。

  Hannibal眼睛的褐色虹膜在卧室的暖色光之下又泛出暗红的色调,Will觉得那就像是干涸在深色布料上的血渍,抹不去、洗不净,靠近的话可以嗅到让人颤栗的血腥味。Will打了一个寒颤,那就像是——就好像是——他梦里出现的那头黑色牧鹿。

  这一定还是那个脑炎的影响,是那个可怖的梦的影响。他使劲摇了摇头。

  Hannibal真的对他很好,Will想,好到有点不可思议的程度了。或许在Hannibal圆滑优雅的表面之下他确实是这样一个真心实意的人,是的吗?

  Will感到疑惑,感觉他的头又开始慢慢疼了起来。

  

  *应该说是……大致描绘了一下拉斐尔作于1515 年的《捕鱼的神迹》(The Miraculous Draught of Fishes)。资料上说,捕鱼神迹是悬挂在罗马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的挂毯的手绘设计图,主要展示的是新约中耶稣基督召唤圣彼得加入他的事业的那一刻,它现在一定是被珍藏在某所博物馆里……所以我只是看着那个画胡说了一通而已……拉斐尔先生,还有某博物馆,请原谅我吧Q_Q。至于那个《年轻传道士的头像》(Head of an Apostle)的事情是真的,有新闻的啦!(够了噜

评论(4)

热度(10)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