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3

Chapter 03

  Will Graham又遇见了Hannibal Lecter,在他任教的大学的校门口。

  Will不知道Abigail是否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和她的不同任课教师讨论艺术问题的学生,他希望是的,因为如果这样的话Abigail在每次他的课程结束后都会拦下他向他提出问题的行为,就是在获取来自不同艺术家的见解来拓宽自己的视野,而不是对他存有原因不明的执着了。

  不过在几次交谈之后,Will Graham必须得承认,他还是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的。她有她的其他同学所不具备的气质,鹿一般清澈纯粹的大眼睛、光洁的额头、白皙纤细的脖颈,她是那么的率真!当她抬着头和Will讨论一些画作或一些概念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执着与认真,对艺术的热爱,那种单纯让Will想起一些人,想起还在美院时的自己。

  Will和Abigail一起走到了校门口,这种熟悉感甚至让Will在察觉到Abigail在向自己挥手道别后坐上了一辆洁净发亮的、外观完美的黑色宾利雅致轿车之后感觉到一些失落。

  一个不太成功的穷机修工,在看到自己儿子来自美术学院的通知书之后真的很生气,把他的儿子暴揍了一顿并勒令其留下,结果儿子离家出走用贷款支付美术学院昂贵的学费,接着各种各样的活来偿还贷款与维持生计,最后成为一名成功的画家。

  啊……这种励志的、恶心的故事在十几年之后的现在更加不会发生了吧。再没有什么穷人家的孩子在大学读人文学科,拼了命地追求没有承诺的事物了吧。

  Will感到厌烦,有来由,却又辨析不清楚,但他知道其中的大部分是向着自己的。

Will将视线从宾利车上移开,他想回家。但是他看到驾驶室一边的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繁复的、得体的三件套西装的男人从上面下来。三件套西装。Will一共见过他三次,每次都是不一样的三件套西装。

  “你好,Will。”低沉而平稳的男性声线,略有些奇特的音色,透露出着出主人的镇定与自信。

  “啊……Mr.Lec……Hannibal。”Will在Hannibal微微抬起下颚的时候改口道。

  “你已经好了吗?”

  Will略微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自己的身体,他们上次在画廊的偶遇确实没给Will带来什么好东西。

  “好多了。”

  好多了的意思就是还没有好。Hannibal为这个回答而在心里发笑。

  “你在这里教课吗?”

  “客座教授。”Will回答道,“这是我的母校,我一个月会来上两次课。”

  “Abigail向我提起过你。她很喜欢你,说你的课十分具有启发性。”

  提起过我?是在我认识你之前?还是之后?

  “我很荣幸。”Will将头向右侧偏了偏以躲避面对面谈话时的目光接触,并尽量让动作显得自然。直到这个时候Will才将Abigail Lecter的姓氏和面前的男人联系到一起去。

  “我并不知道你有一个女儿。”说出这句话的同时Will就后悔了。他对Hannibal根本一无所知,他有一个女儿,或者有或曾有一打情人,这都不是他可以或者应该去知晓的。这不是适合他去说的话。

  “Abigail是我的养女。”Hannibal似乎并不介意Will提起的这个话题,“她在十岁的时候就成为了孤儿,她所经历的事情对于一个幼女实在是太过于残忍和灰暗了,FBI为她指派了一位心理专家,而这个人恰巧是我的好友。在几次接触Abigail之后,我决定收养她。”

  “她……她很有天赋,对美学有独特的见解。”

  “Abigail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喜欢绘画。我决定支持她的兴趣,这个决定在目前的阶段看来还是正确的。”

  Will察觉到从Hannibal眼角和唇边流露出来的爱意,还有一些满足与骄傲的情感。

  他感到一些惊讶,同时又为自己会感到惊讶而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会因为Hannibal有真诚的投注爱意的对象而惊讶呢?

  “是的……如果她在课业方面需要一些帮助,我也很乐意提供。”Will对Hannibal笑了一下,然而看起来有那么点勉强。

  “谢谢你,Will。我专程来接Abigail是为了带她一起去欣赏一场歌剧。如果你也有兴趣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来,我很乐意帮你得到一个位置。”Hannibal友好而又不至于太过热情地说到。

  “啊,不了,”Will显得有些困窘,“我觉得自己不太能欣赏歌剧。”

  Will没有在说谎,他确实不太喜欢歌剧,由歌唱为主要表现方法的歌剧,感情表现太过强烈,如果是古典音乐形式,他会更倾向于交响乐或者协奏曲。

  Will看向Hannibal,看到对方略微低垂着眼帘,视线转向左下方,看上去是在思考。有一些略微不悦的情绪波动着飘过来。

  可能是因为我总共遇到他三次,每次都在某个方面拒绝了他的一个提议。Will暗暗想到。但同时他又想,Hannibal是认真的吗?邀他去吃晚饭,希望和他一起去看画,提议送他回家,这次又是请他去看歌剧。艺术商人的交际手段,半真半假的示好,为了维系与各种各样的人之间的一点情谊。Will原本是这样定论的,现在他又觉得Hannibal是真的有一点不高兴,因为Will感知人的情绪和意图的能力非常强,而且他极少出错。

  他甚至觉得自己开始有些不忍心去拒绝Hannibal,对方看起来是那么真诚;他开始在心里祈祷Hannibal不要再提出什么其他的、需要他们在一起共处的请求,因为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再说不了。

  “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这样下次你会乐意和我一起去的。”Hannibal微笑起来,毫无芥蒂的模样,向Will道别,“那么再见了,Will。”

  Will也想向他说再见,可是在Hannibal完全拉开他的车门之前,他又回过头来,“哦,我竟然忘了这件事情。我有另一个客户——他是我的老朋友了,他自从见到你的画之后就一直充满兴趣,并且希望能见一见画家本人,他对能创作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动人作品的画家本人非常好奇——不要担心,Will,我知道你并不愿意,所以已经委婉的拒绝了,但是我想你确实能够卖给他一点画。我之后会再和你联系,好吗?”

  “好。”Will点点头

  “谢谢,好好休息,再见。”

  Will不知道为什么Hannibal要感谢他,但是他想自己应该做出适当的回应,至少是回应那句“再见”,然而等他张开嘴想要发声的时候,他发现Hannibal已经钻进了车里。

  

  

-------------

  Will是被一阵有些粗暴的敲门声惊醒的。

  由于惊吓他醒来的时候身体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无论什么人都不会乐意在舒适的睡眠中被强烈而短促的噪音弄醒,更何况是在床上辗转反侧着和失眠斗争了很久才终于在凌晨时得到了需要的睡眠的Will。

  房间里没有开任何一盏灯,所有的窗帘都被拉的严严实实,整个屋子里弥漫着的只有黑色,Will从床上跳下来,出于眼前的黑暗与神经刚刚恢复支配身体的能力的缘故,他走向门口的步子有些歪歪斜斜,差点踩到自己的狗——他避开了,然而却一脚踏到了狗们喝水用的盆子,幸好盆子只是发出了一点金属的声响,在原地摇晃了几下,就重新安静了下来。

  Will穿着干净的、纯白色的圆领短袖和舒适的灰色短裤(这就是他的睡衣了),卷发因为睡眠而蓬乱,发梢四翘,光裸的脚掌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温厚而慵懒的声音,又因为刚睡醒的迷糊和不快,喉咙轻哼出声。他走到门口去,扒拉着锁头给对方开了门——在他其实并不知道来访者身份的情况下。

  突然来袭的明亮阳光让他不禁微微眯起眼睛,在光线的映照下他的瞳仁看起来甚至是一条竖起的、两端尖细的线,就像一只猫那样——没错,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那样,一只毛茸茸的、有着看上去湿漉漉的湖绿色眼睛的、刚睡醒的猫。

  “早上好,Will,我能进来吗?”Hannibal Lecter穿着锈红色的西装外套(扣子没有扣起来),浅驼色的V领毛衫,细条纹的衬衫(领口第一颗扣子也没有扣上),还有一条灰色的西装裤,没有领带。刘海也没有经过整齐地打理,而是松散的垂在额头上。手里拎着一个软塌塌的、灰褐色的、体积不小的包。

  Will在Hannibal说话的时候默默打量着他,但是却没有从对方与平时不同的放松的装扮里看出太多东西来。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Alana告诉我的。”Hannibal神态自若地回到道。

  “Alana?”

  “我是她在大学实习期间的导师。”

  Hannibal向右侧了侧头,向Will的房子里望了一眼,眼睛又转回去看着Will的脸。

  “我可以进来吗?”他再次询问道。

  Will的视线在Hannibal身上再次游移了几下,没有说什么,然后他转过身去走进室内。Hannibal拎着他的包跟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他们坐在窗前的小方桌边,还是没有开灯,只是把窗帘从中间拉开了一点,以便他们能

在吃饭的时候看清楚东西。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通常自己准备食物。”Hannibal将各式餐具和一个保温壶从包里拿出来,那些盛着饭菜和沙拉的器具全部是光滑的白色陶瓷质地。

  “用一些蛋白质来开始新的一天。一些鸡蛋、一些香肠。”Hannibal旋转着餐盒揭掉盖子,再放餐盒在Will的面前。

  Will拿着叉子叉起半根香肠塞进嘴里:“很好吃,谢谢。”

  Hannibal回以一个愉悦的微笑,“我的荣幸。”

  “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值得你一大早上门来找我?还带着你精致的早餐。”

  “昨天和你提起过,你的画。”

  Will摇了摇头:“不值得。你到底想干什么?”

  Hannibal将餐叉轻巧地放在碗边:“你还没有去医院,Will。”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就不能不牵扯私人事宜吗?”

  “……或者我们可以像成年人一样互相交流。”

  “我没发现你有多有趣。”

  “你会的。”Hannibal肯定地回答道。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了一小会儿,直到Hannibal再次提起这个话题:“你需要去医院,做一个检查。”

  Will停下从餐盒里叉食物的动作,略微有些烦躁的皱起眉头。

  “你的画,”Hannibal用手指指向Will的画夹,上面有一张还没有完成的中幅油画,“为什么你上的色彩溢出了线稿边界,你在尝试新的表现方法吗?”

  Will在Hannibal话说完之后,突然笑起来,嘴笑得弯成一个弧形,发出有些尖锐却又奇怪的沙哑的笑声,向后靠在了椅子上。

  这是Hannibal第一次看见Will大笑起来的样子,表情竟然大到夸张,双颊上的肉聚齐起来,双颊显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整个脸显得圆润柔和了很多,他感到很有趣,也轻笑出声。

  “你觉得呢?”Will还在笑,他的眼睛是弯起来的。

  “就目前的进度来看,我没有看出任何意义,所以我的判断是,没有。我甚至可以说,你并不是有意这样上色的。”没有窗帘遮挡的窗户面积只有一小块,光线从这块窄窄的一块射进房间,Hannibal的脸一半被阳光照亮,棕褐色调的虹膜泛出淡淡的红色,另一半则隐藏在房间的黑暗里,让人看不清表情。

  Will脸上还没有褪去的笑容慢慢僵住了,眉头皱起来,有些疑惑地眨了几下眼睛。

  Hannibal观察了几秒Will的表情变化,“空间忽略,脑损伤后产生空间性偏差。现在回答我,你是否还有定向障碍、是否会产生幻觉?”

  Will的沉默是他的回答。

  “还有你的头疼与持续性发热,这些都是脑炎的症状。

  Will靠在椅背上一直没有动。

  “吃完你的早餐。然后我会和你一起去医院。”他催促了一下Will,然后低下头去继续享用他的早餐。


评论(2)

热度(11)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