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2

Chapter 02

  “您并不喜欢David Salle。”那个留着一头长直发、看上去纯洁无辜、平时没有太多表情的女孩——Abigail,在客座教授Will Graham的课程结束后,在门口拦下了这位画家。

  “我想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并没有对他的作品做负面的评价。”Will的视力相当好,但有的时候他会带着他玳瑁色镜框的眼镜,有的时候,是说,他想带着它的时候,这其中包括他每一次在大学的授课时间。眼镜可以帮助他逃避眼神的接触,也可以让他略微有点邋遢的模样感觉起来更加学术,更像一个高等学校的教师。

  “我不是在指您对他的评价,只是说您个人对他的作品的感受。”Abigail抬头看着Will。

  “……他的确通过把互不相关的因素融合在一起,通过一种古怪、不和谐的形象表现了一个令人酸楚的支离破碎的世纪末时代;有惊人的气势,并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具有独立性的新象征风格。”

  “嗯。”

  “但是他认为即使是这世上最不相干的形象之间也有着微妙的必然联系,这让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Will含糊的回答道。

  “但是这些看似混乱、东拼西凑、令人发笑的形象组合在一起确实莫名其妙地充满忧伤。所以他并不是随机地在选取对象,不是吗?”女孩追问道。

  Will想结束这个对话。他真的不喜欢和陌生的对象进行太深的交谈,即使这个人是他勤于思考充满见解的学生。在他的某幅作品获奖并被一些或真心或跟风的人追捧之后,他会接受这所学校的邀约成为客座教授的理由有两个:这是他的母校。他本以为授课是单方面的讲述(这在他的心里不算是社交的一部分)。

  “好吧,”Will放弃似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在家里挂满他的画,那也太过于压抑了,尤其是那张《埃及的浪漫世界》,无论如何都会让我想到巨大的肉虫和在被砸成饼的人肉上排列整齐的骨头。”

  Abigail用微张的嘴和睁大的青蓝色眼睛很明显地表示出了她的惊讶,这可是和这位画家一般授课时温和、具有启发性的讲授风格相去甚远的发言。

  “如果你已经没有其他问题了,我想我今天可以离开了。”Will在的视线在脚下的地面和对面的女孩身上来回扫视了一下。

  “没有了。祝您周末愉快,Mr.Graham。”


------------

  Ferruccio Mancini作为年轻的意系黑帮首领是个有耐心的人,至少是个新派人物,成功带领了他们家族的转型。

  “你最近找到了新的玩具?Ferruccio笑着用餐巾擦去嘴唇上的油渍。

  Hannibal停下收拾餐盘的动作,认真的看着Ferruccio 。

  “就目前情况而言我不认为我的决定是错误的。Will Graham对由于他的一张画害死了一个你的人的事情毫不知情;并且通过与他的接触我认为他是一个容易受到暗示的人,你同样可以在他毫不知情的状态下利用他。”

  “哦得了吧,Hannibal,你为什么要费心劳力的分析他活着能带给我的益处;是说,这对你有什么用呢?只是你想让他活着,看着他,拿他开心而已。否则你的生活是那么无趣……不是吗?你只有房子的那些画和银行里的那些钱,还有其他你可以拿来找乐子的东西吗?”Ferruccio仰靠在椅子上,做出略微夸张的伸展动作。

  “看来你对我确实存在诸多误解。”

    这之后Hannibal没有再说什么,直到他安静而熟练地清洁与摆放好他精致的瓷质餐具。   “你可以选择欣赏我的藏画,或者回家,而不是试图损伤我的装饰品,Ferruccio。”

  “好吧。”Ferruccio Mancini停止刮擦那只摆在台子上的牧鹿造型的工艺品。“拜拜,Hannibal,期待你的好消息。”


-------------

  周日在巴尔的摩有一场规模较大的画展,由三家知名画廊合办(其中有一家与Will有长期合作关系)。

  画廊经纪人Alana Bloom在Will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他。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闭塞。”

  “这主要取决于你的心情。你是心情不错?还是这次画展上有你欣赏的画家的作品?”

  “两者。”

  “嗯~”Alana抱着臂轻轻地扭了一下身子,发出语调曲折的感叹词。“最近还好吗,Will?”

  “如果你指的是我的精神状况,我很好。”Will抽抽鼻子回答道。

  “……好吧,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我或者Jack提出来,我们会帮你的。”

  “在这个画展上?我不觉得我会有什么问题。”

  “在这个画展上,也在你平时窝在家里画画的时候。”

  “我没事的,Alana。”

  漂亮的女经纪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忧愁起来,她微张着嘴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听见了策展人助理的连声呼唤。

  “抱歉,我得去那边看一看了。”

  “去吧。”

  “希望你今天在这里能高兴。对了你的画,被摆在A2区,如果你愿意去看一看的话。”

  Will想他应该是不会去的。

  Alana跟着策展人助理走开了,在转弯进入一条走廊前又回头看了一眼Will,Will看见了,对着她笑了一下。

  

  Will没有什么朋友,熟人也不多,所以当他在一幅画前和Hannibal Lecter撞见的时候,他不太清楚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互相问候一下?然后呢?要讨论讨论眼前的画吗?这看起来像是在画廊相遇的相识的人之间的固定项目(因为他总是见他们这么做)。

  “你好,Will,不过在这里见到你也不算是意料之外。”

  “Mr.Lecter。”

  “Hannibal。”艺术品经纪人再次纠正着Will的称呼。“你觉得这是一张好画吗,Will?”

  “我觉得,”他果然也开始了这个固定项目,Will心想“作者确实通过比较怪诞的手法表达出了他想表达的……特异的主题思想,但是并不太有技巧。”也就是说画技不太好。

  “没错。”

  “但是至少他还有他的思想,不像一些打着现实主义旗号,其实画画完全不过大脑,只是在纤毫不差地‘画像’,通过精妙逼真的画技哗宠取宠的人。”

  Hannibal想之所以Will讨厌这种画家,可能是因为他就是写实主义,但是是“通过了思考”的有自己主意的一派吧。

  “艺术都是有其共性的。就小说的艺术来说,我赞同‘形式重要’的观点,毕竟人类想批评或者赞颂或者随便什么想发牢骚的主题,在千百年的历史中已经没有什么未曾被讨论过的了。”Hannibal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Will,而是盯着那张画,让人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说给对方听,还是自言自语的成分更多。“所以大多数时候主题表现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形式是否得当,技巧是否纯熟。”

  “徒有其表的东西,是不会被人记住的。但那些外表可能比较粗粝但是思想新颖的作品,至少会被后人挖掘出来研究一下当时的社会风气之类的。”

  “除非富丽精工成为了一种风潮,比如中国的晚唐时期。”

  Hannibal是个有趣的讨论艺术的对象,Will想着。他对艺术史真的很精通,一定有着哪所大学这方面博士学位或者其他什么的,虽然大多数的艺术品商人都有这方面的学历,但是Hannnibal不一样,Will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收藏家的气质,他投向艺术品的目光更多的是鉴赏而不是估价。

  “能和我一起去看看你的画吗?如果你不介意。”Hannibal没有得到Will进一步的回复,于是终止了对画作内涵与形式关系的讨论,“我想这是一个好机会,毕竟我真的对你的一些作品很好奇。”

  “你要问我问题。”Will微微皱起眉头,“‘你创作这幅画的灵感是什么?’‘关于这幅画表达的主题外界争议很大,你到底想表现什么呢?’这些、那些、这些、那些,的问题。”

  Hannibal没有回答地、专注地看着Will,惊奇的情绪在他静如深潭的眼眸中泛起一丝波纹。

  “真无趣(Tasteless)。”Will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疑惑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觉得Hannibal和其他的艺术商人不一样“你是个美术评论员吗,Hannibal?”

  说完之后Will没有再去看Hannibal,而是避让开身边其他参观画展的人向前走了几步“现在,恕我失礼,我希望去其他的展区看一看。”

  然而他没有走出去多远,突然脚下不稳的晃了一下身体,随即把手撑在了墙面上好保持平衡。

  Hannibal没有犹豫地走到他边上扶着他:“你还好吗,Will?你看上去有些虚弱。”

  “啊……我没事,就是突然有一点晕眩,只是一瞬而已。”Will转过身来,用脊背靠着墙面,奇怪的是那冰凉的温度竟然让他感到舒适。

  他们靠得比刚才在画前交谈时要近一些,而且这时候Hannibal的手又扶在Will的腰测,他已经能感觉到围绕在Will周身的温暖干燥的空气。

  “你在发烧。”Hannibal动作自然地将手掌覆上Will的额头,“温度不高,更可能的是你已经烧了很久了,你从什么时候起感到不舒服的?”

  “呃……不知道,大概昨天傍晚开始?”Hannibal将手从他的额头上拿了下来,Will发现自己竟然会喜欢对方的手轻柔接触自己的皮肤、蹭过自己卷卷的头发的感觉。

  “你需要休息。”Hannibal看了看他的腕表,Will不太明白为他这个动作的意义,是说,为什么他现在需要掌握准确的时间?

  “是的,我只要回去睡一会儿就会好的,我真的没事。”Will使劲闭了闭眼睛,后背离开墙壁的支撑,尽量表现的轻松。

  之后他拒绝了Hannibal开车送他回去的提议,躲开了在门口接待重要客户的Jack和Alana,离开了展馆。

  

  

-------------

  Will的房子在郊外,四周是一片寂静的田野,而房子近处则长满了疏于打理的花草,还有几棵枝干扭曲的树。他的白色的、房屋内外用了很多木质材料的、门廊柱和屋顶之间有简单雕花结构的、不大的房子。

  没错,那看起来就像,一个画家的房子。它的确是一个画家的房子。

  他在用钥匙开门前就听到了他的六只,不,加上新来的Winston,是七只,品种体形各异的狗从客厅胡乱铺了一地的毯子上站起来,为了奔到门口来迎接而弄出来的声响。

  而他确实得到了一个热烈的欢迎。

  分别喂了自己和自己的狗吃饭,再往胃里塞进去一些退烧药和抗生素之后,Will换上他纯棉的、色泽暗淡的短袖和短裤,躺倒床上去了。

  Winston也许是感觉到了主人的状态不好,跟着Will进了卧室,乖乖的坐在床脚那里,只是看着,因为Will不喜欢狗狗到他的床上来,而他确实也从不允许他的狗这样做。

    他睡不着。他在去床上躺着之前他就知道自己睡不着的。但他也没有在床上翻滚,只是闭着眼睛,眼球在眼皮下来回转动着,过一会儿会睁开来看看放在床头柜上的电子表,看见跳动着数字。

    

    这天晚上Will睡得很不好。

  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睡着过。

  他又梦见了那只黑色的牡鹿。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在他身边观望、游荡。(如果这不是梦,那就是幻觉了,所以Will还是希望自己是睡着过的。)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这只健壮、优美、谨慎的动物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几年之后,自己忽然在这个时候又开始梦见它,他以为自己的那点心理阴影早就已经消失,就算没有,也应该被已经被放置在一个很深、很深的角落,不会无缘无故地被唤起。

  半梦半醒之间他的眼前像幻灯片一样划过许多曾经的影像。

  小时候第一次得到称赞的画;

  中学时候心仪女孩子青涩的笑容;

  美术学院录取通知书的信封;

  FBI模拟画像师的办公室里的实木桌子;

  虐杀了许多幼女的杀人狂的小屋里像珊瑚礁一样满布的、美丽的鹿角;

  在教室里和他讨论David Salle作品的美术专业的女学生;

  一个有着高颧骨和褐色眼睛,像蛇一样专注又冰冷的艺术商人。

  Hannibal Lecter。为什么是这个人?他并没有给Will的生活带来任何的改变,绝不是属于那些印象深刻的回忆之一,但是一种不安、困窘的感觉却始终缠绕着他。


评论

热度(13)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