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1

原作:Hannibal(TV) 

配对:Hannibal Lecter/Will Graham

分级:它变成NC-17了……但是前4W字都不会出现,在有肉的时候会在章前标明。

说明:被TV虐到吐血,决定开脑洞自我治愈。AU设定,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有个粗略的大纲,文应该不会太短。这个教授不吃人也不会随意杀人,但还是会继续玩弄人心的。和原剧的区别大概在于:原剧是玩弄小茶杯直到玩坏,在这里会在玩坏之前停手。篡改原剧案件有,原创人物(戏份很少)有。由于人物经历和职业的改变,作者知识与阅历的限制,BUG满地爬,欢迎专业人士指正。

 

Chapter 01

  Will Graham已经在这间酒店套房的长沙发上坐了十五分钟了,约定好要与他见面的艺术品经纪人Mr.Norris还没有出现。

  Will并不着急,他又有什么可以着急的呢?十五分钟对于一位常常在构思、绘画、或者仅仅是长久的凝视或停滞的思考中度过不计其数时间的画家来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他看着酒店房间配色素雅的大窗帘,看着玻璃茶几上的花瓶,看着复合材料的门板后的一小块污渍,并没有刻意去将房间里的一切摆设和遗留下的痕迹联系在一起,房间中最近发生的一切却几乎历历在目……不,并不是场景那样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而是曾经在这里休息、逗留、交谈的人产生的心境,那些或浓烈或轻柔的情感,Will可以感受到这些,就像一阵微风吹过而绒羽会轻轻抖动,这是如此的自然而舒适。

  就在他无意识地用自己的指甲抠着指尖皮肤时候,门口传来一点响动,是的,就是一点响动,一点门把手旋转的机械的声音、一点由柔软皮料和优质橡胶精工制作而成的皮鞋踩踏在地板上的规律声音、一点吐气时微弱的叹息的声音。

  一个穿着合体的深色暗格三件套西装、深浅不一的金色发丝被打理得整齐而服帖、腰背直挺的高个男人从门边走进来,稍稍侧头对Will微笑,“您就是Mr.Will Graham对吗?我很抱歉让您等待这么久。”

  “Will就好。你是Mr.Norris?”

  “不……我叫做Hannibal Lecter,是Mr.Norris的朋友,也是一位艺术品经纪人。Mr.Norris先生今天恐怕不能来了。”Hannibal主动坐在了Will对面的对面,交叉双腿并将手掌轻轻的搁在腿上,整个动作都是那样的流畅而无可挑剔,完全可以进入名为“优雅”的范本。

  “所以你代替他来见我吗?Mr.Lecter?为什么他不能和我给我打一个电话。”

  Hannibal又给了Will一个微笑,这个微笑和之前那个精准到可怕的相似,“叫我Hannibal,Will。说出来的话恐怕也会笑吧,Mr.Norris的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和他的历史老师打了一架,就在刚才。Mr.Norris被学校请去了。”

  “似乎并不能解释他为什么没有给我一个通知。”Will除了在Hannibal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的最初几秒之外,几乎再没将视线放在过对面男人的脸上,是来回摆动在自己保养不当的皮鞋与对方那和深沉的套装风格不太相符的、有着华贵饱满的佩里斯花纹的紫色绸缎领带之间。

        也许这是艺术家的怪癖,或者仅仅是他的怪癖,他不喜欢看着对方的脸,尤其是眼睛进行对话。

  “这恐怕是我要道歉的地方了。”似乎是察觉到Will不喜欢眼神接触,Hannibal也将视线从Will的脸上移开,他接触过的画家数不胜数,什么样的怪癖没有见过呢?他在为画家减少紧张与压力上可是非常熟练的。“按照预计的情况,我应当在二十分钟之前就出现在这里了,可这个时段路况确实比较复杂……希望你可以谅解。”

  Will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微微低头又抬起来,他的动作慢而柔和,让人不能确定他是否在点头。

  “那么我们来谈谈正事吧。就像之前Mr.Norris说的那样,一位我的……或者说Mr.Norris的老主顾,参加了上次位于华盛顿的画展时见到你的作品,非常喜欢;正巧这位先生在弗吉尼亚州拓展了他的业务,希望用艺术品来装饰他的新办公室。我想我可以参照他偏好的风格在你当前愿意出售的画作中进行一些选择。”

  “难道不是让我按照他的喜好画一些画吗?”Will看上去总是明亮而湿润的湖绿色眼睛显露出一些不耐烦却又无可奈何的情绪。

  Hannibal轻轻地哼笑了一下,“在我见到你本人之前,是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因为我认为你不太像是一个会为了买方的喜好而改变自己创作意向的人,难道不是吗?”

  他说对了。

  Will有些惊讶一个刚见面的艺术品经纪人能挖掘出自己原则的一部分。但是鉴于对方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商人,而自己又穿着宽松的格子休闲衬衫和极其普通的、上衣和西裤甚至不成套的、除了偶尔的谈交易和授课外便会一直呆在衣柜里的西装成衣,茂密的黑色卷发乱蓬蓬的顶在头上,嘴唇上方和下颚上还有毛茸茸的胡茬,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猜。

  其实按照通常的情况,如果画家在和艺术品经纪人的电话联系中同意了出售画作,艺术品经纪人会直接到对方家中登门拜访,在画家的作品中进行挑选,完成一桩生意;如果双方交往愉快的话,可能会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但是Will Graham不喜欢社交,他甚至自我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症与孤独症的轻度混合,但是既然许多的天才或者艺术家或者两者皆是的人都有着这种心理病症,所以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他在意的事情了。他同样不喜欢有人到他家去探访,那对于他来说是他(和他的几条狗)的私人空间,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只有他一个人留下的生活的痕迹、只有他一个人的情感波动流动在空间,不会因为感知到其他什么人……无论什么人的存在或曾经的存在而感到受打扰或侵犯。他宁愿带着他的作品和那些商人在其他地方碰面。

  “我想这对于我来说的确很难……强迫自己改变想去描绘的事物和抒发的情感。”Will侧过身拿起他带来的自己一些作品的拷贝:“我想我目前想卖掉的就是这一些了,如果你愿意在这里看一看的话。”

  Hannibal接过Will递来的卷成筒状的纸张,流畅地展开它们、以几乎不变的频率浏览了这些规格相同的油墨印刷品。

  Will Graham的油画以写实为主,精妙地还原了场景(或者那描绘了只是Will想象中的世界,谁知道呢?),捕捉到人物微妙的情感和思绪,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张力(甚至是人与静物,或者景物之间),如摄影一般展现出真实,却有对其中复杂瞬间的强化构建,扩大了依托在其中原本若有若无的却最吸引人的特点;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像疯狂画家的作品:形象夸张变形、粗狂原始、感情色彩强烈的新表现主义风格画作。

  微小却持久的笑容挂在Hannibal的嘴边,直到他完成了浏览也没有放下来。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也很喜欢你的作品,Will。”

  Will一向不太能很好的回应其他人的赞美,尽管他对自己的天赋和能力有着明确的认知,也有由此而来的自信,“谢谢。”他回答道。

  Hannibal分析了雇主的口味,在Will的作品中挑选了应该能对上那位故作高雅的老板的兴趣的几幅。接着他们谈妥了价格、具体交易画作的时间和地点。

  “晚饭的时间。”他们进行了一个标志着“结束”的握手,Hannibal从椅子上站起来之后看了看他的手表。“我对于吃进身体里的东西非常谨慎,所以平时几乎都是自己准备食物。但是今天恐怕没有这样的空余了。我两个小时后约了另外一位画家。”

  Will抓过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疑惑地思考这这些话的含义。

  “但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

  这是在邀请一起用餐?Will有些紧张地看向Hannibal。说实话,他对于这个今天才认识的艺术品经纪人还是很有好感的……比起其他大多数。但是这不代表着Will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和他发展出超出合作伙伴的关系。这个男人优雅又稳重,还有恰到好处的一点阴沉,Will能感觉到,这是个非常善于察言观色的、聪颖狡猾的人,和不同的人交往起来都能如鱼得水,既然他察觉到自己不喜交往,那就应当会保持这个让自己感到舒适的距离,不会主动要求更深的联系。

  “……我很抱歉,我等下也有和其他人的约会。”Will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躲闪了一下,他想Hannibal一定看的出来这只是个借口,但同时他又觉得,既然他能明白我的意思,也就达到目的了。

  果然Hannibal对于他的说辞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抿了抿唇:“是吗。那真是很遗憾啊。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请你吃我亲手做的食物。”

  “听起来很好。”

  Hannibal和Will一起走出酒店的大门,天色已经暗了。

  “再见,Will。”

  “再见,Mr.Lecter”

  他们相互道别,坐上自己的车,驶向不同的方向。

  -------------

  酒店对面的商业大厦在合同上并没有被包下的十五层,对着原本Will和Hannibal进行过谈话的房间的位置,一个从外貌和姿态能看出有过参军经历的年轻狙击手将放置在窗台上的狙击枪取下,解体后收进黑色的袋子中。

  “是您的‘那位’朋友,Sir。”年轻人转过身,背起枪支“他刚刚和Will Graham在同一时间离开了酒店。”

  “我知道了。”听不出情绪的声音通过耳机传过来,年轻人知道他今天的工作结束了。

评论(1)

热度(14)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