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超蝙】黎明予我新生(撕裂的末日AU) 06

*注:本章卡尔和巴里使用超级速度进行的对话用了斜体字表示,lof无法显示,故加上斜线。
 

卡尔开始有点后悔那个时候没去追上绿灯侠了。

如果他一直没法和抵抗组织取得联络的话,他所能做的不过和上次一样,救出几个被围困的感情犯,对现况的改善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他想也许他可以尝试去找找灯侠,毕竟哈尔·乔丹,曾经是他的同事。

一个背叛了政府的超能战士,一个加入了抵抗组织的感情犯,他的档案中,最新、也是最后的一条,记载着他的状态:死亡。

而哈尔的出现证实了他的死亡是伪造的。

灯侠们的超能力的运作是需要借助外力的,当一个人的超能基因和“灯”——一种高压缩能量源——适配成功时,便会被给及存储有这种能量的戒指。但是这种能量并没有颜色。哈尔·乔丹身周覆盖的绿色能量罩应该由某种对能量源的改造而形成的。毕竟“灯”被严密看守在政府军总部,已经“死亡”的反叛军哈尔没有办法接触到。

可是从伪造死亡,到窃取“灯”之能量,都是哈尔一个人做不到的。他做不到,仅有抵抗组织的帮助也做不到。一定有什么人在内部协助他。

卡尔去找关于哈尔·乔丹的资料,却并没有发现太多有用的信息,上面记载着哈尔的出身和人际关系、超能力的评测、训练记录、任务汇报等等,还有他从被怀疑到被确认为感情犯的记录,他的死亡经过和尸检报告。

和哈尔在平时关系紧密,参与了对他的逮捕,并在刑前和他有密切接触的人,除了哈尔的上司兼导师的塔尔·塞尼斯托,就是他的搭档闪电侠巴里·艾伦了。直觉和推断告诉卡尔,他的内部协助者就在这两人之间。

卡尔首先去找了塞尼斯托。

“那件事已经过去快两年了,还会时不时有人问起他。”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正在回想,“毕竟当时……可是非常轰动啊。他是那时叛变的超能战士中级别最高的了,当然,现在这个记录也还未被打破。”

他看了卡尔一眼。卡尔感到有点心虚。

“所以说你想知道些什么?卡尔-艾尔。”

“资料上记载的他被捕时的情况,”卡尔切入了正题,“监察部故意设下圈套,让几位政府军士兵扮作抵抗分子,装作被困在某处——资料显示是崔维尔街的‘一处民居’——并指示哈尔·乔丹的搭档巴里·艾伦将该消息告知前者。前者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前去施救,并被埋伏在附近的超能战士,灯侠塞尼斯托——也就是你——当场抓获。”

“没错。”

“他抵抗得激烈吗?”

“他没有。他根本没有抵抗,他在我们出现之后,表现得相当平静和服从。”

“因为他判定仅靠自己无法逃脱?”

“也许。毕竟在场的超能战士有好几人。且就算他侥幸逃走了,政府军也不可能放弃对他的追捕。一个最高级别的超能战士,投靠抵抗组织,既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威胁,也是巨大的耻辱。”

“好的。”卡尔对他点头示意,“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塞尼斯托,我想我问得够多了。祝你接下来的任务一切顺利。”

塞尼斯托对他表示了相同的祝愿,两人道别。

 

哈尔·乔丹表现得平静和服从?他见自己寡不敌众,放弃抵抗,又或者,他事先就知道了等待他的是什么……

 

----------

卡尔去找哈尔的前搭档闪电侠巴里·艾伦。

大厅和走廊里的扩音器正在广播。

“……人类,作为一种地球上的生物,有一种固有的天性,就是总是回归到一件事上去——战争。因此,我们不能只治标,而是要治本。我们必须将个人抛诸度外,以服从取而代之,以平等、统一取而代之。让每个男人、女人和小孩,都加入到这个大家庭中,过着完全相同的生活。这一使每个人都完全一致的理念,使我们自信满满地迎接每一个时刻的到来……”

巴里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卡尔敲门进去,他看了一眼巴里的办公桌。电脑、打印机、有线电话、杯子、文件夹。摆放地很整齐,甚至称得上美观,但——

每个人桌上办公用品的配置和摆放在最初的时候都是相同的,不是说不可以更动,而是根本没人在意,所以没有任何人去动过。而在这张桌子上,他看到了特殊性、看到了美观、看到了个人口味……这和“将个人抛诸度外”“使每个人都完全一致的理念”是相悖的。

闪电侠穿着黑色的制服,上面有金色的闪电条纹。卡尔皱了一下眉。

巴里客气地问好,请卡尔坐下。

“超人。”他说,“你有事要问我?”

“哈尔·乔丹。”卡尔抛出这个名字。

“是的,我的前搭档。”巴里点点头,“以前总是有人来问我有关他的事情,后来,来的人渐渐少了,但总还是有那么几个。”

“嗯,那么那些你回答过千百遍的问题我也就不打算问了。”

“没关系的。”巴里温和地说。 

“为了使哈尔被抓现行,是你替监察部传了假信息给他,”停顿,等卡尔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用了超级速度来吐字,“/可有没有人怀疑过是你给他通风报信,是你和抵抗组织里应外合,制造了哈尔的假死?/”

巴里明显地僵住了,惊惶掠过他的面庞,但很快他就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卡尔用了只有他们两个能听清的超级速度,这证明了他并不想让这段对话被捕捉到。

“没有。”他说。表情和语调都恢复到刚才的客气和冷淡。

“这真奇怪。”卡尔盯着他,观察着他,揣摩他的心理活动,“我觉得这是个很简单的推理,”然后卡尔又用了超级速度,“/如果你在昨天看到他出现在你面前的话。/”

“什么!?”巴里叫了一声,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喘了一口气,也开始用超级速度,“/你见到他了?/”

“是,他救了十几个感情犯,带走了一名政府军士官。”

巴里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最终又忍住了。

“那他……还好吗?”巴里问。

“依我之见,相当好。”

“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停药了,很久了。/”即使是超级速度,卡尔也没有说出关键词来。

巴里咬了一下嘴唇,然后缓慢、沉重地点了一下头,“你知道了,不然你不会来找我。我说谎,你也会查出来。/你想要交易,是什么?/”

卡尔用手指敲了两下桌面。

“很好,”他说,“/我想知道我可以在哪里找到他,找到他们。/”

“这不可能。”巴里说,“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不是他们一伙的。/”

“不,你知道,/你只是一般不和他们联络。/”卡尔坚持地说,“你得告诉我。”

“不行。”巴里咬牙,“/就算你把你关于我的‘发现’全部公开,我也不会告诉你。/”

卡尔叹了口气,不耐烦的说,“你真的没看我昨天的任务报告?”

巴里被吓了一跳,不是被他的话,而是被他的表情。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不是在装!?”

“哦,你不能。”卡尔又敲了一下桌子,“/不过你真的认为有人能从我的看守下救走人?/”

巴里低头看着桌子。“你等等。”

“等着呢。”

巴里从口袋里拿出把钥匙,俯下身去打开最底层的抽屉,从那里拿出个信封来,递给他。

“这是昨天有人给我的。”他说,“没说我应该给谁,不过说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所以我猜就是现在吧。”

 卡尔接了过去。“谢谢配合。”

“哦,不用谢。”巴里看起来又僵硬起来了,“要是我想错了,这一切就会——”

“你没有。”卡尔对他微笑了一下,“要我说,如果我目前为止的推论都没错,之后你会感谢自己的。再见。”

“但愿。”巴里目送着卡尔离开。在卡尔把他的办公室门关上之后,他把脸埋进手掌里,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回家之后,卡尔拆开了那个没有任何字迹的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张白纸,上面只有一段打印出来的话:

「祈求上帝赐我平静之心,以接受不可改变之事;给我勇气之矛,以更正尚可改变之事;予我智慧之冠,以分辨这两者。这世上充满了破灭的梦,但它仍然是一个美好的世界。」后面是两组阿拉伯数字。

无论知不知道出处和含义,这段话,任谁来看,显然都属于违法一类了。

然而,就在三天前,卡尔在七十二年前的大都会年鉴上看到过这段话。在那之后没几年,由“主脑”领导的军团一统全球,建立了新的政权,要求所有的人服用情感抑制剂。

这是个巧合吗?也许是,但更可能不是……他知道这是圣族大教堂前的铭文。曾经是。因为所有的教堂早就被封的封、拆的拆,剩下来的不过是颓败的遗址旧迹。

无论这是精巧的设计还是个惊人的巧合,他都该在指示的日期和时间去一趟。他看着那些数字,想。

 

----------

卡尔到了圣族大教堂。比起大都会内的其他教堂来,这座教堂已经算保存完好了。

教堂的内部空间很大,墙上的壁画被白色颜料覆盖着,隐约透出斑驳的色块;彩绘玻璃被砸掉,只剩下窗框边缘嵌着的碎片。除此之外的一切,旧,但依然完整。木质的桌椅和讲台表面,黄色的油漆发暗、碎裂剥落成一块一块。

有个人坐在第一排。卡尔放慢步伐,让自己的脚步声听起来轻而稳。

“你好。”在卡尔走到他面前之后,那人向他问好。他脸上带着黑色多米诺面具,穿黑色的紧身制服,蓝色的V字从胸口伸展到肩膀,再顺着手臂一路蔓延,直到手套。他非常年轻。

“没想到你真的来啦。”青年嘀咕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说给他听,“我说你不会来的,但他坚持说你会……看来你确实没有看起来那么蠢嘛,超人。”

卡尔不知作何反应。“卡尔-艾尔。”他说出自己的名字,算是回应。

“夜翼。”

“我打赌这不是真名。”

“那个啊,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如果你表现得足够让人满意,我想有一天会知道的。”接着他站起来,“跟我走。”

他们站在教堂的讲台前,夜翼从身上掏出一个很小的遥控器来,按了一下,伴随着机械运作的声音,讲台沉进了地面,露出一条向下的阶梯。

夜翼领着他走下去。楼梯不长,两侧有节能灯照明,他们的脚很快就踏上了平地。

面前是两条垂直的走廊,他们走到一扇门前,停住。夜翼转过身来朝卡尔撇了一下嘴,“我的任务这就算完成了。”

“你不一起进去吗?”

“不,里面有人等你。我还有其他事要办。”他友好地拍了一下卡尔的肩,“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见面,大个儿——不是在敌对的情况下,当然啦。”

夜翼掉头走了,背朝着他,却还边走边举起手来冲他摆了两下。

卡尔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露出这么丰富的表情来,即使那人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还是如此的生动。真是惊人。

卡尔不自觉地深呼吸了一下,才伸手去敲门。

“进来。”一个男声立即回应了。那个声音,低沉而粗粝。

他曾经听过这个声音。卡尔怔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坐那里。”坐在椅子上的反抗军指挥官一身黑衣,而他身边站着的少年却穿着红绿配色的套装,两人形成了奇妙的对比。

蝙蝠侠伸手向他指了一下对面的桌子,那上面摆放着一台波形仪。

卡尔在仪器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卡尔。”蝙蝠侠说,“我们必须要谨慎而确定。”

“我完全理解。”卡尔抿了一下唇,试图挤出一个笑容来,但好像没能太成功。

“罗宾?”蝙蝠侠冲着身边的少年偏过头去。

被唤作罗宾的少年走到卡尔身边,卡尔配合地抬起一只手臂,罗宾便将波形仪的探测器贴到他的小臂内侧。

“波形测试的方式我相信你已很熟悉了,我会读一系列词语来测试你的情绪反应。”蝙蝠侠说,微微抬起头来,“当你准备好了,请告诉我。”

“我准备好了。”卡尔向他示意。

“好的。”蝙蝠侠点点头,看向检测仪的显示屏,读出第一个词语,“屠杀。”

表示情绪的线条开始波动,波峰集中在水平线以下,代表这种情绪反馈是负面的。

“阳光。”

再次的波动,波峰在水平线上,但是振幅较第一次要小,情绪维持的时间也要短。

“遗弃。”

负面的情绪。

蝙蝠侠又念了几个词语,都是波形测试中常用的,然后他又加了些感情犯和监察人员才了解的,有关宗教和艺术的词语,都得到了相应反馈。

“最后两个。”蝙蝠侠说。

“情感抑制剂。”

向下的波动代表了厌恶。

“嗯。”蝙蝠侠赞许似的点了一下头,然后他的视线离开检测仪,转向了卡尔。隔着白色的护目镜,卡尔也感觉得到,他正在——观察自己。

“布鲁斯·韦恩。”

检测仪的线条以高频率和不稳定的波幅,在水平线上下剧烈抖动起来。

“啊哦。”站在他旁边的罗宾发出小小的惊呼。

卡尔被羞窘和气恼击中了。因为最隐秘的欲望被当众展示而羞耻,又因为隐私被人调查一清而气愤。

他听见蝙蝠侠明显地哼笑了一下,一侧的嘴角弯起来,有点像——

“你披风的左口袋里有一块布鲁斯·韦恩的方帕。” 蝙蝠侠声线平静无澜,单纯的事实叙述,“当你独自一人,有时你会把他拿出来闻一闻。”

卡尔当即就要爆炸在这把椅子上了,根本没法接着回忆。

蝙蝠侠没理会卡尔的反应,自顾自说道,“但是你的感情,只有在你真正触摸到他、将自己的身体覆于他之上时,才能获得完全的满足,布鲁斯·韦恩让你……”

“蝙蝠侠!”卡尔忍不住叫停。

 “可以了。”蝙蝠侠关闭了检测仪,看样子终于放过了他。

然后他看见罗宾背转过身,肩膀耸动,一看就是在……偷笑。

“所以说,我是,通过了你们的测试了是吗?”卡尔急切地想转移话题。

“是的。”蝙蝠侠点了下头。过于淡然的态度反而让卡尔觉得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激动。

“那么,”卡尔花了几秒钟来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接下来我该怎么联络你?”

“你不联络我。”蝙蝠侠说,从腰带的一格中拿出一个指节大小的黑色方块,“把这个加装到你的通讯器上,我会联络你。”

卡尔看了一眼旁边的罗宾,少年已经恢复了先前的冷静模样,双臂交叉在胸前,带着和夜翼相似面具的脸上显出一种及其专业的神色来。

“你可以回去了。”蝙蝠侠微扬下巴示意出口的方向。

卡尔没料到他们的第一次会面——上次的打斗不算——会结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

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作为合适的结束语。

“好的。”他说,让吐字听起来坚定有力。不能透露出不满,好奇也不行,他告诫自己。

卡尔开始往回走,罗宾跟在他身边,看来是要送他离开。但也可能,是为了确保他不乱跑到其他房间去。

“那么。”卡尔听见蝙蝠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为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做好准备。”

卡尔回头看他,蝙蝠侠已经坐回到办公桌前,看着他的电脑了。

**************

*目前就写了这么多,呃啊,觉得糟糕,自我厌恶……

评论(15)

热度(51)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