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超蝙】黎明予我新生(撕裂的末日AU) 05

卡尔查了些关于如何养狗,尤其是宠物狗的资料。当然了,这些资料都属于被查封的违禁一类。现在他知道了拿来喂小狗的最佳食物是些什么,也知道了这些动物每天都需要一定的运动量,需要放出门去排泄生理垃圾,可是他没有这个条件。

他只能在每天工作结束回家时把小狗带回去,喂它,白天的时候再把它带到另一处无人的房子里。终归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近几天来政府军和抵抗组织间没有发生武力冲突,卡尔只是被派去监督艺术品和书籍的销毁工作,和负责审问几个之前抓到的地下社会成员。卡尔从他的工作里带回了一些……违禁品。一些诗集和小说。他看得很快,看过之后就会立刻把它们烧掉。这些人性的精品应该像在“旧世界”里那样摆上每一个人的书桌,用以启蒙,用以养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毁掉。

有件事情一直萦绕在他心头。并不能说是“一直”,因为他有事可做的时候还是在认真做事的。可当他闲下来、独自一人的时候,他就会想起……想起布鲁斯·韦恩,想起他说过的话,他戏谑的语调和生动的表情,他温暖的身体和柔软的手掌,他的味道,他那块放在证物处的方帕……

卡尔去交证物,证物室只有一个人在值班,走不开,就让他把证物放在桌上,等自己闲下来再去归类登记。

交完证物。卡尔突然像是鬼使神差一样,向对方提请使用证物。

“编号?”

“嗯……”卡尔思索了一下,“DK63017。”

值班员在电脑里搜索了一下,说,“我已经为您登记了。相信您对这儿的证物的分类和摆放已经很熟悉了,这次您自己去拿,找得到吗?”

卡尔点头,进入了证物室。

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那块钴蓝色的方帕。他小心地摆弄它,好像这是珍贵的艺术品。微凉的绸缎触在指尖上,像温柔的抚摸。他难以自制地将它举到鼻尖处,闻了一下。

卡尔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困窘不堪,可他却不愿意就此停下。

他了解这件证物室内的摄像头的角度和方位,他可以在不被留下影像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超级速度拿走这件证物。

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离开证物室,到了门口的接待处时,值班员充满敬意地向他道别。

他走了,兜里揣着那条帕子。

 

----------

他又被派去逮捕抵抗组织成员。

这次是一个在暗地里印发违禁印刷品的工厂,并没有配备强力武装,除了工人外就只有常规的保安人员。

卡尔要想个办法带这些人离开。他不会再杀人,也不愿意看见任何人被杀了。

他指挥自己的部下去错误的方向搜查,自己则只身前往感情犯藏身的地方。

门被从里面锁住了。但这对卡尔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铰链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卡尔能听见房间内的人们充满惊恐的小声叫喊,又努力镇定下来,抓好手里的枪械,保持警惕。

卡尔不想吓到这些人,可……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制服,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门锁坏了。卡尔小心地推开门,让门里的人可以做好心理准备。他双手向上举起,做出完全的放弃抵抗的姿势。

门内有十几个人,其中四个人拿着枪。

“我是来带你们逃出去的。”卡尔缓步向他们靠近了一点。拿枪的人在看到他的时候都将枪向上托了托,枪口紧紧对着他。但至少没在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开枪打他。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啊。”长发的女子怒视着他,“你当我们都是弱智?”

“听我说,”卡尔尽量表现出耐心,但其实时间紧迫。“政府军就在这栋房子的西侧,他们发现那里没人之后,十分钟之内就会巡查到这里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政府军’?‘他们’?那你以为你是谁啊?”又有一个人发出质疑的声音,“谁不认识你啊,超人!”

“如果时间充裕,我愿意向你们证明我自己,用任何你们觉得合适的方式;但眼下真的没时间了。”

“证明你自己?证明什么?这又是什么新的打击犯罪的方法吗?实在不明白你想干嘛!”

“你们没有别的选择了!”卡尔用自己的声音盖过他们,“在这里等着,百分百要么被抓要么被杀死;或者跟我走,也许还能活下去。”

在角落的男人第一个将枪口垂了下来,“我愿意跟他走。”

“我也是。……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总比等死要好。”

虽然人们的表情依然戒备,但至少没有原先那般充满杀意了。

卡尔领着他们从消防梯跑到一楼,最后钻入可以通向外部的通风管道。

卡尔第一个从管道口跳下来,然后他开始一个个帮助其他人安全落地。

“没想到真的出来了。”第一个朝卡尔咆哮的女人拍拍身上的灰,“虽然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但总之谢谢了。”

有几人附和着,也道了谢

“这附近还有人在巡逻。”卡尔催促道,“你们尽快离开吧。”

话音未落,他就听见后方传来一声枪响,接着是撕打的声音。

卡尔回头去看,一个政府军士官正和一个保安扭打在一起,一个金发的男人已经举起了枪,但因为二人缠斗,无法瞄准,不愿误伤同伴所以还未开枪。

“艾尔长官?”那士官看到了卡尔,大声呼叫起来,“您在干什么!?快制服他们啊!”

现在如果不出手阻止,士官一定会因为寡不敌众被愤怒的群众杀死,可如果他出手了,事后根本没法向活下来的士官解释清楚他的背叛行为。

突然间,一道绿光闪过,所有人手里的枪都在某种力量的冲击下掉了下去。一个穿着紧身制服、身周笼罩一层绿光的男人飞了过来,将士官一下击晕,抓在了手里。

“灯侠!?”卡尔惊诧地看着他。

“灯侠已经死了。”男人纠正道,没有去看卡尔,“现在是绿灯了。”

绿灯把晕过去的士官抗在肩上,冲卡尔做了一个手势,“他看见你了,我要带他走。”

“你们不会……杀了他吧?”

“不如你先问问他杀过多少我们的人了?”绿灯侠冲他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但接着这种表情就转化为了载着怒气的自责,“……就像曾经的我。”

他朝卡尔做了个表示离开的手势,“你保重。”他说,接着便快速飞走了。

卡尔没有去追他,而是选择了留下来确认周边情况,以免刚才的事再次发生。确认再无埋伏,并向他救出来人们告知之后,他才准备离开。

他又要回去报告一次失败的任务了。这次,还有一个故事等着他编呢。他想。

评论

热度(23)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