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超蝙】黎明予我新生(撕裂的末日AU) 04

等被闹钟吵醒时候,卡尔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他起床,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只抑制剂,装进注射器,把它拿到卫生间去,将透明的液体挤进马桶,再把剩下的空瓶扔进垃圾桶。

他必须要谨慎。他不能确定局里的人在监察他们的生活的时候不会调查他们的生活垃圾。他不能就那样把未注射的抑制剂藏起来或者直接掰碎了扔掉,他要让一切看起来和以往一样。是的,“一切如常”。

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感情犯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无法再漠视政府军的行为,更无法继续做他们的帮凶。他有强烈的意愿去反抗、去改变,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冲动了。他应该联系抵抗组织,但现在,他还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

他听见了幼犬在卧室里的动静。

他叹了一口气。冲动之下的选择真是一个灾难。可既然他这样做了,他现在也没办法抛弃掉它。它想或许他应该想个办法将它送到底下社会去,那里的人知道怎么养,也愿超人,伟大社会的守卫者,最强的超能战士,“新世界”的标志,忽然良心发现要拯救一条狗?这真是一个笑话。地下社会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他的,他们会认为狗身上被装了什么追踪仪器,或者被进行了什么身体改造,就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

所以眼下并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了。卡尔在梳洗之后,走到厨房去给自己和他的狗做饭。

他出门去工作的时候,将狗也装进一个袋子里掖在胳膊下,用披风遮挡着带了出去,心里祈祷着它千万别出声。

他选了一处已经被监察部查封的民居,越过禁止线走了进去,将小狗搁在一张柔软的、带花色的毯子上。他检查并锁住了房间的所有出口,只留下一扇窗户。

“我晚上会来带你回去的。”他向小狗挥了挥手,从窗户飞了出去。


----------

他的上司让他护送布鲁斯·韦恩去星城。

“我不明白,”卡尔说,“他没有自己的私人保镖吗?”

“莱克斯·卢瑟也需要超能战士的护卫。”

“可卢瑟先生不仅是抑制剂生产商的董事长,更是我们的主席。韦恩只是个商人。”

佐德将军扬了扬手中的信封,卡尔走过去接了。

“韦恩先生收到了来自抵抗组织的恐吓信。”佐德将军年近半百,短短的黑发,两鬓已经开始发灰,他下巴上蓄着短须,样貌威严。

卡尔读着信,点头表示听见。

“虽然和蝙蝠侠一贯的作风有出入,但通过和我们留存下的几份他的字迹的对比,这确实出自他笔下。”佐德又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了一遍,“蝙蝠侠。”卡尔听见了。他不知道这个重复是什么意思,他没能从里面读出任何情绪。没有情绪,当然了。

“他在收到信的当天就交给了我们,请求我们的护卫,并且……”他停顿了一下,“他指名要你去。”

“我?”

 “你是不是前几天审问他的时候冒犯到他了。”佐德想了想,“韦恩企业对公益慈善的资助一向慷慨,在科技开发方面也颇有贡献,和政府关系一向不错,我们最好不要惹他。”

卡尔没有再说什么。向上司确认日程之后,便离开去执行他的任务了。


----------

他跟着布鲁斯上了后者的私人飞机。

座位宽敞得可以在两排座位之间做瑜伽了。布鲁斯坐在那里,卡尔坐在他对面。

机舱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布鲁斯没有带其他保镖,飞机里也没有侍者。

“那么。”卡尔开口道,“我上次有让你不快吗?”

“什么?”布鲁斯一直盯着飞机的窗外看,好似刚刚回过神来,这才转头去看卡尔。

“我说……就是上次的事情。”卡尔解释,“也许我不够礼貌,如果你感到生气,我向你道歉。”

“没有啊。”布鲁斯摇摇头。“你很不错。”

卡尔没有太能听明白。但他没有再问。

两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卡尔听见布鲁斯轻轻地咳嗽了一下,他以为对方想借此引起他的注意,然后说点什么。于是他看向布鲁斯,可布鲁斯只是坐在那里,仍旧盯着窗外,看也没看他,更是什么话都没说。

卡尔忽然有点不知所措,连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尴尬”,对,那些人就是这么叫的吧。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可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的只有那几个场景:布鲁斯·韦恩和他在宾馆房间里,布鲁斯坐在沙发上,他站着,布鲁斯从西装前袋里拿出方帕递给他;布鲁斯·韦恩和他在审讯室里,各坐在桌子的一端,布鲁斯对他说话,扔给他问题,他措不及防,一时怔忡,无法回答。

可卡尔还是会时不时地去看布鲁斯。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想。他的任务是护卫这个人,他当然要随时注意目标的情况。飞行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只要不到两小时他们就到达目的地了。

布鲁斯终于没有看着窗外了。他解开安全带,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卡尔身边,走到机舱一侧的某个位置去拿东西,然后他抱着两条毯子回来了。

他先给了卡尔一条,然后拿着自己的那条毯子坐回到座位上去,给自己盖上。

“我觉得有点冷。”他说,“回去之后我得让他们检查一下空调。”

卡尔并不会感觉到冷。确切的说,他能感到温度的变化,可是他的身体不会因为这种变化而不适。但他还是把毯子盖上了。“谢谢。”他说。

卡尔停了一会儿,慢慢地说:“之前你问我,我是不是真的相信……‘主脑’也没有感情。”韦恩的飞机上应该没有窃听装置,所以他没有这次拐着弯地去指代。

“我有吗?”布鲁斯歪着头看他。

卡尔又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不记得了吗?是吧。他只是随口问些问题,好让自己难堪,他不会记得的,而自己却被这个问题搅得一团糟。

“哦,是了。”布鲁斯抬了抬眉毛,好似刚从垃圾桶里又捡回了关于这段对话记忆。“我还问你,我们为什么而活,对吗?”

卡尔还没有想好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布鲁斯也根本没给他回答的空隙,“卡尔,你结婚了吗?”他紧接着问道。

卡尔摇了摇头。

“新世界”的婚姻机制是这样运作的:当你成年之后,有结婚的意愿时,便可以向政府民事部门提出申请,系统将会喂你在数据库中选择一位与你匹配度最高的单身异性作为伴侣。匹配度是基于双方的年龄、出身、职业、个人经历、性格爱好、居住地等一些系列数据得出的结论,以保证两人婚后共同生活的和谐。伴侣有义务在结婚五年内养育至少一个孩子,此时,他们应再次向政府提出申请,并在指定医疗机构进行精子和卵子的采集。人工授精成功后的胚胎将由该机构进行培育,并在其可以脱离培养皿之后交给该对夫妻进行养育。

“没有吗?”布鲁斯听上去有些惊讶,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像所有的守法用药的“正常人”那样,当然了。“我以为像你这样拥有强大能力的人,配偶栏早被他们填好了,于是现在你就有一堆孩子,并不是每个都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强大,但至少有几个能达到他们的注册标准。”

将胚胎培养至一定阶段后,相关机构会对其进行一系列检测以确定该胚胎是否含有超能基因。若有,在婴儿脱离培养皿后,会登记至超能人口管理局,并在其成长过程中给予特殊指导,让他们在长大之后可以成为合格的“超能战士”。两位超能战士的后代同样携带超能基因的概率会大大增加,但也不是绝对的。能力相近的超能战士会被系统优先配对,比如卡尔的父母。现在,拥有超能基因的人口大概占总人口的0.1%,但其中绝大部分人的能力都相当微弱,或不具有实战意义,故而现在超能战士部队也不过千人。但他们常常可以以一当百,政府在对超能战士培养上是非常支持的。

“我确实被这样建议过几次。”卡尔说。实际上,是自从他二十岁之后的每年一次,“但我并没有被强迫。”

“那为什么不结婚?”布鲁斯问,似乎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的问题已经完全地进了对方的“私人领域”,忘记他才是强调过不干涉别人隐私的人。

“我……暂时还不想。”其实这并不是个回答,只是个对问题的同意重复。卡尔没有真正去思考过为什么,但是他总是会拒绝来自上层的提议。其实在他心里……早就模模糊糊地知道这个答案。他不敢去思考,是因为他知道那个答案会是违规的。但现在他已经渐渐开始不再逃避了,问题的答案从原先朦胧的雾气中浮出来,清清楚楚地,就搁在他心里的某一块。

不过布鲁斯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沉默再次降临在两人之间。

现在卡尔可以感觉到了。布鲁斯对他那古怪、矛盾的态度。像是故意牵引自己去靠近,又时不时推他几把,把他推开点;太远了,再往回拉;一副淡漠的亲切,一种暧昧的疏离。

之前就这样的。在旅馆,在审讯室,都是这样的。只不过那时候卡尔还没有感情,他察觉不到如此微妙的人类感情;即使察觉了,他也分辨不出;分辨了,他也解读不了。

现在他读出来了,可是他……他还是不懂。

但是至少有一件事,现在他可以在心里给它打个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

布鲁斯·韦恩就是个感情犯。

没有感情的人绝对不会、也不可能显露出如此细微的情态变化,做出如此精妙的反应。

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点暗示,好让他明白现在自己也是他这边的人了。但是这太不可信、也太不谨慎了。

“我不想结婚,是因为……” 他吞吞吐吐,“因为我还没有找到那个人。那个人也还没有遇见我。”

他还是说了。说完之后才开始感觉到紧张,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脸上的皮肤发紧,他在等待一个不可知的反应,然而——

布鲁斯什么也没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他。那眼睛是蓝色的,海水的蓝色。和窗外天空的那浅淡空灵的蓝不同,看起来更深、更冷、更浓重……然后他轻轻地笑了一下,一边的嘴角勾起来,笑意却没有漫上整张脸,这是盘旋在唇边,不一会儿就找不到了。这看起来,和他表现在媒体镜头前的无数个笑完全不同,和他之前给过卡尔的那几个也不一样。

卡尔怎么也没料到这个。他看着对方,有点出神。但这种别样的专注也将他从紧张不安中拯救出来。

布鲁斯的嘴唇微微开启,他准备要说出他的回应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飞机剧烈地颠簸了一下。他们都因为这一下冲击而摇晃起来。随后机舱里响起警报的声音。

“什么情况?!”布鲁斯慌张地叫了起来,似乎是要站起来张望。

卡尔按了他肩一下,用动作示意他好好坐在座位上。

接着,飞机再一次猛烈颠动,窗外燃起火光。飞机开始不稳定起来,在空中倾斜、摇晃。

“副油箱爆炸了!?”布鲁斯用力抓着椅垫,朝那个方向又看了几眼。

“我出去看看。”卡尔说,“我得让飞机安全降落。”

“等等!”布鲁斯忽然拉住了他的披风,“会爆炸的……飞机会爆炸的,你必须带我出去!”

“我会的。”卡尔尽量保持冷静。

“不不不。”布鲁斯仍然慌乱地抓着他,“马上就会爆炸的,你不会死,可我会啊!我又没有超能力。”

又是一下剧烈的颠簸,飞机在空中翻滚,布鲁斯被安全带卡着动弹不得,十分难受,卡尔则不得不漂浮起来保持平衡。

“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卡尔握上他的手腕,但没有强行把他的手扯下来,“但是我也不能让其他人因我们而死,我得把飞机停到无人区去。”

布鲁斯的手慢慢松开了。但他仍旧盯着卡尔。

卡尔也看着他,朝他点头,又稍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腕,一个传达信念、表示安抚的动作。“我保证。”他说。然后他放开手。

他立刻飞到舱门边,在尽量保持舱门完整性的前提下用力将它扯开。

风狂暴地卷席了机舱,各种东西稀里哗啦地落下来,又被抛来扔去,砸在机舱壁上咣咣直响。

卡尔连忙将舱门关上。风停了。

爆炸过后的左侧机翼下的副油箱仍然燃着火,中间的主油箱也被高温烧灼着,随时有可能爆炸。

卡尔深吸一口气,吹出带着冰寒气息的呼吸。火熄灭了,油箱的温度也降了下来。可是输油管道已经破损,难以再为发动机提供燃油。

卡尔为自己找到一个更容易借力的位置,用双手托着飞机,视线朝高空之下扫去,试图找到一个无人的地点把飞机放下去。

他朝一块宽敞的草地飞过去。那看起来是个废弃的高尔夫球场。

飞机稳稳地停在草坪上。

他将飞机放下后,先去了驾驶室。可当他打开驾驶室舱门之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他倒转回去开客舱门,一打开,正在用力推门的布鲁斯猛然间就失去了着力点,直直地朝他的方向跌过去,他伸手去接,布鲁斯就这么扑到了他怀里。

“你关的门,我打不开。”布鲁斯还有点气喘,头发也乱乱的,但是看神情已经镇定下来了。

卡尔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他曾在某件东西上闻到过的味道,某个属于他眼前这个人的东西——那条方帕。他原以为那上面的香味只是来自被称为“香水”的东西,但现在他知道了,那香味,还有布鲁斯的味道交融在其中。

卡尔露出一个有点抱歉的笑容,连忙放开了他。“无人驾驶?”他问。

“嗯。”布鲁斯应答。“驾驶员在哥谭。”

即使是在无人驾驶技术已经非常进步的今天,无人驾驶客机还是相当少见的,尤其是这样的小型私人飞机。所以这次的飞行,布鲁斯除了他,是真的没有再带上任何人。

卡尔能想到他会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你是……真的担心会遭到袭击?”

布鲁斯白了他一眼,“不然呢?我干嘛要叫你来。”

卡尔笑了起来,“至少我起作用了。”然后他端详了一会儿布鲁斯的状态,问:“你还好吗?”

“挺好的。……不过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卡尔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回去以后会向总部报告这次袭击的。”

“我知道你会的,我也不是担心这个。”

“这很重要,你已经被抵抗组织列为了目标,今后也很可能会被……”

“嘘。”布鲁斯在唇上比了一根手指,“那就是你的任务了。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你看,我可以去找个其他的交通工具。”

“但有再次被反器材武器狙击的可能。”卡尔接道。

“所以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布鲁斯盯着他胸前象征超人的“S”标记,“安全快捷,绿色环保。”

卡尔噢了一声,“完全免费。”

布鲁斯点点头,笑了。

废弃高尔夫球场的草坪多年未经修建,杂草已经长到人的膝盖了。

卡尔走过去,将布鲁斯打横抱起来。

“你确定要用这个姿势?”布鲁斯问着,一条胳膊却已经环上了卡尔的脖子。

“这样你会感觉好点的。”卡尔说,“相信我,对一般人来说没有护具的高空快速飞行绝对不好受。最好的办法其实是用我的特殊材质的披风把你裹起来,如果你同意的话。”

“这还是免了吧。”布鲁斯稍微动了动,好让自己在对方臂弯里待得舒服点,“我们可以出发了吗,超人先生?”

对卡尔来说,这段距离在几分钟内便可以到达。但是带着布鲁斯,一个普通人,他必须要顾及到对方的生理承受能力,减缓他的飞行速度。

他感觉到对方身体的热度,隔着衣料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还有那个人的味道——自从注意到这是方帕上香味来源的一部分,不知为何这就让他很难忽视了。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卡尔降落在广场的雕像边,将布鲁斯放了下来。

“唔。”布鲁斯呻吟了一声,用一只手的手背贴着额头,“也许下次我可以考虑你的建议,用披风把自己裹起来。”

下次?卡尔在心里发问,但他没有说出来。

布鲁斯对着他伸出一只手来,“谢谢你。”

卡尔配合地去握他的手,“我的职责。”

两人裸露的肌肤相触。布鲁斯的手是柔软、温暖的,手指内侧和虎口覆盖着一些硬茧,这让卡尔有些好奇,是什么在这个拥有亿万资产的富豪手上留下了这些印记?

布鲁斯说他的任务完成了。道别之后,他调转方向,准备离开。

卡尔想到他们在飞机上未完成的对话,他掷出的暗示,对方没有出口的回应,如果布鲁斯这次就这样走了,他不知道两人还会不会再见面;就算再见面,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还有勇气说出类似的话来。他就是觉得……如果这样放他走掉,自己会失去某个重要的机会。

“布鲁斯!”卡尔开口叫道。

 “嗯?”被叫到名字的男人停了下来,扭转身体来看他。

卡尔快走几步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布鲁斯,其实我……”

布鲁斯再次把食指比到嘴唇上,示意他噤声,“你要小心,卡尔。你表现得太明显了。”

卡尔吞咽了一下。

“我知道的。”他冷静地说,“无论你想说什么,我告诉你,我和你,是一样的。”

然后他视线上移,迎着卡尔的目光看回去,“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卡尔连忙点了点头。

“很好。”说完之后,布鲁斯再次转身离去,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卡尔站在那里,直到布鲁斯走远,才慢慢漂浮起来,准备回去报告任务。

在飞行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从登上布鲁斯的飞机开始,他就没有掩饰过自己的情绪反应。而布鲁斯……卡尔在脑内重放他的表情,在听到他的答案后似乎也渐渐放任了自己感情流露。所以,他确实是从那时就明白了吧,自己竟然还傻到又去坦白一次。

但就像布鲁斯说的那样,如果他还想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继续他的工作,他应该学会伪装,从现在开始。

评论(4)

热度(34)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