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超蝙】黎明予我新生(撕裂的末日AU) 01

背景介绍:Equilibrium 译名《撕裂的末日》或《重装任务》是一部在2002年上映的反乌托邦科幻电影。故事讲述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统治者认为导致战争的原因正是人类的贪欲、愤怒等各种负面情感,于是强制所有人注射麻痹情感神经的药物,并销毁一切可能导致产生感情的艺术品、工艺品等事物。拒绝注射药物、拥有感情的人类被视为“感情犯”,由政府派遣身怀绝技的“教士”前去剿灭。主角John Preston(Christian Bale 饰)是一名高级教士,在一次行动后他开始断绝药物,渐渐体会到有感情的生活。并在最终通过与抵抗组织合作,杀死了统治者,结束了政权的统治。


并没有完全采用电影的设定,不看的话不影响阅读。文中的角色也没有刻意用某个特定的宇宙的形象,大家可以随意代入。大概会有点长。可预见的Happy Ending。


说明&警告:

1.没有外星人,没有氪石。超能力大多是通过基因改造获得的。

2.弱化了大部分人的超能力,如:超人需要呼吸,闪电侠无法超越光速,神奇女侠不会飞,不存在宇宙绿灯组织。

3.主要内容不是大超和老爷的对峙,还是两人并肩作战。

4.毕竟世界处在战争边缘,主角会在一定程度上间接杀人/漠视杀人行为。

5.文中部分译名:感情犯(sense offender)、有感情(to feel)、平衡处(Equilibrium)、抵抗组织(the Resistance)、地下社会(the Underground)、主脑(Brainiac)、灯侠(the Lantern)。

6.以前看过一点Jen的《地球圣殿》,写这文写到一半又看了一点,惊觉好像有撞梗,立马不敢看了。到底撞没撞,撞了几个我也不知道啊【。可我还想继续写啊!总之……我还是继续写了。


Chapter 01

“你快走啊。”卡尔微微弯下身,催促他面前的幼犬。

小狗并不能理解他话中的含义,将其当作鼓励性的互动,摇摆了几下尾巴。

卡尔发出了一声懊恼的叹息,“快走啊,走!”

而小狗只是坐在地上,用湿润的圆眼睛专注地看着他。

有人正在向这里靠近,他能听得见。大概有两三个……不,四五个人。步伐规律而整齐,让那听起来就像是同一个人一样。应该是政府军的人。

卡尔俯下身,摸了摸小狗的头,指尖离开的时候还有些恋恋不舍,“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拿你怎么办了,所以走吧……”

小狗只是动了动脑袋,用湿润的鼻尖去磨蹭他温暖的手心。

那几个人还在稳步向这里靠近,只要再经过一个转角,就会发现他们了。

卡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于站起身,伸出手去解开了披风在肩膀上的系扣。一整块纯白的布料像流水一样拂过他的肩胛和腰背。

他蹲下,用披风将整个包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好吧。”他说,“以后该怎么办以后再说。”他的身体脱离引力的束缚,脚尖离开了地面,悬浮起来。

他没有立刻飞离这片区域,而是和地面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停留在空中。黑色的制服失去了飞扬的白色披风后,在漆黑夜色的掩映下,他的存在变得不易让人察觉。他停在那里观察了一会儿从这里经过的几名士兵,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很快就离开了。于是卡尔也飞走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幼犬,试图从网络和书籍中查找答案也是绝无可能的。政府早已将所有可以激发人类感情的物品归为了违禁品。饲养非供食用的动物也在此类。试图搜集相关信息,无论最终是否找到,一旦被监控部门所发现,会立即遭到惩处。卡尔作为政府军特殊部队超能战士中的一员,有权以公务为由查阅与违禁品相关的资料。但今天已经太晚了。

卡尔关上公寓的门,将小狗从披风的包裹中小心地取出来,轻轻地放在地板上。他把披风扔进衣篓(毕竟穿着沾染上犬类气味的衣物还是不妥的),去厨房给自己做晚饭。小狗摆动着小短腿跟着他。

政府会在每周给每个人发放恰好足够使用七天的食物,这些食物都是基础的谷物、蔬菜和肉类,最合理的营养配比,还有适量的食盐和基础的调味料,所有人的都一样。“旧世界”的食谱也是违禁品,政府发给每个人的烹饪指导手册教会人们怎样加工基础的食材、让其成为可以果腹的熟食

卡尔煮了面条。他当然不知道幼犬应该吃什么,但是至少应该给它点吃的。他从橱柜取了一个瓷盘放在脚边,往里放了点面条,小狗立即奔到盘子边上,用鼻子贴着嗅了嗅,又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接着开始吃盘里的食物。卡尔感觉放心了点。

一人一狗结束用餐后卡尔收拾了餐具,洗了澡,换了衣服。当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再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时,混合着恼怒、慌乱、兴奋和茫然的杂乱情绪逐渐开始侵扰他。前一刻他还在抚摸蜷曲在他大腿旁的小狗柔顺的皮毛,而这一刻他却焦躁地想将它扔到地上。

他并没有那么做。他打开了电视。悬挂在墙壁上的电视屏幕被点亮了,冷光充斥着房间,在被涂成纯白的墙壁上投射下阴影。

在晚上七点到九点的这个时间段内,所有的频道播放的都是同样的节目。灰白色的背景上,出现的是莱克斯·卢瑟放大的脸。

“……亲爱的子民们,祝贺你们,今天又是‘新世界’美好的一天。在世界遭受过无数的摧残和磨难后,如今,和平统治人心;如今,战争只是一个名词,其所代表的意义逐渐为我们所淡忘。如今,我们结为一体。……”

“……人心中潜藏着一种疾病。它的症状是仇恨、是愤怒、是妒忌,它的症状,是战争。这种病,就是人类感情。但是,子民们,在此我向你们道贺!因为此种病,如今已可以治愈。只要放弃人类情感的波涛起伏,我们就可以彻底控制住病情。身为社会的一份子,你们得到免费的治疗品:情感抑制剂。如今我们和平共处,人类万众一心,战争消失了,仇恨成为了回忆,我们成为了自己的良知,正是这种良知引导我们去制定新的审查标准,将‘旧世界’遗留下来的,凡是可能引导我们产生感情、诱发这种疾病的事物全部销毁,排除在我们的生活之外。子民们,我们已经胜利了!最难能可贵的是,对抗着自己所有的缺点和本能,我们成为了幸存者!……”

这是每次节目结束之前必定会播出的来自主席的演讲。卡尔看了一下时间,八点五十二。只要再多等十分钟就可以看到其他节目了。那么,他想看什么节目?宇宙探索的最新进展?新型西红柿种植技术的推广?还是被逮捕的抵抗组织成员被审讯和处决的现场报道?

麻木。他想起这个词来。在几次审讯反抗组织成员时,这个词都被不削地啐到他的脸上过。他曾经对此毫无感觉,但突然之间……他好像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并为此感到不安。他不想再看——或者说忍受——这些电视节目。那么,从前的时候他为何会看?他开始思考。既然他不是真的想看,那是为什么呢?他不再感兴趣——感兴趣?这又是什么意思?

卡尔关闭了电视,房间又陷入一片漆黑。他从沙发上站起,朝卧室的方向走过去,小狗也立刻跳下沙发,紧跟在他的脚边。

他在小狗即将踏入他的卧室之时将门关了起来。现在离他平时睡觉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他睡不着。

他坐在写字台前,拿出纸笔。每个月必须上交一篇的思想报告,虽然离下次的期限还很远,但是既然没有其他可以做的,写这个也不失为一种平复思绪的方式。

“一切如常。”他写下这个句子,然后听见卧室门外传来的细小的摩擦声。他无视了那个声音。

一切如常。他想。然后他接着写:“这个月所收缴并销毁的艺术品中,画作有埃德加·德加的《等待》和……”

他开始听见幼兽的呜咽。稚嫩、低声、哭泣一般。

卡尔将笔仍在桌子上,打开门后小狗立刻奔进门来,扑在他的裤脚上。

他从柜子里找出一条毯子,铺在卧室的角落,小狗很快领会到他的意图,将自己小小的身体舒展在柔软的毛毯上,安静下来。

“乖孩子。”卡尔奖励般地又摸了一下它的头,然后将自己抛回了床垫里。

他无法再无视自己的状况了。他的的确确开始有感情了。只不过两天没有使用抑制剂,症状的出现就会如此迅速吗?这几天他接连遇到的异常情况,从三天前,他将那个哥谭巨富送到监察部开始……


*注:这里大超的制服和白超的差不多。



今天上午去看队3了,现在心里还是有那种……一口气咽不下的憋屈感,决定把这篇发出来(有关联吗!?),自己并不是很满意这一篇,所以攒了这么多了,也不确定能不能完结,不过……Whatever。

评论(3)

热度(38)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