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架空】普通爱情故事<六>

  

  

  在那之后中村再也没有来过“相遇”。

  杉田给他发邮件自然是不回的,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杉田甚至怀疑如果自己再这样锲而不舍地打下去,中村是不是就要拉黑他或者直接换号码了。

  原本杉田想中村可能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一下,毕竟自己确实也没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两人只要坐下来好好谈一下,关系一定可以修复的。

  可是中村就像是铁了心决定掐断两人间的任何联系,就连所有的社交账号都取消了相互关注。

  杉田擅自跑去中村家,幸好中村还没做到换锁这一步,可是每次对方都不在。他甚至抱着“中村至少晚上会回来睡觉”的想法一直等到深夜,结果自己一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睁开眼睛时天已经亮了。

  甚至想过去警署找他。但是如果中村是真心想避他不见,这样的穷追猛打也未免太过让人厌烦。

  两个人,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住在相邻的市区,一人的店铺在另一人警署的管辖区内。

  相遇、重逢,就这么难吗?

  杉田这才终于明白过来那时中村眼中的决绝根本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也许那段时间杉田多关心一下他,或者没有放他的鸽子,又或者没有说出‘以后’这个词,事情都不会演变成这样的。

  没有“也许”这种假设。

  不甘心。怎么可能甘心呢。杉田想了想,明明两人都没有错,之前也一直相处得很好,怎么就会流落到这一步呢?

  杉田几次想向安元询问中村的近况,都忍了下来,今天又翻出安元的推特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了。

  上次怎么也没向那家伙要个其他联系方式呢?杉田责怪起自己来。

  杉田给安元发私信。没怎么客套就把自己的目的说了。

  「难过这几天中村一直没几天精神,问他他也不说,原来是和你吵架了吗。」

  安元和上次一样,很快就给了杉田回复,不禁让杉田觉得安元是不是每天都很闲,上班总在玩手机。

  「算是这样吧,因为很无聊的理由。」既然中村没有向安元说什么,那么自己也还是不要透露的好。

  「嗯。除了看上去不太开心,对来报案的人爱答不理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发完这句安元又追加道「哦对了如果对嫌疑人比较凶残也算的话。」

  「那你知道……中村最近都是住在什么地方吗?」虽然感觉好像有点不合适,杉田还是问了。

  「最近都住在警署的宿舍。说是住的房子物业有问题,又一时半会儿修不好。」

  原来是住在宿舍?这段时间一直盘旋在心头的疑问解开了,杉田觉得放心了不少,可是同时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噎在了喉头,哽得难受极了。

  「啊,对了,中村说“还是住宿舍比较习惯”,如果有空位了的话打算搬回来的样子。」

  「好的,我知道了。」除了这一句,杉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竟然不知道?……中村他很少有像你这样要好的朋友吧,之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两个人好好谈谈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了杉田的低落,虽然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安元还是说了一些安慰的话。

  之前一直好好的。两个人好好谈谈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是的,杉田原本一直也是这样想的啊。

  不过既然知道了中村想搬回去住,那么就算是为了搬家,早晚有一天他一定会回去的。

  杉田掂了掂手里的钥匙,下了决心。

  

  --- ---

  一切看上去就和原本的日常没有任何改变。

  在不那么确定的时间点在咖啡馆待上一段不确定长度的时间,悠木碧会和时不时来找她玩的女生朋友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讨论着什么,因为看起来就很开心,所以杉田店主对这种这种消极怠工也就这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之后回家休息。杉田住到了中村家里,没有经过主人同意。

  因为中村本人根本就不在这里住了,所以也许并不能称为中村家吧。

  按理来说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很沮丧的才对,或者因为等待的对象迟迟不出现以及种种不确定性而心焦。

  但是杉田却意外地平静了下来。也许有些事情真是要分开一段时间才能明白的。杉田在这段时间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感情。

  如果不是这家伙的话不行呢。现在的话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了。

  不论中村到哪里去,自己都会追上去的。

  

  这天杉田吃过饭,坐在沙发上,没过多久就开始要打盹儿。忽然听见大门处钥匙转动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

  中村一推门进来,就看见了仿佛刚被惊醒的杉田,端正地坐在沙发上。

  “中村?”杉田叫了他一声。中村没理他,仿佛没听见。

  杉田看得出中村其实满脑子问号,每个问题都已经在嘴边打转了,却偏偏还要装作一脸毫不在意的模样。

  中村果然还是很可爱啊……

  “听安元说你要搬回宿舍。”杉田似乎毫不介意中村对他的无视。

  “是这样没错。”中村径直走去了卧室,但好歹是回了他的话。

  杉田跟着去了。

  中村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旅行箱,打开衣柜开始往里装东西。

  “今天就要走了?”杉田小心地问。

  “嗯,房租明天就到期了,如果你还想赖在这里也没关系,但请自己向房东交租金。”

  果然他还是知道的啊?

  中村埋头收拾东西,从房间这头走到房间那头,杉田就蹲在旁边看,中村也不赶他。

  怎么办好呢。杉田飞速地在心里盘算起来,方法一个个被提出来又一个个被否决了。

  中村很快就收拾好了卧室的衣服,回到起居室去给他的那些收集品装箱。

  “这么多东西你一会儿怎么带走?”杉田又跟着他回了起居室。

  “我会自己叫车,杉田さん请不要费心了。”

  啊,有了。杉田心里忽然就有了主意。

  “嗯。”杉田应了一声,“我开车送你去吧。”

  “不用……”中村刚张嘴要拒绝他,就被杉田挡了回去。

  “这是最后一次了呢。”杉田说,“说起来,中村还从没有坐过我的车吧,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不知为何杉田就是觉得如果自己这样说了,中村一定不会再拒绝的。

  中村垂下眼帘去看着地面,睫毛颤动像受伤的蝶。

  “好。”最终他答应了。

  中村收拾出了一个旅行箱、两个纸箱和一大袋的东西。

  “其他东西是房东的。”中村说,“剩下那些我不想要了,如果你想你可以拿走。”

  杉田帮中村搬了三次东西,才把所有东西放进车里。

  中村坐上副驾驶的位置,沉默地系好了安全带。

  今天堵车比较严重,杉田侧过头去看中村,确实像安元说的那样不太有精神,黑眼圈也比较重。

  又在离红绿灯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就塞住了。杉田踩下刹车,松开离合,挂上了空挡。

  中村突然低下头用手捂住了嘴。

  “中村?”杉田着急地问。看起来中村真的挺难受的。

  “没事。”中村仰起头靠在椅背上,“老毛病了。”

  怪不得每次提出开车载他都会被拒绝,还经常会对自己抱怨东京的士司机的野蛮驾车作风,杉田这才恍然大悟。但是中村一次也没有向他提过自己会晕车。

  “睡一会儿吧。就算睡不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我会尽量开稳一些的。”杉田温柔地说。

  杉田又开了一会儿车,再去看中村,中村听话地闭着眼睛,安静地靠坐在椅子上没再动了。呼吸不太平稳,但好歹表情看起来没有那么难受了,杉田也不知道中村是否睡着了。

  --- ---

  

  等中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杉田已经停下车有一阵子了。

  “嗯。”中村模糊地呻吟了一声,揉揉眼睛,“到了?为什么不叫我。”

  “看你睡得还蛮开心。”杉田微笑着看他,“不忍心叫你咯。”

  中村有点奇怪地看着杉田:“你为什么看上去这么高兴……不对啊?这是哪儿啊!?”中村这才从车窗向外看了看,应该是个小区,周围却全是陌生的风景。

  “我家楼底下。”

  “你脑袋被驴踢了吗!!”中村激动地骂了他一句,就要去解安全带,却被杉田抓住了手。

  “放手!”中村用力拉扯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不要。”杉田盯着他,抓得更紧了。

  “……”中村皱起眉头,停下了挣扎,“说吧,你又想干什么了。”

  杉田见中村没再硬要下车,也就收回了手。

  “和我交往吧。”杉田突然双手合十,一脸诚恳地对着中村说,“这是我杉田智和一生一世的请求!”

  “哈??”中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说啥?再说一遍!?”

  “请和我交往。”既然被要求再说一遍,杉田就认认真真地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只喜欢你,和我交往吧中村!”

  “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啊!”中村要去抓车门,结果又被杉田按住了。

  “都怪我,之前表现得太轻浮了,又没有勇气说清楚,才惹你生气了。”杉田十分愧疚地样子,“这次是认真的,我想好了,不会再找借口了,我就是喜欢你啊。”

  “你说够了没有啊!喜欢喜欢什么的。”

   “可是,你不相信啊,”杉田仍旧不依不饶,眼睛睁得大大地,一脸纯情地看着中村,“我是真的喜欢悠一啊。”

  刚才气势还十分凌厉的中村一下整张脸都红了起来:“这是犯规吧喂……”

  “所以说,答应了我了对不对。”杉田向中村靠近了一些,“就算你不答应也没用了,我还是会缠着你的。”

  中村尽量把身体往车窗那一边缩,可毕竟车厢内空间有限,所以也没什么用。

  “那你干嘛要把车开到这来啊。”中村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诶?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既然要交往,当然要一起住了。”杉田理所当然般地回答。

  “根本没有这种逻辑!杉田智和你这个脑袋被门板夹过的崽崽!”

  “中村不愿意吗?”杉田劝诱道,“你看,原本我老往你家跑,一周四五天的住,也和同居差不了多少了啊。”

  “也不是说不愿意啦……”

  “这里离警署很近,步行的话也很快就能到,不会再出现因为赶不上电车没办法回家的情况。我也可以去接你的,反正我每天都很闲。”

  “那倒也是。”中村竟然认同了。

  “而且,每天下班回来,不用再一个人面对又冷又空的房子了哦。枕头我会好好地准备两个的,不像某中村……”杉田又补充说,“要是中村想养小猫也是可以的呢,就是不知道直司会不会高兴啊。”

  “直司又是谁?你现在除了美少女养成,还玩起BL游戏来了吗?”

  “直司是我的柴犬啊,中村你忘了吗?……我的恋人,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都只有中村一个人哦。”

  “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中村叹了口气,眼中像是有水光浮动,“我答应了。”

  “太好了!”杉田欢呼了一声,想扑到中村那边去抱他一下,又被安全带给勒住了,“咳咳、那中村除了乌冬还喜欢吃什么?我会学着做的……”

  话刚说完,就听到“嗙磅”两声,有人在敲车窗玻璃。

  杉田扭过身去,把车窗打开,有个男人弯下腰来, 对他说:“那个啊,先生们,不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讨论的,但可不可以先回家再说啊?麻烦不要把车停在楼底下,我的车过不去的啊……”

  杉田对男人抱歉地笑笑,关上车窗发动车子把车开走了。

  中村狠狠地削了他一眼。

  后来有一次安元问中村,“你不是要回宿舍住吗?怎么又去住杉田那里了?”

  “这个啊。”中村摸了一下鼻子,“难道你希望他天天出现在警署宿舍吗?”

  安元竟觉得很有道理。

  

评论(8)

热度(14)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