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架空】普通爱情故事<五>

  <五>

  

  杉田醒过来的时候,口很渴,头很疼,他在床头到处找手机找不见,看了看闹钟,时针已经摆过十一了。

  不记得昨晚自己具体是怎么进的门,怎么上的床的了,外出穿的上衣和裤子还在身上,皱巴巴的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隔夜酒味。 

  杉田扶着额头走出卧室,看见鞋子被蹬掉在玄关,两只相距甚远。他又在起居室找了一圈,桌子上、沙发上、地板上,还是没有找见手机。

  每次宿醉简直生不如死,真不知道那些在公司供职、第二天还要出勤的白领都是怎么应付的……杉田每当这个时候都在心里痛下保证以后绝对不要再喝成这个样子。

  杉田家里没有备什么醒酒药,只能去厨房泡点绿茶喝。

  饿。这是洗完澡、换过衣服,看了一会儿电视,状态略好转之后的杉田的第一个想法。

  因为最近总是泡在中村家,所以不知道冰箱里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做一顿饭的存货啊,不行的话就点外卖吧。

  杉田打开冰箱门,一眼就看见放在里面的手机。

  ……

  一定是昨晚回来第一件事是找水喝,就顺手放里面了。

  杉田把手机拿出来,唤醒屏幕,醒目的数条来电提醒和数封邮件,打开一看全是来自中村悠一。

  邮件都是在昨晚发的。

  19:15「你什么时候上线?      中村」

  20:27「好了,我确实地领会到这个事实了:我被放了鸽子    中村」

  22:03「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事的话说一声啊   中村」

  23:44「我要睡觉了,请不要给我打电话    中村」

  杉田心里咯噔一声,这才记起前几天和中村约好了周五晚上一起玩网游。虽然杉田一向对网络PRG不是太感兴趣,但是因为中村非常热衷,又说“我一个人玩很无聊”“我带你升级!必须的装备我也给你准备好了,你来就是了”所以杉田就去陪他玩了。

  杉田又去翻通话记录,未接来电都是今天早上的。从七点多开始,差不多每隔一小时一次,直到十一点。

  要是手机在卧室,或者至少没被放进冰箱里,应该还是能听见铃声的啊,杉田懊恼地想着,立刻给中村回电话。

  每次都等到无人接听的自动提示音出现,杉田拨了三遍,中村还是没接。

  虽然也存在着没听见的可能性,但是杉田就是本能性地感觉到:中村生气了。他绝对是生气了。

  先是连续几天都没好好联系过,之后是放鸽子,再是连续不接电话。杉田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自己和中村……应该说是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时不时会有一点进展,从大方向来看还是积极的。中村虽然总是嘴硬,但是并不迟钝,所以杉田想他应该是明白的,而且对自己也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两个人谁都没有说破。也许某一天他们之间会形成一种真正的平衡,就这样暧昧下去;又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这时候杉田也顾不上自己饿不饿的事情了,换了衣服就直奔中村家去了。

  因为之前发生过几次杉田来找中村,中村有事还没回来,杉田只能去附近找个地方小坐一会儿等中村的情况,所以中村给了杉田自家的备用钥匙。

  杉田敲了几下门,没人应,料想大概又是这种情况,就准备进屋去等着中村了。因为休息日的话……除了和杉田一起的时候会出去吃饭或者买点东西,中村是很少出门的,就算出门也会很快回来。

  但是杉田刚掏出钥匙,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

  杉田做好了准备应对或者阴沉着脸一身低气压、或者发着脾气要臭骂他的中村。

  但是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

  中村看起来很平静,就那样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回了房里。甚至连一句惯常的抱怨或者揶揄都没有。

  杉田心里警铃大作,这种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他还从没在中村身上见过,看来这下事态是真的严重了。

  中村坐到沙发上去,翘起一条腿,双手抱臂,说,“看来还你活着。”

  “对不起对不起。”杉田没敢跟着坐下,连着道了几遍歉,“是我的错,我昨天和人去吃饭,商量制作游戏的事情,因为喝多了,所以忘记了和中村的约定。”杉田抬眼观察中村的表情,“原谅我吧。”

  毕竟也算是人之常情,杉田态度又十分诚恳,中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那上午呢?明明打得通,你是睡成猪了?”

  虽然好像有点羞耻,但是杉田还是说了实话,告诉中村自己的手机在冰箱里放了一整夜加一上午。

  也算是个可以接受的理由。杉田看中村的表情有所缓和,刚想再说点什么,突然有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严肃的气氛。

  杉田的胃由于空了太久而发出了委屈的抗议。

  中村一愣,噗嗤一下笑出来,“喂杉田……”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肚子叫。

  “这次不是我。”杉田盯着中村。

  两人决定出去吃饭。

  中村去卧室换出门的衣服,却半天没有出来,在起居室等着的杉田不禁开始胡乱猜测起来。

  中村终于换好衣服出来了,却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杉田看见中村咬了一下下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次,这才开口道,“其实我昨天晚上看见你了。”

  “诶?”

  中村说了一个居酒屋的地址,“没错吧?我昨天就在街对面蹲点。”

  杉田恍然大悟,“所以说车里的真的是你?”

  “你是看到那辆警车了?”中村问他。

  “是啊,当时还想到你了……”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中村叹气,“你总是希望我能主动一点告诉你我的事情,可是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一点都不说呢?”

  “所以说那是因为怕中村觉得麻烦啊。”杉田解释道。

  “上午的时候也是,一直不接电话。我可是真的……”中村突然住了口。

  “什么?”本来以为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却又被提了起来,杉田忽然莫名有些烦躁,“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是个人总会发生一两次的。以后也是……”

  杉田发现中村的表情突然就变了。神色瞬间变得冷清,看起来总是明亮的黑色眼瞳,这时却像浮了一层暗色的云雾一般。

   “够了。”中村说,声音里也透着冷彻,“已经够了。”

  杉田不明白到底是哪句话、或者哪个词突然踩到了中村不可碰触的点,只觉得一种不可名状的寒意笼罩着中村整个人,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中村?”杉田疑惑地问,现在当务之急至少应该搞清楚对方到底是怎么了。

  “以后?”中村冷笑了两声,“明明已经决定了的,就不应该再听你说什么。”中村摇了摇头,这次是彻底地平静了下来,语调里的决绝非常明显,“您请回吧,杉田さん。”

  “为什么啊?”杉田对突然转变态度中村非常不解。

  “算是我的自私好了。我真的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要我道歉也可以。”中村边说边走到了玄关,“对不起……以后也请不要再来了。”说着就要开门。

  杉田几步赶到中村边上,抓住了中村要去开门的那只手的手腕。

  中村吃痛地哼了一声,杉田赶紧放了手,一时心急竟然忘记中村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全。

  中村看着他,眼中是冰天雪地,却是自己先被冻得寒彻心骨的人,才会出现的眼神。

  杉田被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如果你一定需要理由的话,就是这样的态度啊。你只是习惯了照顾人而已,什么意思都没有。”明明是在讲杉田的事情,中村的语调听起来却像是自嘲,“明明没有就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你一个人到底都想了些什么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结论……”杉田试图让对话可以正常进行,但是话出口才觉得好像并不合适。

  “啊啊,是吗?我误会你了吗?”中村又笑了两声,这种笑声在杉田听来却觉得格外心疼,“平时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敢做……实际上到了关键时刻却畏首畏尾,根本没办法做决断,不敢踏出一步吧。”

  杉田竟然觉得自己无法反驳。这段关系确实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自己在主导,然而实际上在每个节点敢于踏出第一步、说出内心想法的都是中村啊。自己真是个懦夫……

  “既然没办法面对,那就算了吧。”中村终于还是把门打开了,“反正像你这样的人,从来就没有在认真考虑吧。”

  杉田还在打击中没有恢复过来,一个不留神被中村推了出去,刚想转身挤回去,门已经被中村眼疾手快地关上了。然后是反锁的声音。

  杉田在外面拍门,“开门啊中村?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说啊,一定可以说清楚的!”

  “也许你觉得这样就好,这样下去,一辈子……都是亲友对不对?”中村的声音不高,透过门板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但是我不能,不能。我没办法忍受。只要一想到‘以后’”中村哽咽了一下,“如果交了女朋友或者有了喜欢的人,请不要告诉我。就算要结婚了,也请不要寄请帖给我。”

  杉田看不见中村,却不知为何觉得对方就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了,着急地在门口喊,“真的不是这样的啊,悠一!你到底是怎么了……”

  “到底是怎么了啊。”中村靠着门板滑坐到地板上,“因为我喜欢你啊。”

  突如其来的告白,呼吸都在瞬间停滞了,杉田没想到中村可以就这样说出来。这个人,看似别扭,其实真的要比自己勇敢太多了。

  “你满意了吗?”中村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再没有出过声。

  杉田又在那边叫中村的名字边敲了半天门,因为他知道中村一直坐在门边就没有离开过。

  直到隔壁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中年男人看着他恳求道,“拜托了先生,情侣吵架没关系,但还请不要打扰邻居好吗?您已经敲了快一个小时了,不累吗?我是上夜班的,每天也只能睡上个几小时……”


评论(5)

热度(17)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