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架空】普通爱情故事<四>

  <四>

  

  杉田这次更新了通常两倍的量,然后看了看积攒的回帖。

  有读者说:

  「楼主最近好像挺忙的,经常说着“有私事”就会断更几天。」

  「“私事”是同一件事吗?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呢?没事吧,有点担心呢。」

  类似这样的问题有不少。

  杉田乐了,回复道:

  「没想到让大家担心了。楼主并没有遇到不幸的事情哦,不如说是好事……楼主有喜欢的人了呢ww目前进展还不错。所以断更什么的真是不好意思呢。」

  杉田刷新了几下网页,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了新回帖:

  「啥?我看到了啥?有喜欢的人了?进展顺利?看来楼主很快就要来汇报说自己脱单了!到时候要是坑了可别怪我们要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

  「什么嘛,楼主天天说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宅男loser,原来都是骗人的!果然和我们不一样!……不过话说楼主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

  杉田想了想,又回复道:

  「请大家放心,无论是成了还是被甩楼主都不会弃坑的。至于是什么类型的人……是个非常傲娇但其实很温柔的人。至于傲娇的好处就请大家自己领会吧www」

  这之后杉田就关闭了网页。心想本来还考虑要不要把网址给中村的,这下还是算了吧。

  “有新邮件噢~☆”手机邮件提示音被换成了love plus中爱花的声音。杉田将手机拿过来查看:

  「因为被恶徒抓伤了手臂,所以这两天休假在家      中村」

  杉田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回复道:

  「不会很严重吧?我去看你      杉田」

  会不会直接打电话更好一些呢,杉田想。不如干脆……

  杉田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奔中村家去了,路过附近超市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某件事来,停下车去超市买了些食物原料。

  “杉田?都说你不要来了啊。”中村给他开了门。

  “邮件吗?”杉田把买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没看到呢。”

  “说重点,真的不严重吗?”杉田端详着中村缠了纱布的左手小臂。“都到休假的程度了。”

  “光荣负伤。”为了证实确实伤得不重,中村向杉田展示性地活动了一下小臂。“不休白不休。”

  杉田还是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的手,“还是挺疼的吧。”

  中村咧着嘴做了一个古怪的表情,“嘶,疼死大爷我啦。”

  杉田看着他忍不住笑了,但又立马收回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心点啊。”

  “职业风险没办法。”中村平静地说,“平时多受点小伤,这样霉运可以分散开,不会一不小心一下就死掉了。”

  “这是什么歪理啊?”杉田不服气地说。

  “就是这样啊!”中村理直气壮地说,“我每年的新年愿望啊就是……”

  “中村就是太消极了。”杉田突然站起来打断了中村的话,“你还没吃午饭吧。”

  中村摇摇头,“早饭都没吃。”然后他就看着杉田总是一副淡定表情的脸上显出点儿兴奋和急切来,“啊那我做乌冬给你吃吧!”

  “不要。难吃。”

  “别这样说嘛,我回去以后可是练习了很多次呢。”杉田拿起桌上装着新鲜食材的袋子,“你看我买了很多肉哦?”

  “姑且相信你。”中村盯着杉田手里的食材,“如果浪费了肉的话可是会遭报应的。”

  这次杉田做的乌冬不管是从品相还是口味来说都堪称完美。

  “真让人惊讶。”中村一边吃一边说,所以发音听上去也就有点含糊,他吃饭时经常是这样,“不,不对,应该说身为咖啡馆老板料理水平却如此之低才真让人惊讶。”

  “这种时候该说这种话吗?”杉田把中村趁他不注意放进他碗里的白菜重新夹进中村碗里。

  “我讨厌白菜。咬起来咯吱咯吱脑袋疼。”被发现了的中村立刻显出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来,“那你说应该说什么啊。”

  “应该说,很好吃,你是专门为了我练习的吗?好感动啊。”杉田换上少女般的声线,一脸羞涩地看着中村。

  “呕,好恶心。吃不进去了。”中村还装模作样地干呕了一下,又从碗里挑出一块五角星形状的胡萝卜片,“还用模具?你给幼儿园小孩煮饭吗?”

  “幼儿园小孩比你好办多了,至少五角星的魔法还在有效期内,像你这样的早就免疫了。”杉田阻止了中村试图把胡萝卜也塞给他的动作,“胡萝卜又怎么了?口感很正常。”

  “但是味道也太奇怪了,一股甜味,放进咸味的汤里,难吃。”

  “就没有你稍微能接受一点的吗?”

  “有啊,还很喜欢呢。”中村表情扭曲地吃了一块胡萝卜,杉田觉得他根本没嚼几下,根本就是吞下去的。

  “什么啊?说啊?我之后每次都做那个给你。” 

  “肉。”

  “我说的是蔬菜啊,老爷……”

  两人吃完了饭,本来照例应该是中村洗碗。但因为中村手臂受伤,今天的清洁自然也是杉田来做。中村就凑在他边上看。

  “洗碗有什么好看的。”杉田有点不解,“你那个到底是怎么整的?”

  “什么?”中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哦,你说手啊。没什么的,就是夜里街边游荡的小流氓,不愿意跟着回警署接受调查,我就上去说了一下,结果就被袭击了。”

  “我有点想知道那个小流氓现在怎么样了。”

  “他么?呵呵,恐怕一个月出不了院吧,也不知道以后吃饭筷子还拿不拿得稳。”中村说这话的时候,黑着一张脸,眼神凶恶,声音中透着霸气,整个人简直可以用凶神恶煞来形容了。

  “呜哇,真是可怕。”杉田向后缩了缩脖子,“中村比起警察倒更像个杀手,好强的压迫感,小孩子一定会被吓哭的。”

  “你就比我好吗?”中村用没受伤的右手给杉田递了一下擦盘子用的布,“整天面无表情,一副遁入空门的样子,小时候的志向一定是当和尚。”

  “咦?你怎么知道的?”

  “啥?”中村好像比杉田还要惊讶。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和尚。”

  “这种事情我才不知道啊!”中村崩溃地说,“一个梦想是当和尚的人是怎么变成面瘫着一张脸却不停冒黄段子的变态的啊?少年杉田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由于中村的手受伤,没办法打游戏,两人下午的日程就变成了一起看动画片。他们连着看了两部高达系列剧场版的蓝光碟,《高达F91》和《逆袭的夏亚》。

  由于看的时候太过投入,反而没有怎么交谈,等杉田去把碟片退出来的时候,中村才总结性地说道:“不愧是经典!”

  杉田回到中村旁边坐好了。

  “中村能发邮件告诉我自己的情况,这是进步,我很开心哦。”杉田在说正经的话题的时候,声音听起来端正许多。这时候又温温柔柔地带了点鼻音。

  “什、什么啊。”中村来回摆弄着手里遥控器,“因为如果不告诉你的话,你又会很烦地到处乱问了。”

  “嗯——那我今天也可以住下来吗?”

  “你给我回去!最近你在我这住的次数比在自己家还多了吧,难道我是在你合租吗?一点租金也不给。”中村胡乱地把遥控器塞进杉田手里。

  “不要这样说嘛。”杉田老老实实地把遥控器放回桌子上,“你不是受伤了不方便吗?我在这里可以帮你。至于租金,我可以付的啊。”

  “帮我?帮我什么?”

  “这个么……当然是各种各样的事情。”

  杉田看着中村泛红的耳尖,心想回去之后自己可以在帖子里报道点新内容了。

  

  --- ---

  

  杉田收到了意料之外的邀请。来自自己一直很喜欢的作家、常为文字冒险游戏和漫画创作故事的祁答院慎。大意就是自己看了杉田的小说,觉得非常的有趣,也从中感觉到两人的想法有不少相合的地方。祁答院说自己近期会制作一部同人游戏,因为不是商业游戏,所以可能既没办法热卖也得不到太多利润,但这是一部包含着自己长久以来的心愿和构思的作品,并询问杉田是否愿意合作。

  这种仰望已久的大神不仅愿意回头看自己一眼,甚至还发出合作邀请的感觉,就好像小歌手突然得到了和偶像公演的机会一样。

  杉田调整了几遍措辞,发了一篇毕恭毕敬的邮件,祁答院老师却回复他让他不要那么拘谨,那么我们约个时间见下面商讨一下吧?和原画老师、负责音乐的人一起。

  杉田答应了下来,并说自己随时都可以去,只要配合各位老师的时间就好。

  相互告知之后才发现原来几人的住处相距都不远,见面的时间也很快确定下来,就在几天后的周五晚上,比杉田预想的要早。祁答院老师说着“大家都是同好”,见面的地点也选择了一个可以让人放松的、不那么正式的聚会地点——居酒屋。

  自确定会面之后,杉田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无论做什么都带着一种欢欣和高兴的气场,被悠木碧再次吐槽说就好像被某个成天只知道傻乐的傻乐星球的外星人洗脑了一样。

  毕竟可以说是一个很久之前就存在、却看似不可能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周五,约好的时间快到了的时候,因为杉田考虑到多少要喝酒,就没有开车,而是选择了搭出租车前往。

  出租车在居酒屋门口停了下来,杉田付完钱下车,正好看到街对面的店铺前停了一辆警车。

  不知道中村现在再做什么呢?这几天因为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事情上,好像都没怎么联系过他啊。杉田恍惚间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去做的,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就在杉田努力回忆的时候,肩上被轻轻拍了一下,“杉田智和さん?是杉田さん没错吧?”

  杉田这才回过神去看拍他的人,是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性,“诶,是祁答院老师吗?”

  “嗯,是我。倒是你,站在门口发什么呆呢?我们进去吧。”祁答院慎笑着推开居酒屋的门。

  参与会面的几人都相当年轻,又都常常沉浸在二次元,口味还都差不多,为了讨论同人游戏制作而举行的商讨会竟然更像是同好宅友交流会。

  杉田酒量平平,甚至可以归为“不佳”,但是几人玩性上来,毕竟酒逢知己千杯少,也顾不了许多,你来我往地也不知道灌了多少杯。一顿饭下来都成了可以互相勾肩搭背的朋友。

  等结束的时候杉田已经有点醉得东倒西歪了,还不忘和其他人相互约定下次漫展一定要结伴一起去什么的。

  “杉田一个人可以回去吗?” 负责音乐的滨田一脸担心地看着即使已经开始乱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然而还是一脸淡定、表情格外正经地杉田。

  “没关系的,滨田老师。”杉田冲他摆摆手,“我打车回去。”说着,脚下就晃了一下,靠他最近的祁答院赶紧上去扶了一下,滨田又帮杉田叫了车,几人一直帮到杉田坐上车,看他报了自家地址才算完。

  杉田在车子发动之前,鬼使神差地向街对面望了一眼。

  “啊,已经不在了。”他喃喃自语道。

  “什么?”坐在前面的司机听不清楚,以为杉田提了什么要求。

  “那辆警车……已经不在了。”杉田含混不清地说。

  司机听得莫名其妙,反正是个醉鬼,一定在说胡话吧。于是就决定不去在意了。

  


评论

热度(12)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