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杉悠/架空】普通爱情故事<二>

  

  中村已经一周没有来过“相遇”了。杉田在推特上艾特他,他也没有反应;给他发信息,他也不回;犹豫了几次之后给他打电话,他还是不接。杉田想,他是不是由于工作的原因不方便回复,然后又由此产生了更深层次的想象,难道说中村陷入了某种没办法回复的状态当中?失联?这片街区治安相当好,中村也不负责缉毒或有组织犯罪,应该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杉田猛地甩了甩脑袋,决定与其做这种无用的猜想,无论如何都不放心,不如自己想办法去确认一下不就好了。

  虽说是这样,但杉田和中村也没什么共同的朋友,顶多有几个见面会问声好的熟人,这些人中又有谁会那么清楚中村的情况呢?

  明知道根本没有合适的人选,杉田还是打开了通讯录。其实看通讯录的时候他也没走心,就是一种手上闲着没事的、基本无意识的动作。即使这样他还是把通讯录来回翻了几遍,不过翻着翻着脑子里竟然浮出个通讯录里没有的人来——因为杉田对这个人的了解也就仅限于声音和名字了。

  杉田的网友,但对于中村就不仅如此了。杉田知道安元洋贵是中村的同事,而且从他们一起组队打游戏时候中村对安元的态度来看,两人交情应该还是相当好的。

  他没有去要安元的e-mail,但是当时秉着同好越多越好的心态他和安元互相关注了推特,虽然平时也基本没有互动。杉田暗自庆幸了一下,好歹还有个联系方式。

  于是杉田给安元发了私信,没想到安元正好在线,几乎是立刻就回复了他,于是两个人开始在网上交流起来。

  「中村啊?他休假了。」

  「休假?他生病了吗?」

  「应该没有吧,他请的是年假。也许只是想休息几天。」

  「这样啊……平时工作累不累?」本来这句话还有个主语“他”,打完字要发送之前,杉田又读了一遍,想了想把主语给删掉了。

  「嘛,还好吧。每个人感觉不太一样啊。」

  说了等于没说。杉田看着这条信息想。

  「还是要问他本人。」

  没等杉田回复,安元接着刚才那条又发了一条。杉田有点惊讶,虽然其实说起来并不是个什么要紧的事,但就是莫名有种心事被戳破的不好意思。

  不过既然对方一下就能明白他的本意,接下来的话题也更方便展开了。

  「总觉得有点担心……」杉田回复道。

  「担心他?怎么说中村也是好好的大人了。」

  「可是他电话也不接,一般人看到未接来电不是应该会打回去吗?」

  「……所以说,你到底想怎样?」后面附了一个露齿微笑的表情。

  杉田看着那个表情,觉得猜不透对方这句话背后到底有没有什么潜台词,干脆咬咬牙放弃了,直话直说。

  「就是啊,那个,你知道中村的……住址吗?」

  等了一小会儿,安元发过来一串住址。然后他又追加道:

  「万一中村生气了,你就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了吧?虽然大概有脑子的话都猜得出来。」

  尽管安元在这句话里已经带上了自我否定,杉田还是做了一番保证,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下线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 ---

  中村的住处在一栋楼层不高的普通公寓里,杉田走楼梯上去,敲了两下门,预料之中的没人应。于是他吸了两口气,抬手对着门开始使劲地敲。

  “来了来了!别敲了!”这次倒是没敲几下,就听到门里有人答话,听上去略微有点不耐烦。是中村的声音。

  中村来开了门,穿着居家的棉T恤和运动裤,平时就不太服帖的头发这个时候更是乱得像鸟窝一样。

  认出站在门口的来人之后,中村不仅没露出一点意外的表情,眉头间反而挤出来了点似是而非的嫌弃来,倒是和之前不耐烦的语调非常搭配。

   “你为啥来了啊。”中村嘴里这样说着,动作倒是很顺地把杉田给让进屋里,顺手把门给关上了。“话说是谁告诉你我住这里的?”

  杉田刚开始思索怎么回答,就见中村冲他摆手,“啊,算了算了,肯定是安元那家伙吧。不问也知道。”

  杉田走过玄关进到起居室,一下就呆住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中村瞥了他一下,“反正马上就要说些‘啊,乱成这样的房间还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呢!这种垃圾聚集地能住人吗?’之类的话吧。”

  “呀,不是不是。”杉田明显顿了一下,才慢悠悠地说,“就是,那个,觉得和之前对你的印象有点对不上呢。”

  中村坐在了沙发上。抱臂等着他继续说。

  “那个,你看,你翻我装卡带和光盘的盒子的时候也好,喜欢归类放,还说我乱七八糟;在“相遇”看漫画也是,看完的没看完的都要按顺序摆好、边角对齐;平时吃零食,更是总要看一看生产日期才会撕开包装,有的时候生产时期印在不好找的位置,你就一直拿着找……”杉田总结性地说道,“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强迫症呢。没想到对待自己屋子倒是一点儿没有。”

  “才不是强迫症!难道你不觉收藏品不摆好根本看不下去吗?不确定生产时期,就算是在吃的时候也不能安心吗?”中村反驳道,“而且谁说没有的,你看!”他向着墙边一指。

  杉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架子,里面一层层按照作品和年代摆放着手办和钢普拉,和他放着被换成了女生身体的提耶利亚手办的、充满恶搞的展示柜完全不同。旁边还有一个木制柜子,杉田想里面大概整齐排放着各种卡带和光盘。

  “那也不行!”杉田用上了平时和中村讲话很少出现的略强硬的语气,然后他把电视机前矮桌上的外卖盒子扔进垃圾桶、捡起被扔在沙发边地上的杂志,就这样开始收拾。

  “你不要随便乱动我东西!不然会找不着的。”中村坐在沙发里,整个身子扭过去趴上沙发靠背,手臂扒在沙发顶上,就这么看着杉田在他的房子里来回窜,“我的东西都是有规律的,有固定位置……”

  “有你个头的规律咧。”杉田正在拆纠缠在一起的各种数据线。

  “……”

  杉田把起居室收拾完,第一次造访也不好再擅自进其他的房间,站在房间中央两手一空,突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简直就跟那时一样:中村第一次跟他说话,他叫住对方问了名字,接着就无言了。这时候杉田看到垃圾桶里的便当盒,反射般地问道。

  “中村,你饿不饿啊?”

  “诶?”

  中村听了一愣。然后他咂咂嘴点了一下头,没去深究杉田这个听起来毫无来由的问题,回答道:“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

  “你想吃什么?”杉田问他。

  “乌冬。”

  杉田左右环顾了一下,又问,“那你有材料吗?”

  “我也不知道,你去厨房看看。”中村懒洋洋地说。

  既然得到了允许,杉田就进了被中村称为“厨房”的地方。

  ……怎么说呢,确实是厨房,天然气可以正常使用,基本的厨具也都具备了,但是显然很久都没被使用过。而且除了通常厨房里会出现的器具,这里更多空间的被堆放起来的杂物给侵占了。

  杉田打开冰箱看了看,冷冻柜里差不多都是速冻食品,冷藏柜里又都是饮料、还有几块真空包装的熟肉。他又在橱柜里到处找了找,最终还是只找到一小袋大米和一些罐头,调味料倒是齐了。

  “中村勇士呦,你仓库里的原料不足以制成上级生命药剂乌冬,我只能用现存的不怎么健康的真空熟肉和剩下的大米制作出下级生命药剂炒饭了,大约可以补充HP300点,你看怎么样?”

  “那就拜托你了,炼金师杉田!至少先保住这条命,只要再撑一会儿我就能到城堡了!”中村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梗倒是一如往常地接着了。

  杉田给他做了饭。囿于原料和杉田普普通通的料理水平,这份只有肉丁的炒饭也只能说凑凑活活。

  中村这次倒是没再说杉田做饭难吃之类的话,老老实实地把一盘炒饭都给吃完了,然后把盘子端回厨房放进水池,但至于什么时候洗就另当别论了。

  “呃,只能说是可以吃饱。”回到客厅重新坐到杉田旁边的中村最终还是忍不住评论起这顿饭来,“味道……”

  “顺便说HP值最大值是3500。”杉田迅速接话。

  因为满点是3500所以补充了300点也就是勉强不会死的程度吗?中村忍住吐槽他的冲动,还是感谢了一下为他下厨的杉田。

  直到这时候,两人吃饱喝足休息好,杉田才说出正题来。

  “听安元说你休年假?”

  “是啊。”中村确认了这个消息,“这么说果然还是安元告诉你的!”

  “不要生气嘛。是我追着他问的。”杉田摆摆手,“你这周都宅在家过得?”

  “没有,我回老家了一趟,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前天才回来的。”中村否定了。

  杉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要问,“那为什么不回我信息,电话也不接?”

  “那个时候在老家,当时没来得及回,之后就忘了。”

  杉田觉得这个理由不太能让人信服,但他也没有可以反驳的台词。

  “那我刚开始小声敲门你怎么不应?”

  “我就听见你敲了一遍来着?可能戴着耳机听不见。”中村抓抓头发,“那么你到底为什么来这儿?”

  “所以说,担…心…”直率如杉田这时也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出口。

  “担心?我会找一个黑暗无人的角落自绝经脉?”

  “不是啦。是在想你是不是生病了或者心情不好自暴自弃什么的……”

  “如你所见,生龙活虎。”中村从沙发上站起,原地转了两圈,“不过,无聊倒是真的。”

  那为什么不来“相遇”呢?为什么不去找他呢?杉田把心里钻出的这样的念头一遍遍往下压。反过来想想,中村为什么一定要去呢?又为什么一定要理他呢?

  因为他们是朋友吗?

  交往的时间长了,杉田觉得中村像只刺猬,有柔软温暖的身体,却习惯蜷成一团,用扎人的尖刺为自己围起保护层,不轻易让人亲近。

  虽然杉田发现中村身上常常带有“反差”,比如说中村的整理癖和乱成一团的房间,比如必须要查实生产日期的好习惯,和对食品是否健康的丝毫不在意。

  既然对方既别扭,又时不时不按常理出牌,倒不如由自己这边来发球。中村总不是什么迟钝的没有常人感情的怪胎。

  “那,不如我陪你打游戏吧。”

  杉田对中村笑着说。这笑容毫无虚假,明亮耀眼。

  于是杉田和中村就开始在后者家里打游戏。显然中村家中自用的主机比杉田咖啡馆里公用的要新多了。

  两人一边骂着capcom没节操炒冷饭,一边玩起了生化危机6。

  他们玩的是杰克和雪莉这一对搭档,中村选了杰克,理由是“体术很厉害”,杉田自然不会和他抢,把雪莉自带的武器切换了一圈,笑着说萝莉脸小妞和电击棒的搭配也是很不错的。

  两人的配合相当好,虽然分屏游戏刚开始时多少有些别扭,不顾习惯之后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障碍。

  剧情进行到男女主人公被敌方组织作为实验对象囚禁在了某个基地,经过一番和变异改造人的厮杀后,时隔六个月,两人终于在基地内的更衣室重新会面了。

  年轻气盛的二十岁男青年见到穿着性感的病号服的雪莉,腾地一下红了一张脸,却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急忙移开了视线,但又在雪莉更换回常服的时候忍不住偷看。

  “呵呵,真是童贞啊~”杉田有感道。

  “别说得好像你不想看一样,裙底狂魔。”中村毫不留情地揭穿他,“随便拿出个‘绅士’游戏来,你就会说‘这是我的青春啊!’你的青春还真多啊杉田さん,每个都玩到master级别。”

  杉田对自己这方面的欲望倒是一向坦然,并称之为“男人的坦诚”。

  “话说回来,有个传言呢,说只要让杰克在雪莉之前进到更衣室,并且藏进雪莉对面的柜子,就可以全程欣赏更衣了。”

  “这是固定的CG事件吧?只要两人见面就会自动触发。”

  “没准是个隐藏福利?”

  “capcom再怎么说也不干这种事的。”中村肯定地说。

  “没准游戏设计师……”杉田不死心地说,但是被打断了。

  “我要是游戏设计师,拿着这模型想干嘛就干嘛,才不会在游戏本体里放这种东西。”中村哼笑了一声,“再说了,你会没有下载那些‘一边玩就可以一边对着撸’的mod?我不信。”

  “太糟糕了。”杉田看着一副老谋深算表情的中村,不禁用手捂住了脸,重复道,“真是太糟糕了,中村君。”  

  --- ---

  

  结果杉田就留在中村家一起打游戏,从中午一直玩到傍晚,然后中村站起来拍拍腿,左右扭转活动了一下肩膀, “我饿了,”他说,随后提出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活动日程,“我们出去吃饭吧。”

  他们在中村家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中村点了一份烤肉饭,做好了端上桌一看,配菜是青椒和胡萝卜。

  “嘁,早知道问一声,就不让放了。”中村撇撇嘴,开始吃。

  杉田点了一份碳烤秋刀鱼,做法比中村的烤肉饭复杂,中村已经吃了快一半了,还没有做好。杉田就看着中村将盘里的蔬菜全都拨到一边去,就着肉吃米饭。

  “看着我干嘛,”中村停下手里筷子的动作,瞪了杉田一下,“……被人盯着吃不下去。”

  “哦哦不好意思,”杉田被这么一说,对中村赔了个笑脸,转而一遍遍去看墙上贴着的店内的推荐菜肴和每日特价了。

  杉田的饭菜终于被端上来了,他还是去看了看中村,蔬菜一点没动,盘里的肉和米饭都被吃光了,杉田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盘里的鱼肉分了一部分到对方盘子里,说:“给你好了,你真的很喜欢吃肉啊。而且好像没吃饱。”

  “好啊。”中村欣然接受了杉田分给他的食物,马上就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吃了几口忽然像是觉得哪里不对,抬头看了看杉田,视线下移又去看了杉田的盘子。

  “这个给你。”说着,中村就把盘子里的青椒一根根夹到了杉田盘里,末了,又问,“胡萝卜你也要吗?”

  杉田默默地点了一下头。其实好想告诉他自己也不是多喜欢吃青椒和胡萝卜,但看着中村好似良心发现一般的真诚,实在不忍。

  

  吃完饭,杉田又以“游戏还没通关”为由跟着中村回到了后者家里。

  既然来了,作为同好自然少不了检审对方的收藏。

  “下次我们玩这个怎么样。”杉田拿着“豪血寺一族”的SEGA Saturn光盘对中村说。

  “恩?这个……是我的?我没有什么印象。”中村歪着头像是思索了一下,“可能是有人拿来和我一起玩的时候落下的。”

  是谁?谁留下的?是原来住警署宿舍的时代和你玩,还是你搬家之后到你家找你一起玩?杉田差点就这么问出口了。但就在开口之前意识到这是超出了自己目前立场的过分在意。自己既不应该问,中村也没有回答的必要。

  “……你说什么?”中村忽然问。

  “诶?”杉田发出了疑问的单音,难道自己真的不小心说出来了?已经到了没法控制自己语言机能的年纪了?“我我什么也没说啊?”

  杉田看着一脸奇怪的中村,只能转移话题,“咳咳,这个‘豪血寺一族’你真的没玩过?这个可算是相当特立独行的格斗游戏呢!”

  “怎么说?”中村的兴趣似乎已经被成功的转移了。

  “倒不是说操作系统什么的,就是人设方面嘛……一般角色都是老婆婆和老爷爷,特别是主角的老太婆,在发动必杀,给对手一个‘啾’之后,就会变成年轻的美少女哦。”杉田介绍道。

  “这种游戏卖的出去吗?”句子的尾音拖得有点绵长,语调略上挑,是中村在不确定或者求证时常常会带上的语尾。

  “在特定人群中人气很高呦。”杉田很确定地说。

  “谁在谈论‘特定人群’啊!”

  “你看……‘超兄贵’不也很受欢迎嘛,还出了不少移植版。”

  “那都是基佬!”

  “还有至少一半的女性玩家呀。”

  “真不明白现在女性的爱好都是怎么了。”中村露出有点痛苦的表情,“就是这样才不受欢迎吧。”

  “真意外呢。”杉田フフ地笑了两声,“竟然不受欢迎?明明是个帅哥,也很有男子气概,职业也很让人憧憬,是个百分百的好男人啊。”

  “可能是太宅了。”这是他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之后找到的根本原因。中村的长尾音又出现了。

  “不是呢。”杉田否定了。更多是因为性格上的“那个”部分吧。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中村一定会生气。

  “是因为中村太傲娇了噢,宇宙战舰级别的……”还是说出来了,到底是有多好奇中村的反应啊?

  “什么!?哪里傲哪里娇了?你倒是给我说清楚!”瞬间炸毛的中村眉毛皱起来,瞪了杉田一眼,“下次再说这样的话,就折断你锁骨哦!”

  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的杉田变态地笑了。可能自己是隐藏的抖M也说不定呢。

  --- ---

  

  他们终于打通了杰克和雪莉线,又玩了一会儿别的小游戏,中村看了看时间,对杉田说,“你该回去了,不然末班车要走了。”

  “恩。”杉田也摸出手机来确认了时间,“那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打起精神来。”

  “这是哪门子的鼓励啊!”中村不满地嘟囔。“快点走,听你说了一天的废话,耳朵都开始难受了。”

  杉田检查过了随身物品,走到玄关,开始换鞋。他一边穿一边抬头去看中村,中村已经走到了电脑后面坐好,按了开机。

  “你开电脑做什么?”

  “今天的矿还没有挖。”

  “不要总是打游戏,对眼睛很不好。下午我在这里一直都在玩,我来之前也是吧?”

  “你是我妈吗?”中村眼睛还看着电脑,抬起一只手,手背对着杉田挥了两下,催他赶紧走。

  “是是!刑警先生开始赶人了。”

  杉田又蹲下去开始系鞋带。

  这时候他又听到中村的声音,语调平缓,语速适中。可明明对方就在几米外,在杉田听来却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其实,我呢,”中村抽了一下鼻子,“也想养个小动物什么的。小猫好像都很喜欢我。明明看起来这么凶恶。”

  杉田停下手上的动作。

  “可是,现在的工作不允许,又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家伙。”中村干笑了一声,“妄想就让它永远作为妄想存在吧。”

  杉田搜肠刮肚寻找着合适的词句,这时候该说什么呢?该正经地安慰他,还是应该像往常一样说个段子让他吐槽?

  因为现在的中村看起来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是大不一样。再容易察觉不过的寂寥和孤独的氛围包裹着他,缠绕着,缠绕着,一圈圈向中心聚拢。

  杉田系好了两只鞋,这才站起来,面向中村,说,“我还会再来的。”他认真地重复道,“我一定会来的。”

  中村竟没像预料之中那样皱着眉嫌弃他说他烦死了,而是直直地看着他,沉默地过了几秒才应道,“你来吧。”眼睛黑亮得就像曜石一般。

  杉田忽然感到一阵心悸,慌乱得不知看哪里好,总之不能再和中村视线相对了。

  “你明天也打算这么过?”杉田站在门口。

  “今天是年假最后一天。”中村已经把视线挪回显示器上,没再看着杉田了。

  杉田“嗯”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手放到门把上开门,又说,“别老玩游戏,我走了。再见。”

评论

热度(14)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