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无头篮球03

第三集:你自己看吧!


周六当日,是个不错的晴朗天气,只是北京的冬日晴天,难免天色灰白惨淡、仍旧让人提不起兴致。

王杰希和喻文州如约来到A大,刚进阶梯教室,还在选位置,就看到前排有个男生站起来对他们招手。

“学长,来这里!”喻文州和“篮球怪人”没有互通姓名,想来他这样叫自己也算合适。

男生一共占了三个位置,喻文州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

男生身体前倾去看王杰希:“他就是你朋友?”

“对。”喻文州笑笑,没有更详细的介绍。

若说喻文州还会被认成学生,王杰希一身掩不住的精英气质让这种可能性降到更低。

男生对此并不在意,自顾自说:“我想毕业后去美国呢,哪所学校还没想好,我都大三了,现在考虑其实有点儿晚。”

喻文州只能说:“对自己有所规划,什么时候都不晚。”

“哎,大不了gap一年。”男生揉揉鼻子。

讲座的主讲人终于调试好了电脑,抓过麦试了试声音,向听众们问了好。

男生不再和他们说话,身体也调正,去听主讲人说话了。

喻文州附到王杰希耳边,悄声道:“看出什么吗?”

“是人。”王杰希简短道,“一会儿我再试下。”

这种讲座,少不了被学院指派来“填坑”充样子的学生。没想到男生就这么认认真真听到了结束,每次主讲人提供互动机会的时候,男生都是当仁不让地举手参加。

讲座快要结束时,主讲人助理怀里抱着一叠本子走下来,给在座的听众每人发了一份。

王杰希接过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印着教育机构logo的普通软皮横线本。他微微撇头看了一眼和他隔了一个位置的男生,那人还在专注地看着台上。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钢笔,将手中本子翻到中间一页,快速地在上面画了个有点像扭曲的并联电路的图案。

喻文州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动作,不过他既没动,也没问,眼神都没多给。

王杰希画完之后,就把本子递给喻文州。喻文州会意,连着自己的那本一起递给男生:“我们都用不太着这个,送给你吧,祝你收到心仪大学的offer。”

男生在瞬间露出一点吃惊,随即又嘿嘿笑起来,接过本子:“谢谢啦。”

讲座结束了,学生们急着去食堂,在教室门口挤成了一大坨。看男生还悠哉坐在位置上,王杰希问:“你不去食堂吗?”

“他们饿得慌,让他们先去,我经饿。”

王杰希又问:“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问题是有些突兀的。可“篮球怪人”是谁?一个会主动谈自己隐私问题的自来熟。他说:“我叫李方海,物院的,大三。”

王杰希笑笑:“很高兴认识你。”

男生的反问来得很是及时:“你呢,你叫什么?”

王杰希脸上表情僵了一僵:“我叫……我叫王也。”

喻文州没忍住在旁边嗤地笑了一声。

等三人出了教室,和李方海走散了,喻文州才问:“没想到你也看那个。”

王杰希:“我没看过,微草有几个小孩爱看,还拿我开玩笑,我就记住了。”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是个孤儿,小时候住在孤儿院,后来被一位道长挑中,问他要不要跟自己去山上学道,王杰希自愿跟他走了。再后来,观中事变,前辈们全部亡故,王杰希和其他小辈决定出山,经过一番变动,最终成立了微草。

这都是王杰希告诉他的。喻文州觉得这听起来很有些武侠味,又问了他一些细节,王杰希一一说了,又道:“其实是很平淡的。”

这时候又听王杰希提起微草,喻文州像是对那“几个小孩”更感兴趣:“你还有徒弟啊?”

“只有一个。剩下的和我算是师兄弟。”

喻文州得到了答案,又问起刚才王杰希在本子上画什么东西。

“那个啊。也是个符。如果持有者有任何异动,都会通知施法人。”王杰希又补充道,“这个符的重点并不是图案,而是画符用的墨水。”

喻文州:“加了什么?”

王杰希微笑:“多种动物血,包括我的,和……你可能不太想知道的一些东西。”

喻文州:“你还考虑起我的承受能力来了?行啊你。”

回去之后,喻文州就想把这件事给黄少天、卢瀚文说了。刚和黄少天说了两句,他就被拉进了一个群里。


令大家没想到的是,卢瀚文不仅是对其他人解释清楚了,还和“篮球怪人”本人也说了个明白。又过了一段时间,卢瀚文口中原本的“篮球怪人”,已然变成了“方海学长”。李方海虽然有些古怪,但他确实是个好人,还很有些为他人服务的奉献精神。他们成为了一起打球、吃饭的朋友。

至于为什么会有和“篮球怪人”约会就会失踪的传言,经过卢瀚文的询问,那是因为被李方海约过的人基数太大,有那么几个在过后的几天里有事请假,就被无聊人挑出来汇总在一起,编了个这样的段子。

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卢瀚文就联系不上李方海了,连续好几天,见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他去找过李方海的同学,连物院的辅导员也去问过了,答案都是——不知道,没见过。李方海的室友告诉他,院里已经联系了李方海父母,让他别太担心。

可是一周过去了,李方海还是没有出现过,关于他的行踪,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卢瀚文很是担心,不时想起这件事,和喻、黄二人聊天的时候就提了起来。喻文州又去问王杰希,王杰希说如果李方海出了事,他这边会得到讯息,暂时什么迹象都没出现,说明李方海还是安全的。

卢瀚文心下稍安,可过了这么多天,李方海还是不见踪影,实在是没法让人不在意……

卢瀚文他们寝室楼就是篮球场边的那一栋,有着抢占篮球场的绝佳地理位置。可到了夜里,如果还有人在打球,就会受到影响了。不过好在并没几个人有在凌晨或夜里深夜打球的爱好。最多发的扰民事件就是喝醉了的同学或者附近居民在篮球场上发疯,大喊大叫。

不过,从某天开始,还真就有人在半夜时分,跑到篮球场上去玩球,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十分扰人睡眠。可寒冬里的凌晨两三点,又有谁愿意出门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奇葩在作怪呢?即使有,宿舍楼也早就门禁,要出门还得把寝管大爷叫起来开。就为了这个理由吗?好像有些小题大做了。

总有些浅眠的人,忍不下去,翻身下床,到走廊的窗边去看,天太黑,光线昏黄,离得又比较远,只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拿着球在地上拍打,时不时把球抛起来练习投篮。其他的一概看不清,只知道个头不高,连是男是女也辨不出来。

卢瀚文是学计算机的,这一层住的也都是计院的同学。出来几个人上商量一番,决定弄个望远镜来看看,认出来后,第二天就去和他说个清楚,要是认不出来,也拍个照片,投诉到权益部去。

他们还真借到了一个望远镜。

有人拿着望远镜趴到窗台上去,眼睛对着镜筒,手上调整着焦距:“你这望远镜还怪高级的,这怎么调的……哦,好了!让我来看看到底是哪个小逼崽子——”

他就那么看了一眼,便一下抬起头来,脸转过来对着其他的同学,楼道里装的是普通的荧光灯,雪白的灯光照射下,他的脸看起来也是一片煞白。

“我……我刚看到,”他定了定神,像是觉得自己慌张样子也有点丢人,可是又实在说不下去,“你们自己看看吧!兴许是我看错了。”

一个同学接过望远镜,用和刚才那个人差不多的姿势趴上窗台。他比之前那人多看了一会儿,才缓缓放下望远镜,脸色也很难看,拉过方才那人:“我觉得……你没看错。”

那名胆小的同学哆嗦了一下:“别……别,不是吧。”又去叫其他人:“你们也看看!”

剩下三人见他们这般神秘,第一个看的同学还十分恐惧,心里都有些纳闷,有人问:“到底是什么啊,不能说么?”

第二个看的同学直接把望远镜递到了他手里。不远处的篮球场上,砰砰啪啪篮球拍打到地上的声音、还有篮球撞击篮筐的哐铛声,仍在不断地响着。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闷,像是篮球气不足了。

第三个同学没趴下,就站在窗前,看了几秒钟,就把望远镜拿下来,摇了摇头:“我觉得我应该回去睡觉。”说着,把望远镜交给旁边的卢瀚文:“你自己看吧。”

卢瀚文终于得到了这唯一的观测工具,他平素胆子就大,想着就算是操场上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他们这么多人,应该也没事,实在不行……还有外援可以叫。

第三个看的同学为他让开位置,往走廊一头去了,看样子是真要回寝室睡觉。卢瀚文靠到窗前,将望远镜举起到眼睛处。透过望远镜的数个镜片,篮球场上的景象,经过几十倍的放大,传到他的视网膜上。

光线还是暗淡的,全靠场边的路灯照明,能看见塑胶的篮球场地上,有个人正站在篮架下,一下一下拍打着篮球,他的头被树影遮挡着,看不到。卢瀚文等着打球人继续动作,换个位置能让自己看清对方的“庐山真面目”。好在这人没拍多久的球,就上前两步,身体一个弹跳,双臂高高抬起,手中的球很准确地被抛进篮筐中,掉在地上,咕噜噜转了几圈。打球人朝着球的方向走去,弯下腰去捡球。

卢瀚文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就在那颗球上。

那个球,一半覆着黑短的毛发;另一半,就是一张脸。

那张脸,他认得的。是他新交的朋友,物院大三的学长,李方海。

而那个打球的人,没有头。

所以他才会看起来那么矮啊……



评论(20)

热度(10)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