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无头篮球01

祝大家春节快乐!

由王杰希和喻文州主演的现代灵异轻喜剧第二期。

前文及说明在此,不看的话会有一点影响。

五或六章结束,前四章还是日更,最后一/两章可能要等两天(外出度假,存稿将罄……)

----------

第一集:“篮球怪人”共有四个特征


京城一家火锅店内,五个男人围坐桌边,望着那口滚着水的铜锅。

他们几人约好今日聚餐,这家店很是热门,几人排队半晌才终于落了座。店内本是有足够十人同坐共食的大圆桌的,全因今天有人设宴,统统被占了去,他们只分得了一张四人座的方桌。站着吃饭肯定使不得,这张桌子窄的两条边,一条临过道,一条靠着大厅中间被漆成棕红色的隔板,服务员很快搬来一张凳子,咔地一声推在桌边,将将把过道占去了一半,谁要坐那,一会儿免不了来回起身让路。

这么一个不讨好的位置,谁去坐呢?

这顿饭是王杰希和喻文州请客,谁出钱谁最大,他俩面对面坐着,岿然不动。

黄少天手脚伶俐,早就抢占先机,一屁股挤到了喻文州旁边。

几人里方士谦最为年长,大两岁也是大,倚老卖老,坐在了王杰希同一个方位上。

剩下的那个,是个才上大二的小年轻,他个子在同龄人里算不得高,穿一件浅蓝帽衫,胸口有个胶印的卡通松鼠,头发有几撮挑染成了浅棕,发型倒是还算规矩,少年人的灵动和大学生的单蠢在他那张朝气蓬勃的脸上完美结合。

他利落地坐在临时加过来的凳子上,朝着初次见面的两位男士自我介绍道:“王老师、方老师好,我叫卢瀚文,是黄老师和喻老师的朋友。”

卢瀚文是魏琛的侄子,故而和喻文州认识。而黄少天,则正是卢瀚文考入的A大的体育老师,这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志趣相投,一点也不计较那八岁多的年龄差和师生间的距离感,一起打游戏、侃大山,不亦乐乎,现在的关系可说是相当的铁。

一句话里提到四人,个个都是老师,真真假假傻傻辨不清明,不知道的人听见了,怕是要以为这孩子真不得了。现代人对谁都爱称老师的弊端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除了喻文州外的几人依次进行自我介绍,有几个人虽然互相不认识,但是多少也听说过对方,这时候一看, 和脑补的形象还都对得上。

喻文州脱单之后,可以说是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透给了黄少天,后者在对其神速的震惊之余,免不得要连带着喻文州的对象一起敲诈一顿饭菜,方士谦为表重视也说自己一定要来,人数一多,不免难凑出合适的时间,等四个人终于敲定了日子和位置,王、喻二人交往已近月了。此时,刚好卢瀚文又拉着黄少天讲了一件大学里的怪事情,黄少天这个人,可以说是又仗义又爱热闹,怎么说也要把卢瀚文介绍给专业对口的王、方二人了。

“瀚文,说说看是怎么回事吧。”他们要了一个鸳鸯锅,汤底烧开之后,喻文州开始下羊肉片。

“哦,好啊!”卢瀚文本一双眼本在跟着肉片的去向而移动,这时候被点了名,他也不别扭,“就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传说,嗯,或者说怪谈吧……”

根据卢瀚文的叙述,他们大学的校园里常年游荡着一位“篮球怪人”,此人具备以下特征:一是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普通,抱着个篮球;二是喜欢搭讪,开场的话题常常跟篮球有关;三是讲话无逻辑可言,常常扯到自己的隐私;四是会发出邀请,约你一起做某事,时间常常是明天,至少也是一周之内。

单从这四个特征来看,不过是个集合了过份热情、太闲、思维脱线于一体的同学,但是怪就怪在,据传,如果你真的赴了和他的约会,那么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哎,其实就是同学之间传着玩的,没有证据。”卢瀚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些特征也太普遍了,没准在路上看到一个符合这些特征的男生和别人讲话,就会有人怀疑他是不是‘篮球怪人’了。”黄少天第一个接话道,“你们这届不行啊!编个鬼故事都不像样,哪像我们当年……”

“少天——”喻文州及时打断了他,“我们要开鬼故事大会了?”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王杰希吃完了羊肉,开始往锅里下魔芋丝,“士谦儿,把你那些压箱底的陈年旧事拎出来见见光?”

王杰希和方士谦也是有意思,分明方士谦比较大,可他就会叫王杰希“老王”,而王杰希则会带着儿化韵叫他的名。

“哎不了不了,怕你们吃不下饭。”

“吃不下全归你一人儿,岂不美哉?”

“谁要吃你点的那些蘑菇和蒿子杆儿啊,我的胃就这大点儿,都是给肉留的地儿。”

“哦怪不得你这几年,人不见长,肚子倒是越发富贵啊。”

“……”

两人往来着又说了几句垃圾话,其他人也参与进来,话题越拉越远,把卢瀚文的校园怪谈整个抛诸脑后。

肉饱饭足,闲着也是闲着,A大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即到,几人决定走去看看,散步消食,顺便验证一下“篮球怪人”的真相,如果碰巧遇上了呢,岂不是超有趣的?

A大是著名理工类高校,占地面积颇大,校园绿化也很不错。但秋冬换季之时,种植在行道两侧的落叶乔木已是光裸裸一片了。几人行走没多久,就有学生对黄少天打招呼,叫他“黄老师”,神色间比起尊敬,更多的是欢快的亲近。

王杰希:“你真是老师?”而且看起来还很受学生喜爱,真是人不可貌相…… 

黄少天放下和学生打招呼时摇摆的手,偏过头来看他:“是啊,文州还能骗你不成?”

王杰希心想这个说不准,他其实很爱捉弄人。

“你这人就是疑心重。”黄少天没等他接话,一气儿自己做了结论。

一路上喻文州基本都在和卢瀚文说话,这时候听他俩斗嘴,心中有些无奈,黄少天因为少年时期的经历,对什么道士、天师可说是深恶痛绝,只要见了,免不得就要说些难听话,而王杰希待人虽然礼数周全,但也从来不是会被人占便宜的主,他们两个嘴皮子都利索,这要是扯起来了,恐怕一路上又不得清净。

喻文州试图转移王杰希的注意力:“杰希,这学校里,你感觉到有哪里奇怪没有?”

王杰希反驳的话已经在心里写满了一页纸,正待出口,听见喻文州叫他,很给面子地没再试图和黄少天对掐 :“你指什么?”

“嗯,你知道我不是很懂这个……就如果像小卢刚才说的,学校里要是真有那么一个怪人,和他约会就会失踪, 这里的气场会不会有些不同?”

“如果是很明显的灵场异常,我一进来应该就会感觉到,”王杰希扭头去看正半蹲着研究树下野草的方士谦,“士谦儿,你有什么感觉吗?”

方士谦研究草药正沉迷,根本没注意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谈话,只听见王杰希最后点他名的这一句,抬起头来:“啊?感觉,什么感觉?天黑了有点儿冷儿……哦还有蹲久了腿有点儿麻。”

“就是这里的气场,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

听这话,方士谦以为王杰希是先察觉到异常,再来向他求证,可他真是没感觉到什么,只好站直了身体,略辨了一下方位,换了个身体的朝向,两手交叠举在胸口,一只呈掌,一只微握,闭了闭眼:“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儿。”

王杰希相信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严肃起来,在风衣口袋里摸了一下,拿出一条又长又软的东西——仔细看去,是一黑一白色缠在一起的两根细线。

他在路边找了棵树,将线在树干上围一圈,打上结。然后拿出一个打火机,将线点燃。很快,线就被烧成了碳化的黑灰,扑簌簌落在地上。

几人跟过去,都想看看有什么名堂,只见地上的灰粉掩映中,有些红色的、直径和小米差不多的纸屑。

“烧线还能烧出这个?”听黄少天的语气,对这些像变戏法一样的名堂颇有些不屑。

王杰希没理他,只是看着方士谦:“确实有点问题。”

见一边的喻文州和卢瀚文眼巴巴看着他,又对他们解释道:“这线我用符水泡过,是一种专门探测周边灵场的符,用红纸写的。万物都有自己的灵场,相吸相斥,彼此影响,这样一来,周边的整体灵场强度会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范围内。烧了线,如果有纸屑出现,还恢复成原本颜色,就是受到了过高的灵力影响——有什么不平常东西在附近,或者在这里活动过。”

没想到校园传说竟成了真,卢瀚文惊讶之余不免兴奋:“那‘篮球怪人’的事是真的了?”

“也不一定就是他。”方士谦接话道,“其实这个也不怎么准,像是如果前几天死了个猫啊鸟啊什么的……”

这话却没有让卢瀚文觉得扫兴,起码他有了点盼头,就算不是‘篮球怪人’,那也……总得有点什么吧?

天色渐晚,卢瀚文和同学约了去玩,黄少天也接了几个电话,说是有事要忙,先行离开。他们本来就是以散步为主要目的来的,这会儿没什么事做,天黑了又冷,剩下的三人也打算离开。

先前吃火锅时,喻文州吃不了辣还硬要吃,喝多了饮料,此时一阵尿意涌上:“我去上厕所,很快回来。”

王杰希和方士谦站在林荫道那边等他。

A大喻文州来过几次,大致的建筑黄少天也给他介绍过,他这便挑了最近的一栋教学楼,要进去方便一下。

上完厕所出来,喻文州正要返回三人约好的地点,路过告示牌的时候,忽然一个男声叫道:“同学,你好!”

喻文州没想着是在叫他,毕竟他那张脸加上整个人的气质,确实不怎么像个大学生了。

那人又叫了一声,声音近了一些,就停在他的右后方。

喻文州回过头。

一个二十出头、一米八左右、身上带着学生气的男生正站在那里,右手肘里,稳稳托着一个篮球。


----------

有关篮球怪人的描述,参考了知乎“有哪些有趣或神秘的校园传说?”这一问题中“栗子君”的回答,详见此处


评论(1)

热度(6)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