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5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前文及说明

第五集:它救了你,让它歇会儿


王杰希在这的时候,喻文州整个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连手机都没摸亮过。这会儿他拿来一看,是黄少天三分钟前刚给他发了几条信息。最近的大厦闹鬼事件喻文州没少给他报告,对王杰希的事情却说的不多了。

打开微信回复。


和黄少天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放下手机的时候,天早就黑透了。

喻文州有在网上翻译灵异段子的爱好,因着这个,和网上的同好们有了交流,去年其中有个口味相合、交往比较频繁的,说是自己新书出版,给他寄了一本,他打开一看,竟然是他最喜欢的灵异恐怖作家百花缭乱的新书!正可谓是缘,妙不可言。一个月前百花缭乱又出新作,照例给他寄了一本,喻文州几次想看都被打断,一周下来才看了三十页不到。再之后办公楼里闹鬼,这种事看看当个刺激的乐子挺好,真发生在身边还是挺让人胆寒,这么一来,喻文州也基本没了阅读的兴趣。

上了会儿网的喻文州感觉没趣,还不如刚才接受黄少天吃完饭打几把moba游戏的开黑邀请。

终于熬到快睡觉的时间,喻文州洗完澡爬上床,内心略作挣扎,还是把那本灵异小说掏了出来。

半小时后喻文州放下书。

他眼前漂浮的净是些鬼影和血腥场面,心里弹幕狂飞:果然还是不该看的。想象力太强偶尔也让人痛苦。

他起床,走去厨房喝水。

喻文州有个习惯,他半夜起来活动时,不开灯。视野黑暗,人容易磕碰,这当然不是个好习惯,可习惯之所以被如此称呼,就是因其积久而成,常常在下意识间完成。他走过开关的时候,是没有开灯的念头的。

然后他走进卧室,通往阳台的落地窗前,窗帘大开,今夜晴朗无风,在澄澈的月光下,他看见了那个女人——

她两臂高举,灰败的一张死人脸紧紧挤贴在玻璃上。

五官扭曲,呲牙咧嘴,满脸血污,狰狞可怖。

喻文州当即心脏漏跳半拍,一声惊叫卡在喉咙眼,向后退开数步。

他得赶紧离开。

可他动弹不得。

一股很强的力量拉扯着他,他的睡衣前襟被向前揪起,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攥住。棉麻的睡衣质地柔软,此刻却像一张紧绷的网,牢牢将他裹缚其中。

喻文州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朝前拉去,挣扎中,他仰倒在地,试图抓住房间内的东西稳住身体,最终还是无处下手,无法控制身体的动向。

他被拽到了落地窗前,唰啦一声,落地窗猛然向一侧打开,他被径直拖上阳台。

那女鬼也从窗户上下来,靠在阳台的护栏边,直直盯着他看,嘴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阴森诡异至极。

喻文州租的这套房子,阳台没有封,超自然的力量将他从地下拉起,睡衣领口勒得他后颈生疼。

他被拖到护栏边,原本施加在身前的力量突然消失,但正当他要有所动作时,更强的力量撞上他的背,推挤着他的身体朝前倾斜。

那鬼想把他扔下楼。

喻文州勉力抓住栏杆,压低重心,但那股力量的朝向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渐渐下移,托住了他的腿。

这样下去,一定会被掀下楼,从八层摔下,性命难保。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这样一刻,喻文州反而异常冷静下来,甚至开始观察楼下住户的阳台外观,是否有哪里可以攀住,计算以怎样的姿势落地或许还能活命……

一阵江河浪涛翻腾的水声响起!这声音从室内传来,异常清晰。

紧接着,一道白光乍起,破开夜幕!

这道电光就在喻文州近前,正落在那女鬼身上!

忽现强光,人眼不适,喻文州控制不住地闭了闭眼,过于光亮的视野中,他看到闪过的红白色彩……

女鬼被闪电劈中,发出一记尖利的叫声,像是突然被抽空了力气,身体向后软倒,跌过栏杆,朝下坠去。

控制着他身体的力量消失了。

喻文州仍然紧抓着栏杆,双腿有些脱力,膝盖下弯接触到冰冷地面。他将头埋在双臂间,大口呼吸。

咚咚咚!

大门被用力敲击的声音。

喻文州被这渐强的声音惊醒回神,他心里还是害怕,却无端觉得这声音是带着人气的。

他凑到门后的猫眼去看,走廊里的声控灯是亮着的,外面站着一个男人,身材匀称,穿着深色的休闲装,没染过的头发,颜色比常人略浅一点,这会儿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拨号了。

喻文州赶紧开了门。

王杰希放下手机,走进门来。借着走廊上的灯光,喻文州发现那人神色中难掩慌乱,眼神却锐利又专注。

“怎么不开灯?”王杰希问,顺手在墙上按了开关。

光明从吊灯中流泻下来,终于填满了这房间。

喻文州想说话:“刚才……”接着就是一声咳,这才发现嗓子都是哑的。

王杰希将手里拎着的包放在椅子上,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慢慢说。”

喻文州将刚才发生之事娓娓道来。他惊魂甫定,即使性子比一般人要冷静,这时脸色也稍显虚弱。

王杰希听他讲完,叹气道:“是我大意了。”

喻文州安慰道:“你来得不晚。”

“当时我见她没有恶意,劝她早点放下执念,答应帮她超度。但她现在被天雷劈中,已经魂飞魄散了。”

王杰希站起来走到鱼缸边,喻文州这才发现缸中水少了三分之一,地上一片水渍。

缸里还是那两条锦鲤陪伴着彼此,只是此刻红白锦鲤趴在池底,而那条白写则在一旁绕着它游动。

喻文州对这两条锦鲤的感情还是很深的,这时候见鱼一动不动,不由担心:“它是不是…… ”说着,拿起了一边的鱼捞。

“它救了你,让它歇会儿,没事的。”

喻文州放下了那个挺大的鱼捞,看着王杰希等他继续说。

“宠物养久了,都是护主的。鲤鱼是祥瑞之物,也是流行的灵宠之一,你从它一龄时开始养起,亲自喂食换水,十年下来,它自然通灵。”

喻文州只知道关于锦鲤“风水鱼”的说法:“养过十年的鲤鱼并不少见,这些我是真没听说过。”

王杰希笑了笑:“不是所有鲤鱼都有灵根。再者此事还讲命数机缘,我看你把它们照顾得很好,是不是还经常对它们讲话?”

喻文州承认起来,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是啊,从青春期烦恼一直讲到工作中的困扰。”

“他们会成精吗?”喻文州又问。

“你把这鲤鱼一代代传下去,兴许你的第十代子孙就能见到。”

喻文州只是笑笑,可惜他连后面第一代都不会有。

找来拖布把地弄干净,又给鱼缸加满水,喻文州这才开始问:“怎么想起来找我?”

“我先前判断那道符的作用时,没有考虑到之后办公楼室内格局可能产生的变化,只全按我当时设计的方案原样来算了。既然有人能在魏琛办公室门口贴符,自然也是会变动风水局的。”

“不是你的问题。”喻文州语气轻柔。

“给符加的笔并不够用,我却已经将符烧掉了……没办法再通过改变符面来影响这只鬼。我担心你这儿要出事,结果还是来晚一步。”

“我不是好好的吗?别想太多了。”

王杰希又叹气:“不是每次都有这样运气。不过,世间无常皆属冥冥,也许你的运道即是如此。”

喻文州听他这样说,言语间带着些可能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疲累与悲观,想起早晨王杰希在电话里对他的安慰,他也想让对方能保持着积极的情绪。

“你……什么时候回去?”时间已是夜里零点三刻。

“赶我走?”王杰希抬头看他。

“绝对没有。你在这,我安心多了,”他玩笑道,“所以最好你就住下吧。”

“那我就住这儿。”

诶?

“谢谢你,不过你也看到了,我这就一张床哦,不介意吗?”

王杰希一笑:“你介意?”

这话说给别的男性朋友听,潜台词大概就是在问对方有没有洁癖、是不是有人在身边难以入睡,可喻文州本就对王杰希别有用心,这一句就够他浮想联翩。

喻文州也笑,目光灼灼看着面前人:“是你的话,当然不。”


于是这一晚,王杰希便在喻文州家中住下。

已是深夜,两人却没有什么睡意。喻文州试图给他们找个话题。

“你会算命吗?”喻文州拆开昨天买的一袋卤花生,倒在瓷盘里放上桌子。

“会。你想我给你算算?”王杰希摸起一个花生。

“嗯…不过不是那些生老病死、命里有几个劫数之类的。”

“为什么?”花生壳被掰开,露出被泡得皱起的红色种皮。

“提前知道,会少了很多乐趣。”喻文州笑笑,也伸手去抓花生,“人生应该充满未知,不是吗?哪怕按照你们的说法,这种未知其实是被早早定下的。”

“并不全然如此。‘命’‘运’相合主宰人事,八字只构成‘命’最基本的走向,至于‘运’,影响因素则很多。”

“你相信人定胜天?”

“道家忌讳绝对。但,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全是定数,又何必修行?“王杰希将花生放进嘴里,卤制入味的花生米味道香浓,“这花生挺好吃。”

“下次买两包送你。”

“成啊,就当我帮你算命的报酬了。你想算什么?”

“就算——”喻文州停下剥花生的手,“我的正缘何时出现吧。”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定时发布怎么失灵了?破坏了队形,很气。



评论(4)

热度(17)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