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4

前文及说明

第四集:要是没打通怎么办?


喻文州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弄醒的。他先看了眼时间,早晨六点半。

一个陌生的号码,又是这么早的时间,大部分人可能根本不会接。但喻文州还在当学生时,曾经多次接过给因故进警局的外国人做临时口译的活。这种外快,钱多,内容不复杂,就是时间要求有些刁钻,但越是深更半夜,越是时薪高,还附带报销打车费。喻文州的口碑不错,号码在那些人之间被转手也不稀奇,他现在虽然不再主动接这种活,但偶尔有人把电话打到他头上,他也不介意再(有偿地)帮上一把。

所以在看到来电的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通电话,会是来自他入睡前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他接通电话,人还有些迷糊,张口便是一句:“Allô? Je suis de Yu Wenzhou…”

“……文州,我是王杰希。”

“啊,”喻文州听见这声,才真的清醒过来,“王老师……王杰希?”

“本来想问你是不是还好,看这样子该是睡得正香了。”

喻文州被他这样一说,竟有点不好意思了。

“……是睡着了。你这么早就醒了?”

“每天基本都这个点儿,我要晨练的。”

“练什么,武功?”

“……是吧。”

喻文州笑了起来。

“我确定你是真没事儿了。”王杰希天生嗓音偏低,此时通过电波传来,有些失真,仍然动听,但他此种语气却是喻文州没有听过的,带着叹息的轻柔,像是如释重负。

喻文州心中一动:“要是没打通怎么办?”

“那我就到你们老板那儿去要你的住址,登门拜访一趟。”

“你怎么进得来我家门?”

“你竟不知道我们法师都会土遁术?区区一面墙,自然不在话下。”

“钢筋水泥的公寓,哪里来的土让你遁?”

“科学在进步,玄学也在进步,要是适应不了时代,早就被淘汰了。”

王杰希说得一本正经,喻文州简直不知该不该信:“你说真的吗?”

“假的,我报警找人来开门。”

王杰希在逗他,想让他放松,让他开心,效果不错。但更让他欢喜的,其实是王杰希的这种行为本身、和他愿意去这么做的一份心意。

“天都大亮了,我起来了。”喻文州说,“你去锻炼吧。”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想挂我电话就直说。”

“我哪有啊。”喻文州哭笑不得,“怕耽误你正事。”

王杰希没再接这个话茬:“今天你下班了我上你家里去一趟。”

“好。”喻文州应了,“准点的话就是六点半,今天应该用不着加班,具体情况我快下班了给你发微信。”

“嗯。你以后有事打我电话,就这个号码。”

这么一说——“诶,我的号码你怎么有?”

“喻文州,你自己给的名片,忘了?我看,你要不还是再睡会儿?”


喻文州没有再睡,起床洗漱整理一番,他平时对自己的形象管理就做得不错,今天又仔细刮了胡子,多用了几分钟打理头发,然后站在镜子前多照了几下,照完了他也觉得好笑,但是镜子里自己那样的笑容却又像是久违了的,傻归傻了,他却止不住地开心。

他如愿以偿地准时下了班,刚走出大楼,面前一辆黑色轿车对着他滴滴两声按了喇叭。喻文州不认识那车,怎么就说是对着他按的呢?因为那时候刚好出了门的就他一个。

他心里有点预感,更多的还是混合着难以置信的惊喜,他走到车边,车窗是降下来的,王杰希此时海拔比他低,自然地抬起头看他,他却忍不住垂眸去看王杰希衬衫领口和下颌间截着的那一段雪白脖颈。

王杰希似是察觉到他目光所指,嘴角挂上一丝难言笑意,却没丝毫躲闪的动作:“我今天没什么事,都是去你家,顺便载你一程。”

前面说过,喻文州算是个北漂的白领,不想用家里的钱,自己也没有什么积蓄,在离公司不远不近的地方租了套条件普通的一居室独住。不过他爱好整洁,经常清理,偶尔带个朋友进家,会被说“一点也不像个单身直男的住处”,这话听起来颇有点别扭,他却不想多说,最后终究分不清楚这话是不是在夸他。

鱼缸就放在门口墙边,进了门就能看到。

普通的玻璃鱼缸里,有两条锦鲤,一条白底红斑,一条黑白相间。

红白和白写,很普通的花色,但被养得体态饱满,鳞片润泽,很是好看。

“你之前说,这两条鱼养很久了?”

“是,十一年了。”喻文州接话,“中考后,和我妈去山上观里还愿,在路边买的。”

“你自己在养?”

“对啊,我高中住校,我们寝管大爷人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大学倒是还好,学校不让养哺乳动物,养个鱼在寝室还没问题。”

十年龄的鲤鱼足可以长到三十几斤,体长一米,喻文州的锦鲤是比一般鱼池中的要大,可顶多也就一尺半来长,就算是鱼缸狭小,养了十年,也不可能是如此大小。

王杰希不会怀疑喻文州在这种问题上骗他,那么,要不就是喻文州记忆出错,要么就是这鲤鱼有点问题。

喻文州去泡了杯茶端上桌,询问是否有自己需要帮忙的地方,王杰希表示让他歇着,他就真的坐在桌边支着头看。

王杰希问道:“你有没有支架?只要放得稳,材质形状无所谓,高过膝盖就行。”

喻文州略作思索,摇了摇头。

见他如此反应,王杰希像是才想起来似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不需要这个。我不是来看风水的,真是职业病。”

王杰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底罗盘,托在指间。罗盘的指针小幅度的旋转后,停了下来。人长时间托举物品,无论轻重,总免不了轻微抖动,他的手却极稳,指针没有丝毫的晃动。南北方位的指向无误,指针却没有和地面保持水平,针尾略微翘起。

“你最近有没捡什么回来?”

“没有。”

“新买的东西呢?”

“买了两斤里脊、三个茄子、一袋花生,冰箱里放着呢。”

王杰希无奈:“我可以去其他房间吗?”

“请便。”喻文州说着,从座位上站起,引着王杰希去开卧室门。

他走到书桌前,看着桌上几个PVC文件夹:“这都是公司文件?”

“不全是,有一部分我接的翻译私活。”

“我可以看吗?”

“当然。”

王杰希拿起最上面一个文件夹,翻动起来,接着,他从纸页间抽出一张折叠着的黄色纸片,摊开来,只一眼,他的表情就难看起来:“哪儿来的?”

喻文州一头雾水,他不记得自己有往文件里夹过这东西,他靠过去,想要接过纸细看,王杰希却后退一步,手也远远地拿开了:“你别碰 。”

“我不清楚。”喻文州说,“我没见过……等等,你让我看一下,我保证不碰。”

王杰希将手收回来,递到喻文州眼前让他看。

什么符啊印啊,喻文州是一窍不通的,上面画了什么东西,他看不懂,可他却记得这张纸。让他记住的不是上面的图案,而是这张符在第一眼见到时给他留下的不适。

“如果我没记错,这张符原本是贴在魏琛,也就是我老板的办公室门上的。”

“你能肯定?”

“不能……可能我认错了,或者只是画了相同的图案。但我至少可以说,这两张符上画的东西,很相似。”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办公室的?”

“就你来看风水之后的第二天。”喻文州说,“我以为是你贴的。”

“这是阴符,用来请鬼的。”

所谓阳符阴符,前者用来请神仙祖师相助,后者用来役使鬼魂,修习阴符比阳符见效快、作用直接,但若心术不正,副作用相当大。

喻文州想起老薛的撞鬼经历:“后来过了几天,楼里又开始闹鬼,比之前还厉害,难道……?”

“为什么没告诉我?”

这话让喻文州不好回答。其实问出这问题,是王杰希有些失言了。喻文州当时和他还算不得朋友,顶多一个说过话的人,他去找王杰希说这个,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谴责他施法不力、抱怨工作环境恶劣、还是越俎代庖邀他再来?出了这事,只怕那几位老板是很看不上他的了。

喻文州果然没接他的话,而是说:“之后又来了两个道长,做了法,楼里平静了,我就没再想那些。”

“直到昨天晚上?”

“其实是前天。”喻文州将感觉暗处角落有人看他的事情说了,“就是那么一刹那的感觉,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

“下回记得告诉我。”王杰希看起来很是认真,“最好是没下次。”

王杰希向喻文州借了笔,他是没有毛笔墨水的,王杰希说只要能写字就行。他坐在喻文州的书桌前,在上面龙飞凤舞来了几笔,喻文州根本认不清到底是写了狂草还是单纯画了个曲线图案。

“听我一个撞鬼的同事描述,我昨天见到的应该就是那个。”

“当然。”王杰希写完后,还是盯着那符看,“那鬼本是地缚灵,不能离开大厦……你们老板的门正对露台?”

“是。本来那门和露台间有两张桌子,你看完风水后就移走了。”

王杰希的眉头皱了起来。

桌子确实是他建议移走的,好巧不巧,第二天这放鬼符就贴上了这个恰到好处的位门。

“不管贴这符的人是谁,他绝不怀好意。”王杰希下了结论。


王杰希回到大门口,重新拿出罗盘观察了一下,喻文州凑过去看,王杰希也没管他。

指针和地面变成了水平。

“结束了?”

“嗯,应该没问题了。”王杰希回答。

“办公楼那边?”

“她跟到你这儿来了,那边不会再有什么事。不过符的事情很是蹊跷,我还是会去一趟。”

喻文州留他吃饭,王杰希没答应,跟他又闲聊了几句,走了。






评论(2)

热度(19)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