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2

前文及说明

第二集:我不是王杰希

三日后的上午,王杰希再次来到办公楼。一起来的还有个和他年纪相似、身量相仿的男人。此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身上带着些纨绔劲儿。

这回,王杰希没再一层层地转圈,而是直奔蓝雨所在楼层的露台。不少员工凑到近处去看“道士作法”,老板们同样不免好奇,对比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喻文州也跟着去了,不过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灰西装的男人从提包中取出一个纸包,将其中褐色的粉末沿着露台的边缘撒了一圈,接着走到角落,拿出一个手掌大小、带有三根叉的铜色铃铛,单手持柄,在身前一臂远处摇动,口中念念有词。王杰希则拿着一柄颜色暗红的木剑,剑尖点在地上,他从露台的一侧缓步走到另一侧,剑便随着他的脚步在地面上拖动,划开地面上的粉末。做完这些后,王杰希又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符,夹在指间。只见他手腕一抖,那纸竟兀自燃了起来!王杰希将燃起的符扔下,粉末遇火燃烧,橙红色的焰光沿着粉末的轨迹快速爬行,留下燃尽的灰末,组成一条松散的线。

法事结束得很快,两位西装革履的道长收了法器,委婉示意众人可以停止围观了。喻文州本就站得比较远,也不知道刚才王杰希看没看见他。这会儿要散场,他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踮了两步就回了自己的座儿。只是没想到他刚刚坐定,抬头就看到王杰希站在旁边,目光将将落在他脸上。

“王老师忙完啦?”喻文州笑笑,没话找话,“时间也不早了,一会打算吃什么?”说话间,灰西装的男人也走了过来。

“这位是王老师的同事吧,怎么称呼呢?”

“我叫方士谦,隐士的士,谦虚的谦。”男人露出微笑,将原本玩世不恭的感觉冲散了几分,显出成年人的稳重来。

“方老师您好,我叫喻文州。”说着,又去桌上拿名片,方士谦接过,放进兜里。

王杰希:“刚才在说一会儿吃饭去哪儿吃饭呢。喻老师对这附近比较熟,有什么推荐吗?待会儿下班了可以一起去吃。”

听了这话,不知为何方士谦露出了十分想吐槽的表情,显然是把话憋了又憋,最后没吭声。

因为还在喻文州的上班时间,他们三人略作商议,便定下一家滇菜馆。王杰希和方士谦先行前往,喻文州下班后便与他们会合。

吃云南菜,主食米线肯定是少不了的。这家店的米线有五六种,喻文州一边翻看菜单一边思索:“嗯……吃什么口味的呢?就……”

“每种口味各来一份?”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喻文州偏过头,坐在自己旁边王杰希,正和他看着同一份菜单。

“我也想啊,可这么多怎么吃得完。”喻文州知道他在调侃自己的微信昵称,笑笑,“如果有个拼盘我肯定点。”

喻文州是个广东人,对辣的耐受力很低,可他偏偏还就爱尝鲜,每次吃的眼泪鼻涕不停流,卫生纸能在手边堆上一堆。

几个人边吃边聊,毕竟大家刚认识,话题选择谨慎为上,停留在初步了解的阶段。

“所以两位老师都是本地人?”

“我是。士谦儿他是天津的。”

“你妹哦老王,又嘲笑我房子买得偏。”

“你呢?”王杰希反问。

”老家在广州,研究生毕业后就在这上班。”

“外语专业?”

“是啊,法语。最后还是用英语就业了。”

三个人点了五个菜,量大了点,有些吃不完,喻文州也没客气,打包之后全给带回了家。

自从王杰希和方士谦作法之后,写字楼的鬼叫竟然像是真的消失了,至少没有再听同一栋楼的其他人提起来。这件事,可说是从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大家的唯物主义观点。当然也不乏有人坚持认为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装神弄鬼,一开始的鬼叫也不过是恶劣玩笑,都说谣言有腿,这类脱出日常的神神鬼鬼可说是难得的一点刺激,自然也是颇受欢迎的话题。

白领们的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喻文州心里可就一点也不平静了。

他心里惦记着王杰希。

你要是问他究竟为什么对王杰希一见钟情,其实他也说不清楚。他想起一些不知哪里看来的一眼万年的爱情故事,脑子里又塞进些乱糟糟的有关前世今生的说法,他把右手的袖子撸起来看,小臂内侧竟然真的有一颗痣,小小的,颜色却很深,为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

喻文州长到二十六岁,也是对人动过心的,大二的时候和一个同系的男生谈过几个月的恋爱,最后也说不清到底是谁先放的手。刚开始时两人奉上的都是一颗真心,之后的关系却还是变得索然无味,除了给平淡的日常添进些无谓的麻烦之外,再没有其他。

匆匆六年过去,喻文州没再恋爱过,或者说他根本没什么这方面的心思。他从初中开始离家住校,加上自身的性格因素,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恋爱意味着个人空间的共享和习惯的磨合。单身和维持一段关系,就是要在自由和亲密陪伴之间进行取舍。这两者并不完全冲突,但实际上却很难平衡。

王杰希对他的吸引力那么强,他愿意走近一些,走到他身边去,渴望和他说话、和他见面、渴望了解他。喻文州不会做多余的幻想,至少不会出现“和想象中不一样”这种落差,如果某一刻王杰希戳到了他的原则,让他不舒服……那到时候再说吧!这种怦然心动,强烈又无措,虽然无法说服他改变自己熟悉且舒适的生活,但他是个心态平和的人,耐性很强,他可以一点点开始尝试。

喻文州胡思乱想了一番,干脆把手机摸出来看。那些王杰希推给他的公众号文章,他并没有认真去看,毕竟玄学、道教这些学问,要入门便十分不易,他平时上班不算忙,但是空闲时间还接了兼职翻译的活,再者他一个人住,家务他不做,他的鲤鱼也不会在他离开时偷偷变成人形帮他做,只会越积越多,堆到最后变成座山,更是懒得铲了。

上次吃饭没要到王杰希的私人微信号,这次想再试试看。虽然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但也不想继续拿“表弟”来骗人了,不然以后真的和王杰希有了进一步发展,他到哪里去找一个表弟来?拜托卢瀚文友情出演吗?

喻文州还是点开了“微草玄学研究会”。

评论(3)

热度(12)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