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薰风初入弦,棋声惊昼眠。

【王喻王】尖叫大厦01

文州生日快乐!连载一个现代灵异轻喜剧,(不坑的话)将由十则2W字左右的中短篇组成,内含聊天体。

灵异、玄学、道教等相关内容来源:百度+瞎编。

满篇胡言,纰漏丛生,还望各位一笑置之。

注意:cp是喻文州&王杰希无差,如出现其他cp会在相应故事前标注。


每日放送,一次一集,连播六天。

PS:请务必点开文中超链接,里面是聊天体的内容。

----------

第一集:那神棍到底哪里特别?


喻文州挂着张如空乘人员一般完美的笑脸,和老板魏琛一起,送走了来谈生意的几个深目高鼻的老外。

魏琛对喻文州的英语水平和业务熟练程度很是夸赞了一番,嘱咐他早点回家休息。

喻文州回到工位,收拾好东西,走到电梯口,按亮手机,时间正是晚上六点半。今天的工作日程最后一项是谈判,发达国家的同行们对加班一事可谓深恶痛绝,这才让喻文州准点下了班。

手机肯定是开了静音的,下拉窗口十条的微信消息提醒,全都是一人发来的,他点开来看。


蓝雨是个中型的外贸公司,早年由老板魏琛创立,三年前搬进市里新开发的商务办公区中的一栋写字楼,在这占据了半层。喻文州家境平平,硕士毕业两年,留在读书的城市工作,衡量了交通、价格、距离、设施等条件,租了套一室一厅的公寓,每日地铁上下班,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最大的爱好有二,一是把他那两条养了十年的锦鲤喂得身材圆润、鳞片闪亮,二是偶尔在网上翻译外国灵异段子,再发去论坛吓吓小朋友。

但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会和怪力乱神的事情扯上关系。

事情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办公楼里有些人上夜班时,会隐隐约约听见附近传来女人的尖叫声。断断续续,忽高忽低,遍寻不到源头,如此一来,就给定义为了“鬼叫”。“鬼叫”虽然没有大的危害,但却搞得人心惶惶。“鬼叫”亲历者渐多,再加上一传十十传百的功力,楼里的白领们越来越不爱上夜班,严重影响各公司的正常运转。

于是,老总们碰面,商量一番,很快敲定出解决办法:找个能人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要是鬼就赶走,不是鬼就赶紧教育教育手下员工,为了不加班,竟然有组织地装神弄鬼,这怎么行!

老总们请来了王杰希。据说是个年轻有为的天师。

王杰希进了办公楼,他收足了钱,哪怕是装样子,也得把时间给看够。他没坐电梯,一层一层地走上来,东看看西看看。

他巡到蓝雨的地盘上的时候,喻文州正站在打印机那里等着印材料。王杰希果然年纪轻轻,身材高挑,长相也是相当正经的英俊,该是很受大妈大爷找女婿所青睐的那一款,只是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就这么破坏了整张脸的端正。

这个王杰希,穿一身黑西装,什么法器也没拿,在楼里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走路,走到了点儿就笔直站着,完全没有想象中道士那种神叨叨的劲儿,不过也亏他生着一双奇特的大小眼,倒也显得有些说服力了。

喻文州性格温和,处事待人周到妥帖,可说是个八面玲珑的社会人,魏琛最是喜欢叫他去招待客人。这会儿,喻文州见到王杰希过来,也不等老板的召唤,放下手里的一沓A4纸,贴着墙就走到了那边去。

“您就是王老师吧,”喻文州一只手伸出来,招呼道,“久仰大名。这阵子楼里一直有些不太宁静,还得托您好好看看了!”

“哪里哪里!”王杰希握上他的手,也客气道:“本人才疏学浅,不过一定会竭尽所能!还请问您是……?”

“我叫喻文州,是个翻译。”说着,他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出去,上面最醒目的一行字写着“蓝雨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王杰希双手接了:“哦,原来是喻老师。”倒是没礼尚往来地也给出张名片。

“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就在那里。”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工位。

王杰希道过谢,继续进行他的考察工作去了。

可这一边的喻文州,别看他面上宁静无波,心里早就翻了不知道多少个浪花了,印完资料回到工位,一边检查,一边不住地用余光撇王杰希。


喻文州眼见王杰希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事来找他帮忙,这就要上楼去了,他赶忙从座位上起来,拦到王杰希面前,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王老师,有个事情想问您一下。”

“请说。”

“我表弟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念叨做梦梦到自己被妖怪吃掉,您看这个……?”

“您要不要叫他去看看心理医生?”王杰希建议道。

“去看过了,医生说是学习压力太大,也没什么用。”

“那你,”王杰希颦眉,“问问他吃饭的时候会不会敲碗,如果会,就别敲了。”

表弟是不存在的,看医生是不存在的,敲碗什么的更是不存在。

喻文州:“好,我一会儿就和他说……王老师,我可以加您微信吗?要是不起效,还得请您……”

“行啊。”王杰希爽快应下,手机掏出来,翻出二维码。喻文州扫来一看,“微草玄学研究会”。好么,是个官方号,不过加上了总是好事,私人号可以想办法再要嘛。

“谢谢,那我这就不耽误您时间了,您去忙!”喻文州将自己的姓名发过去。

“嗯,不过您表弟如果只是做噩梦,还是建议他多去看心理医生。”

喻文州忙不迭应了几句谢。

王杰希走了。

喻文州继续本份上他的班,下午没什么事做,就开始摸鱼,把微草那个号的相册翻出来看。这个号对于他来说可真是太没劲了,很少发朋友圈不说,发的最多的就是不知是转载还是原创的国学、玄学知识,不仅没有照片,连个日常记录也没。喻文州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点,在微信上敲了他最好的朋友。

喻文州可算是放了雷就跑,扔着黄少天在那里爆炸,一忙就忙到下午六点半。下了班才终于得闲,有空回复那一串消息。

地铁任劳任怨地把他载回了家,喻文州厨艺不佳,但现在的年轻人都开始讲究养生了,他也不想天天吃外卖。

随便给自己做了个菜,填饱肚子,心思又活络起来,戳开了微草的微信号。


他还要再来一趟,也就是说还有机会见面?这个王杰希讲话一本正经的,但感觉并不是个很难说话的人。

喻文州一边喂鱼,一边回味起了刚才聊天的内容,不知不觉间,笑容悄悄爬上他的嘴角。




评论(3)

热度(20)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