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10

*本章NC-17注意!

事情是这样,我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它被lofter河蟹了,让修改啊,嗯,那么我就只能上随缘的地址了。

我不是改过一次了吗!!尼玛蛋的lofter在作什么死啊……我下午改了之后给我解除屏蔽,然后晚上又把这篇恢复成改之前的样子!然后又屏蔽!我真的搞不懂了!

http://www.mtslash.co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12479&pid=2126881

Chapter 10

  今天就是平安夜了。该死的,平安夜。

  直到最后Hannibal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希望Will与他共进圣诞晚餐的意思。Will失去了最后一点画画的兴致,他躺在他的床上,看着他的狗们同样百无聊赖地趴在那里偶尔缓慢地调整一下姿势。

  然后他又瞟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小方盒,没错那就是礼物,他原本准备要给Hannibal的礼物,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Hannibal一定是故意的,那个艺术品商人在报复他——以一种极其可笑却真的让Will相当难受的方式。所以Will也做出了这非常幼稚的决定。他这这两天不会去搭理Hannibal,当然也就不会给他礼物了。

  他得给自己弄点吃的。不论他和Hannibal的关系是为什么会朝着这样奇怪的走向发展的,他也不能因为不愉快就让自己在平安夜挨饿。

  但遗憾是的,他的冰箱里还是没有太多材料可以供他选择;即使是有,他也不会用这些东西做出什么美味来。早知道就不要把火腿拿给Hannibal了,这样至少他还可以切点火腿吃,然后再喝点红酒,不至于感觉太落魄。

  最终他从冰箱的冷冻室里取出一条鱼来,他之前和Abigail一起时钓到的鱼,一直放在冰箱里没有动过。他把鱼放进水槽里化冻,一只山地犬一直在他的脚边绕来绕去,用鼻子磨蹭他的腿。

  “你饿了吗,Julian?”Will低头对他的狗说话,“为什么你的同伴都没有像你一样馋……你总是缠着我要吃的。”

  Julian当然听不太懂它的主人在说什么,但还是能明白主人拒绝了满足它的要求,他也就有点委屈地呜咽了一声,从Will的脚边走开了。

  距离鱼完全化冻还有一段时间,Will就坐在厨房的窗子前,看着外面光秃秃的景象。

  突然间Will受惊了一般从凳子上站起来,他看到了一辆车停在他家门口,一辆他无比熟悉的黑色宾利。

  那车在那里停了多久了?Will把双手按在头上,拉扯着自己的刘海。Hannibal在那里待了多久了?

  他不知道他现在该不该开门走出去,敲敲车窗玻璃,请车的主人进来。他太想这么做了,可是——可是——

  去他的。Will在心里又骂了一句,反正是他要在那里等着,管我什么事。

  然后Will就听见了敲门声。于是他从窗前走开去开门。

  “晚上好。”他看见Hannibal端着一个覆盖着玻璃罩的、盛着丰盛肉食的器皿。

  Will想起了那第一个早晨,Hannibal的敲门声把他吵醒,给他送来了第一顿早餐,从此之后这个男人走进他的生活,多少次地击破他“不喜欢被人探访”的一贯准则。

  Will请对方进屋,Hannibal将器皿放在桌子上,移开了玻璃罩,“火鸡。尽管十分没有新意,但我们总得做点应景的事情。”

  Will抱臂站在一旁看着他,“你在干什么,Hannibal?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叫我去你家吃晚餐,而是要这样大费周章。”

  Hannibal一边摆放着红酒,一边露出浅淡的微笑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你没有提过。”

  “没有提过?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知不知道我因为这件事情有多么地……”Will的话中断了。因为他意识到,就是因为Hannibal清楚地知道他的心态,才故意这样做的。

  “你真是个混蛋。”Will生气地说,然后坐进桌边的椅子里。“你知道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在今天晚上出现在你家的餐桌上。”

  “你也知道,只要你表示出任何有关想和我共度平安夜的意愿,我都会邀请你的。” Hannibal切下火鸡肉放进盘子里。

  “好吧,你赢了。”Will叹了一口气,“那又是什么使你改变了主意?”

  “因为我发现,让你一个人在家吃你的‘圣诞大餐’,独自烦恼地待着,确实有点——过于残酷。”

  “那Abigail呢?”Will忽然想起那个女孩来,“你不应该和她在一起的吗?”

  “你相信吗,Will?是Abigail让我来找你的。”他举起高脚杯向Will致意。

  “我不知道。”Will摇了摇头。

  然后他们吃晚餐。吃掉了Hannibal做的圣诞火鸡。

  Hannibal在晚餐过后拿出了他给Will的礼物。

  “须后水。”Will头疼地接过来,“我说过了,我总是收到这种东西,为什么你也要给我。”

  “其一,这和他们给你的不会一样,这会很适合你,如果你相信我的品位。其二,这只是个我在今天送给你的礼物,并不是圣诞礼物。”Hannibal拿过另一个扁长的盒子,“这个才是。”

  一条领带。Will打开来看了看,不是Hannibal经常佩戴的、有佩里斯花纹的那种。而是简单的蓝白条纹的款式。

  “谢谢。”Will收下来,走进卧室拿出他的礼物,“这是给你的。”

  一只金属腕带的手表。“这很贵。”Hannibal抬起头来看着Will,“你并没有必要送我如此昂贵的礼物。”

  “我不是你想的那么贫穷,Hannibal。只不过是没有兴趣,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觉得……如果它能戴在你的手上一定很赞,就买了下来,只是这样而已,没有想得更多。我还算是个出名的画家,你还记得这个的吧?虽然并没有你那么富有。”

  Hannibal点点头,对这个礼物表达了喜爱与感谢。

  Will这才想起来他放在水槽中解冻的鱼,他简略地收拾了一下桌子,来到厨房,打算把他的鱼重新塞进冰箱冻起来。只不过这样会让这条本就不太新鲜了的鱼在下次拿出来的时候变得更加不可口,他想。

  他洗干净了手,又从厨房的窗户望出去,看着外面的旷野发了一会儿呆,就在他觉得再不回去招呼一下Hannibal会显得不太礼貌的时候,他被一只手从后面按住了肩膀。

  “告诉我,Will。”声源离他的耳朵很近,是Hannibal有些低哑的独特嗓音。“你一个人的晚上,在那里,会做些什么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Will察觉到自己的声音的有些奇怪的嘶哑,于是他咽了一下口水,“有时候,到了晚上,我会让房子里的灯全部开着,然后……在平野中穿行。当我从远处回头看的时候,房子就像海上的一艘船。”

  Will看起来有些难过,他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只有那时候我才感到安全。”

  然后他感到放在他肩部的手开始使力,试图将他的身体扳过来。于是他顺从地转了过去面对Hannibal,Hannibal的手按在了他的颈上。

  “不安全感、迷茫、胆怯。”Hannibal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Will的眼睛,深深地望进去,似乎在捕捉Will的灵魂。“你可以试试不要逃开。或者,不再总是悲观地认为不可能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我可以做你的桨。”

  Hannibal离他那么近,说话的时候气流拂过他的脸颊。Will忽然间心跳加速,变得不知所措,他抬起手来抓住了Hannibal放在他脖颈上的手。

  “Will。”Hannibal念他的名字,脸更近地挨向他的,鼻尖蹭上了Will侧脸“你想要什么?”

  Hannibal温暖的体温、近在咫尺的身体与特有的优雅成熟的气息让Will心烦意乱,他想把Hannibal拉得更近一点,他想要一个拥抱可以让他们的胸膛相贴,他想吻他,啃咬那在他耳边不停吐出诱惑词句的嘴唇。

  “你可以说出来,或者,你也可以直接行动。”Hannibal的脸和他贴的太近,他没法看清对方的表情,但是他能清楚地感觉到Hannibal笑了一下,鼻息喷在他的唇角。

  Will实在不能再继续忍受这样的折磨,于是他终于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他按住Hannibal后脑,用他的唇贴上了对方的,闭上眼睛之前看到Hannibal眼中盈满的笑意。

  Hannibal用另外一只手环上Will的后背,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碾磨着Will的唇瓣并在其喘息的间隙将舌头伸进去,舔弄他的牙齿和口腔黏膜。

  一种颤栗感游走在Will的全身,让他止不住的颤抖,他有一种感觉,那个正在和他接吻的恶魔是想吃掉他,完完整整地吃掉。

  在这个火热而绵长的吻结束之后,Hannibal仍然没有放开他,一只手抚弄着他柔软的卷发,贴着他的额头对他说话。

  “你尝试了。”他说,“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很好。”Will老实地回答。他的脸上还有因为激烈的接吻而留下的红潮。

  “好孩子。”Hannibal奖励般地又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那么告诉我,你还想要什么?”

  Will紧紧地抓着Hannibal西装的衣料,似乎一松手就会滑进什么无底深渊,他颤抖地回答,“……我想要你。”

  “很好。”Hannibal抬起Will的手,又在他的手腕内侧轻吻了一下,“如你所愿。”

  

  Hannibal拉着他进了卧室,把他放到床上去。


就这部分啦!想看的姑娘请移步随缘~~


  Hannibal低沉的嗓音仿佛魔咒,Will感受着身边人令他安心的气息很快就陷入了沉眠。

  

  他又梦见了那只牧鹿,这次那只鹿非常温顺,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甚至亲昵地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他的手臂。当Will在溪边的一棵大树下停下站住的时候,鹿就弯曲起自己细长有力的腿,坐在了Will的脚边。Will看着它,伸出手来摸了摸它雄伟美丽的鹿角。那神秘的动物看上去十分开心,轻轻地哼了一声,舔了一下Will的手心。Will因为受它的感染同样感到一种愉快与满足,于是他第一次地对着这头鹿笑了。



评论(6)

热度(9)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