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9

Chapter 09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

  圣诞节——明明这个节日仅指那一天——十二月二十五日。但人们似乎总是不能满足于被用来狂欢、休闲、吃喝的时间长短。街上的所有店铺都被有红、白、绿三色图案的装饰品打扮着。那些彩带,那些圣诞树,那些折扣,还有那些穿着红色圣诞老人裙装、露出丰满胸脯和大腿的女服务生。

  Jack Crawford的画廊举行了年终庆祝活动。他们举行圣诞聚会和舞会,除了画廊的固定员工外,他们还邀请了所有与画廊有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画家和客户。

  Will也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穿上西装,带着眼镜,去了。大概是因为他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新东西,说不定会有新的感受。他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自己骗自己,他又想。

  Will在聚会的抽奖活动中竟然中了头奖。

  不知是否因为画廊平时总是在就艺术品做生意,到了这种时候大家反而腻味了起来,聚会中的奖品全是些生活化的、实用性强的东西。更确切点来说,全是在圣诞节会用得到的东西——吃的。

  头奖是什么的?

  一跟维珍尼亚火腿,两只大得惊人的龙虾,一整块的帕尔马奶酪,几千克的坚果——榛子、杏仁、碧根果还有夏威夷果。Will不得不将这些东西放进车的后备箱才能带回去。他不知道自己该拿这么多的食物怎么办,但他知道有人可以。

  于是第二天他就带着这些奖品去了Hannibal家。Hannibal坐在办公桌后面,Abigail坐在沙发上,他们正在客厅中进行一些“父女对谈”。

  然后他们一起从Will那辆有些年头的沃尔沃里把食物搬了进来,今天的Hannibal看上去心情不错,Will觉得对方有一种踩在云端般奇妙的、轻巧漂浮的感觉。

  “运气不错,Will。”Hannibal如此评价,“明年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为什么我会有完全相反的理解。”Will苦笑了一下,“我觉得这预示这我会很倒霉,因为我把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

  Will看着正在将坚果装进保鲜盒的Abigail,女孩今天将长发在脑后松松地扎成了一条麻花辫,穿着枣红色的套头毛衣,看起来既富有活力,又有着文艺的气质。她装好坚果,和Will闲谈了几句之后,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Hannibal的房子里很温暖,还有厚厚的地毯和舒适的沙发。那些懒散的念头又开始在他心里蔓延,他在将火腿挂起来之后,就从果篮里拿出来一个红彤彤的苹果,然后坐进了厨房角落的沙发里,看着Hannibal处理奶酪和龙虾——反正如果他去帮忙也是给对方添麻烦。

  我之前做过这样的事情。Will一遍吃苹果一边想。拿着一个苹果坐在这里,看Hannibal准备食物。

  他瞅了瞅厨房灰色的窗帘,又瞅了瞅还是有点莫名轻飘飘的Hannibal,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Hannibal应该邀请他在平安夜来吃晚餐的,他应该的。

  Will也不知道他为何能如此的肯定,但他就是这样觉得。他知道Hannibal的父母和一个妹妹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收养他的叔叔与他之间也没什么亲情可言,他没有妻子或长期固定的女友,只有一个养女Abigail。而据Will观察他虽然交际广泛,朋友甚多,但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对象——除了自己。而自己自从十几年前远离家乡去大学学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平时也几乎不与家里进行联系。

  Will年的平安夜和圣诞节从来都是自己过的,自己——和自己从外面捡回来的一群流浪狗,他们会一起吃一只火鸡什么的,作为一个表示,表示他们确实也过了圣诞节。

  产生这样念头的Will忽然觉得有点不安与焦虑,而在Hannibal处理好食物,将双手冲洗干净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又产生了一点期待。

  “看来你今早出门的时候比较匆忙。”Hannibal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伸手帮他把塞在以灰色为基调的混色毛线织成的毛衣里,忘记了整理的衬衫领子翻出来,叠好。Hannibal有着修长骨节的手指不可避免地在他的脖子上磨蹭了几下。

  之前如果遇到他衣着不整的情况,Hannibal会指出来,而不是直接动手帮他整理。Will在Hannibal的手离开之后神经质地抓扯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他感觉有点气恼,一种被当成什么会有有趣反应的玩具被玩弄了一般的气恼。

  但他确实喜欢Hannibal对他关照的那些小动作,迷恋对方留在他皮肤上的触感与温度,他甚至还是渴望听见Hannibal邀请他在平安夜的时候来吃晚餐。这些想法让Will感到更加困窘。

  “我想我对你有一个邀请,Will。”Hannibal向后退了两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能很清楚的看到蜷在沙发上的Will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嘴唇微微张开。脸上原本气闷的表情被没办法说出口的愿望得到满足后的惊喜表情所取代。

  太明显了。Hannibal好笑地想。然后他接着说,“圣诞节前我最后的工作,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去,我想你会对这一个感兴趣的。”

  再之后他清楚地看见Will的眉头皱起来,咬了一下嘴唇,吸了两口气之后才做出回答。

  “……好吧,我会跟你去的。”

  

  ------------

  这次Hannibal去收回藏画的房子,有着仿佛欧洲中世纪大家族聚居的庄园的规格与风貌,运用了大量的大理石与木质材料,有一个宽阔的前厅,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一盏巨大的、被熔铸成了极其优美的造型的水晶吊灯。

  “这次你不再对房子的主人进行猜测了吗?”Hannibal问道。

  “我还在看。”Will回答的时候没有去看Hannibal。

  过了一会儿Will说道,“这房子很大。或者可以说,太大了。但是这里的主人始终是独居。”

  “始终?”

  “很多年的意思。”Will在上楼的时候摸了摸楼梯的扶手,“除他之外从没有过其他人在这里长期居住过。”

  Hannibal看着Will的背影露出一个欣赏的表情。“你说的没错。它的主人是一位终生未娶、膝下无子的先生。一位富豪,收藏家,慈善家。”

  “他死了吗?”Will转过头来看了一眼Hannibal。

  “是的,就在不久前,心脏衰竭。”Hannibal点了点头,“他将不动产和除了艺术品之外的动产全部进行了捐赠。”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艺术品捐给博物馆?”Will感到疑惑。

  而Hannibal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

  收藏家的房子里确实有着各式令人惊叹的卓越之作,那些雕塑、瓷器与画分散地摆放在这栋房子里。Hannibal只负责拿走其中的那些画,而Will就跟在旁边欣赏那些美术品。

  不论他们进入哪个房间,Will似乎总能感觉到房子的主人的存在,一位老绅士会用与Will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心情,看着这些精美的画作。但是无论他在做什么,情绪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定,他有些真正的珍品,他想让这些东西避开来自外界的探寻,又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让其重见天日。Will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位家财万贯的慈善家如此紧张,如此重视,但Will确信这样的东西确实存在,并且始终跟随着他。

  在他们走向另一个房间的时候Hannibal向他搭话,“你知道吗,Will,这不仅是一幢看起来像讲述中世纪历史的纪录片中会出现的房子,它还有一个听起来像电影一样的谜团。”

  Will仰起头看着Hannibal的眼睛表示他愿意继续听下去。

  “房子的主人将一些真正的宝物,埃及王后的头饰、中国皇帝的玉玺这样的无价古董放在一起藏了起来。不久之后这幢房子就将被政府接手,作为一个流浪儿童收容中心来运作,谁找到了那些古董,谁的命运就会因此改变。”

  听起来真的像是奇幻电影,但Hannibal的语气又一如往常的平淡严肃,Will不由得笑了起来。

  “但愿能有人找到。”Will轻轻地说。如果Hannibal所说的那些古董的事情是真的,是否这就是刚才他感觉到的被房子主人无比重视的东西呢?但是Will又在将独身、慈善家的身份、藏起的古董联系到一起的时候感到一丝违和。

  Will盯着走廊上的一副画,他朝那里走去以便更清楚地看清那些线条,没有注意到脚边的一个石质矮台。他被绊了一下,向前倒去,但是Hannibal伸过来的手臂阻断了那个趋势。

  “小心。”Hannibal提醒他。他侧着身扶着Will,一只胳膊横过对方的身体,抓在Will上臂上。然后他在放开Will的时候,手顺着对方手臂滑下去,在Will的手腕上轻轻地握了一下。

  可恶。Will想。又在做多余的动作。

  自从他察觉到Hannibal对他具有身体上的吸引力之后,Hannibal对他的这些若有似无的、故意为之而又自然得无法辩驳的身体接触就开始了。所以Will可以推测出来,Hannibal是清楚的,而且非常清楚,那些Will一直以来对他所持感觉的变化。

  Will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对方。

  他们继续工作直至完成。然后离开。



评论

热度(5)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