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景回风

此心安处是吾乡。

【Hannibal同人】Encroaching,AU,画家Will艺术品经纪人Hannibal 08

Chapter 08

  Will正在清洗凝固于画笔与调色盘上的油彩,引发出细小的冲刷与摩擦声。他的狗们趴在垫子上,跟随着声音敏捷地转着脑袋。

  一声兽类痛苦的哀嚎从远处传过来。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向四周望了望,没有发现任何迹象,于是他继续冲洗他的画笔。

  惊恐、企图逃跑的受伤兽类的声音,又传进了Will的耳朵里。还伴随着狼犬类动物的凶狠的吠叫。

  Will皱了皱眉,他无法再忽视这变得越来越哀怨的呻吟。他将画笔放下,穿好外套走出房子,踏进落雪的白色与枯草的橙黄色交织的旷野中。

  猎物被捕获,被撕咬开皮肤,被猎食者紧紧掌握住。Will发觉那叫声变得更加尖利、绝望,他尝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但当他走到旷野中心的时候,那声音消失了。

  

  “如果不是一只土狼干的,那就是一群土狼。”Will停下来等待因为在积满雪的草地中穿行而有些不稳的Alana Bloom,“很可能一只土狼就能得手。”

  “你没期望能把它活着找回来的,对吧?”

  “能找到一只爪子就很走运了。”Alana终于走到了Will身边的位置。

   “所以你请我过来就是帮你收集动物尸首的?”Alana问道。

  Will干笑了两声,“我请你过来,是因为我们还有一点希望能把它活着找回来,我很难独自处理一只受伤的动物。”

  她又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画家,对方带着一顶黑色的毛线帽,看起来……温暖,可爱,而又冒着傻气的毛线帽。

  “你认为这是一次约会吗?”Will在问这话的时候一直平视前方,看起来有点僵硬。Alana有点想笑,这让她很想捉弄他一下。

  “老实说,我从没这样想过。”

  Will又笑了几声,听起来还是有点干巴巴的,“为什么不呢?”

  “只是看起来你不像会去约会的样子。”Alana忍住笑意。

  “这要看你如何定义。”

  这是个意料之外的回复, “这么说你真的在约会?”

  “……没有。”

  Alana对他挑了挑眉,“你到底为什么叫我来,你的‘监护人’呢?”

  Will叹了口气,“你知道Hannibal不是我的监护人,Alana。”

  “不,Will,我们认识也有很多年了,我从没见过你和其他人那样亲近。不夸张的说,我在此之前一直是和你走得最近的人了,但你连生病住院了都不愿意告诉我,可想而知你到底是怎样和其他‘朋友’交往的,或者说,你到底有没有朋友都值得商榷。”

  Will一直很欣赏Alana,她是一个聪明、会察言观色的女子,虽然有的时候说话太过直接,但这正是Will需要的。但是此时他却为了她的这种敏锐与直接而感到烦躁。

  “你和他之间产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们在闹别扭?” Alana追问道。

  “我们并没有……”

  “不,Hannibal不是那种会‘闹别扭’的人,是你单方面在赌气。”Alana根本没有在听Will的辩解。“你得学会去直面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而不是单纯逃开,Will。不要总像个小孩子。”

  Will把头扭到一边去没有说话。

  Alana也没有就此进行太多纠缠,她知道Will听进去了。

  

  傍晚的时候Alana又来了。这次并不是Will邀请的。

  “Alana,还没有到时候。”Will指的是他定期交给画廊一些作品的时间。

  “是的,我只是回家路上过来看看你。”Alana正蹲在那里,抚摸Will那只并非纯种的泰迪犬。

  “你是在担心我吗?你似乎总是认为我的精神很脆弱。”

  “事实如此。”Alana站了起来,“你最近都画了些什么?”

  “啊,就是那些东西。”Will抿了抿嘴,“和往常一样。”

  Alana朝Will画室的方向望了一下,花架上有一张画着雪景的油画,桌子上是一些素描,有人头像、Will的狗、还有其他一些景物。

  看起来是和往常一样,她想。

  等她转回头来的时候,她发现已经走到她面前的Will离她越来越近了。然后画家用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脸,轻缓地低头,Alana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然后Will侧头亲吻了她的嘴唇。

  Alana抬起右手搁在对方的脖子上,但是她并没有太久地回应这个吻,就略微地向后躲闪,手从画家的肩部滑下来,轻轻推了推他的胸膛。

  “我、我不明白。”

  “你需要停止想那么多。”他们的额头紧密地贴在一起说话。

  “我可以不想如果我们不……但如果我们……”

  “变得亲密。”Will帮Alana说了一个词,结束了她挑选恰当词语的思索。

  “我在恋爱中的方式——不是说这是一段恋爱,这只是一个吻。”Alana听见了Will叹气。“我的性格并不适合……”

  “我的性格。”Will再一次接过她的话。

  “我不适合你。”Alana因为害怕伤害到对方而小心地说着话,“而你也不适合我。我得听从我自己的建议。”

  Will使劲闭了闭眼睛,接着他点了点头。

  “我现在得走了。晚安,Will。”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Alana将放在Will小臂上的手松开,然后离开了。

  

  -------------------------------

  

  Will这一天做了不少冲动的事情。他冲动地在清洁画具的过程中跑到旷野上去寻找受伤动物的踪迹;冲动地请Alana过来帮她一起找;冲动地在傍晚Alana拜访他的时候吻了她。

  所以当他冲动地驾着车,在雪中开了一个小时去找Hannibal的时候,也并没感觉到太不可接受了。

  Will站在玄关,将外套脱下来,拍打掉上面残留着的雪花,然后像往常那样扔在一边的沙发上。

  “好吧,进来吧。”Hannibal跟在Will的脚步后面走进了餐厅。

  “你有客人吗?”

  “一名客户,他刚离开。”

  “他连晚餐都没吃完。”Will看着餐桌上的盘子,那里面的肉食没有被消耗掉多少。

  “他接到紧急电话,得马上去处理。”Will走到餐厅的窗户边,关严那扇半开着的落地窗。外面还在飘着雪。

  “你来得正好。”Hannibal转过身,变向厨房走边说,“因为我准备了两人份的甜点。”

  Will的视线追随着Hannibal的动作,看着Hannibal动作娴熟地从烤箱中取出放着两个蛋糕的碟子。然后他说了:“我刚才亲了Alana Bloom。” 

  Hannibal停下动作,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Will觉得那是一个完全静止的瞬间,他从Hannibal凝固了严肃表情的脸上的那双眼睛中看见了某种狠戾的光。尽管那转瞬即逝,Hannibal在那一瞬之后就继续起了准备甜点的过程,但是Will看得很清楚。一种恶劣的欢愉从Will的胃部升起。

  “告诉我,Alana当时有什么反应?” 

  “她说他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她。”

  “我很同意。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当时亲了她,并认为必须在雪中开一个小时的车来告诉我。” 

  “自我见到她时起,我就一直想吻她。她的唇很诱人。”

  Hannibal从冰箱中拿出稀奶油,他身上那种阴鸷的感觉消失了,因为Will直白的言语而笑了起来。

  “你之前等了那么久,说明你吻她是有一个原因的,除了你想吻她之外。”

  Will屏住了呼吸,他无法预测到Hannibal接下来想说什么。

  “你在试图激怒我,Will。”Hannibal用勺子搅拌了几下稀奶油,然后浇了一些到蛋糕的顶部。“你在试图证明什么,不是吗?”

  Will的身体因为莫名的激动而有些颤抖。

  “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因为你——你对我做的所有那些事情——”Will的话听起来紧绷而不知所措。

  “所以你亲了她以保持平衡。”

  “Alana说我不应该总在一感到难堪的时候就逃避。”

  “你不应该。你到底想怎样?问问你自己如何。”Hannibal抬起头来又看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至少你可以辨清你吻了Alana并不是出于爱慕。” Hannibal最后又用了一些草莓酱,那些鲜红色的粘稠物质在白色的瓷盘上形成一小道弧形,然后他将一个碟子端起来递给了Will。“然后你对我的感觉在增长。”

  Will接过了Hannibal递给他的碟子,在听了Hannibal的话之后又像被烫了一样很快地放回了岛台上,他使劲地揉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别——别说这个,Hannibal。不是现在。”

  “那你想等到什么时候呢?”Hannibal就这样笔直地站着,看着他。“你可以在任何你决定好了的时候再提出来,我并不着急。”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Hannibal想。

  Will转开眼看了看窗外,雪已经停了。冰晶凝结在玻璃上,寒冷、细碎而模糊。


评论(4)

热度(9)

©落景回风 | Powered by LOFTER